手机上阅读

第440章 下落不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声音粗嘎沙哑,难听到了极致,显然是做过伪装。

    见里面的人并不回答,他以为是被吓怕了,便更加猖狂道:“不说话也没什么,待我卸掉你的手脚,自然有一万种方法让你开口!来人,上!”

    瞬间,无数的刀光都向马车扑了过去!

    清容神色一凛。

    他放开缰绳,手已经握住了腰间的软剑。

    可还不等他做出下一个动作,马车里面伸出来的手就按住了他。

    “王爷?”

    “走。”

    “可……”

    “现在城门应该已经开了,出城。”卓君离的声音淡漠且冷静。

    清容终于反应过来。

    这是在墨京城里,若是在此暴露出他们的身手,难免被人瞧了去,那才真真是大事不好。

    他立刻拾起缰绳策马狂奔。

    “想跑?哼,给我追!”为首的黑衣人冷冷一哼,当即追了上去。

    守城的官兵只看见一辆马车冲过关卡飞速离去,随即数个黑影也簌簌紧逼而上。

    “岂有此理,竟然有人强行冲关!”

    “那究竟是什么人?”

    “我看那后面还跟着好几个黑影,不会是仇家追杀吧?”

    就在众官兵议论纷纷的时候,其中一人反应了半天,才结巴道:“队、队长,刚刚那个好像……是贤王府的马车……”

    官兵头头的脸色一变,半晌才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属、属下之前见过一次,那驾车的是贤王殿下的小厮……”

    “混账!你怎么早些不说!快追上!”

    官兵头头肠子都要悔青了,当即带着人追了上去。

    贤王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他们真是要吃不了兜着走!

    再说清容驾着马车奔出城门之后,一路往偏僻的地方跑,可黑衣人紧追不舍,手下也没有留情,不多时,他身上就挂了彩。

    “嗖”的一声,又一支飞镖从他耳边擦过,划出一道血痕。

    “王爷,现在该怎么办?”

    再不出手,恐怕他们真就要变成刀下亡魂了!

    随着车帘晃动,里面了人淡淡说了句话。

    他声音很小,清容却听得清楚。

    可听清楚并不代表听明白,他愣了愣,疑惑道:“王爷?”

    “按我说的去做。”

    “……是!”

    领了命令,他当即勒转马头,迅速向山上跑去。

    然而就在这时,后面的黑衣人已经追了上来。

    为首那人跳上车顶,手中长剑散发着冰冷的寒光。

    “这次,看你还能往哪儿跑!”

    说罢,长剑就这么直愣愣的刺了下去。

    清容一惊,大叫道:“王爷当心!”

    ————————

    “哗啦”一声,楼之薇手中的茶碗摔碎在地。

    “哎呀,大小姐你没事吧?是不是茶水太烫了?”听了动静,白虹急匆匆的赶过来检查她是否受伤。

    楼之薇只是摇了摇头,道:“不碍事,没拿稳而已。”

    她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不知为何觉得心慌得很。

    抬头看了看天色,才道:“早朝还没有下吗?”

    早膳已经凉了,可他还没有回来。

    白虹又让人端了碗新茶上来,嘴里应道:“大小姐是想问王爷吧?要不奴婢去门口等着,若王爷回来了就过来向你禀报?”

    “不用,我只是……”

    她话还没说完,就有人急匆匆的冲了进来,嘴里还道:“王妃、王妃!启禀王妃,大事不好了!”

    楼之薇心中一跳,站起来道:“发生什么事了?”

    话音刚落,门口又走进来一人。

    与平日不同的是,他脸上已经没有了那副吊儿郎当的神情,一只手紧紧攥着玉骨折扇,手背上青筋若隐若现。

    “是皇兄……出事了……”卓倾羽看着她,脸色铁青。

    “什……”楼之薇退了一步,话梗在喉咙口,半晌,才道:“开玩笑也不会找个好的开,他怎么会有事呢?”

    他的武功那么厉害,又怎么有事!

    卓倾羽痛苦的闭了闭眼,道:“皇兄在下朝去往工部的路上遇到刺客,一路逃往郊外,最后整个马车翻落悬崖,现在……”

    “……现在什么?”

    “现在,暂时下落不明。”他咬了咬牙,还是没有将那句话说出来。

    可悬崖那么高,饶是他有通天的本领,又如何能够逃脱?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楼之薇上前抓住了他的衣领。

    她不相信。

    明明早上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到了现在却变成了这番光景?

    “出事的地方在哪儿?”她沉声问。

    卓倾羽咬了咬唇,还是如实道:“城东郊外的山上……”

    听完这话,楼之薇当即丢下他跑了出去。

    “诶,你要去哪儿?”

    不亲眼看到是不会相信的,当时他也是如此。

    可是当他看到山崖边上的那条深深的车辙印时,再多的不相信也都变成了无尽的沉默。

    他当然不愿相信卓君离会出事,可……

    “哎,等等我,我带你去!”卓倾羽叹一声,也只有匆匆跟上。

    等几人骑着快马赶到事发地的时候,那里已经围了不少人。

    其中最显眼的还是一直在跳脚的楼震关。

    此刻他正抓着东门守门的侍卫队长,凶巴巴的道:“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凶手从眼前经过都抓不住,啊?还不如我西北边境的将士!”

    “……爹?”楼之薇愣了愣,显然没反应过来。

    “薇薇?你怎么来了?”待看清她身旁的卓倾羽时,他才恍然大悟:“是你将她带过来的?”

    出了这样的事情,她不知道该有多担心,这小兔崽子倒好,竟就这么将她带了过来!

    万一……万一那弱鸡真的……

    呸呸呸,不可能,他要是真的敢让薇薇守寡,那他绝对让他死也死不安宁!

    “都愣着干什么?赶紧找!要活的,听到没!”

    “昌、昌平公……您、您抓着属下,属下没法去找啊……”侍卫队长打着颤。

    楼震关虎目一瞪,甩开他道:“快去!”

    “是是是,属下这就去。”

    放开侍卫队长,他快速走到楼之薇身边,安抚道:“别担心,他不会有事的。”

    他说了很多安抚的话,可她都没怎么听清,只觉得太阳穴一阵一阵的疼。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又想不清究竟是哪里。

    就在楼之薇觉得头快炸了的时候,找寻的人群中忽然有人大叫了一声:“找到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