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9章 运河水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哦?说说。”

    “以往水患多发在夏季,现在春季却莫名来了水患,事出反常必为妖,儿臣认为,应该开坛祭天,以平天怒!”

    话音一落,周遭一片哗然。

    若是楼之薇在这里,一定会感叹封建迷信害死人,这货不是脑子进水了就是昨天晚上喝了假酒。

    可这里的民智还在她所不能理解的次元,于是此话一出,竟有人纷纷响应。

    有心思多的人一想,就摸到了端倪。

    要说这墨京城最近也没有什么大事,唯独一件,即使前些日子贤王娶妻的事。

    说来也怪,他一娶妻,朝阳郡主就被地痞掳了去,太子又在皇后宫中做出那样孟浪之事。

    这些……似乎都很反常。

    一时之间,所以有些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卓君离身上。

    “看来贤王殿下这王妃娶得不是时候啊。”

    “就是,殿下娶妻,这墨京城里就鸡飞狗跳,莫不是此举引得上天震怒,才有了运河水患?”

    “依我看,这妻娶得着实不吉利,不如……”

    正你一言我一句说得火热,忽然听得一声怒喝平地炸开:“放你娘的狗屁!”

    众人一僵。

    “你们才不吉利,你们全家都不吉利!我家薇薇怎么不吉利了,啊?谁敢说她坏话,别怪我拳头无情!”楼震关虎目怒睁,狠狠剜了眼刚刚说风凉话的官员,好像下一秒就要冲上去。

    那几人不由抹了抹头上的冷汗,道:“昌平公莫要激动,我等也只是就事论事。再说了,事出反常必为妖这句话,也不是我等说的啊。”

    说罢,眼神还往卓锦书身上飘了飘。

    卓锦书只是淡然道:“本宫只是说此事反常,并未暗指某人某事,还请诸位不要人云亦云。”

    话虽这么说,但他刚刚那句话确实容易让人想歪。

    更何况祭天一事非同小可,若真按他刚刚说的那样贴出告示,只怕很多人都会像他们那样想。

    这样楼之薇好不容易洗白的名声,只怕又要臭回去。

    就算她自己不在乎,楼震关却不能坐视不理。

    可就在他要为自己女儿辩白几句的时候,柳长青先站了出来。

    “诸位这话,莫不是对礼部提的婚期有疑问?亦或是对陛下定的婚期有质疑?”

    在甩锅这方面,他的功力还是很到家的。

    只一句,就让刚刚嚼舌根的几名官员纷纷住了嘴。

    “微臣以为,祭天一事尚可商榷,但治水抗灾却刻不容缓,不如召集能人,共商治水之策。”杜青冥站出来道。

    “微臣同意杜大人的观点。”

    “不,微臣还是觉得太子殿下的法子更好,必先安抚天怒,才能平息民怨!”

    “杜大人说得有理!”

    “太子说得有理!”

    一时间官员站成两派,竟不分伯仲。

    卓问天淡淡扫了众人一眼,最后目光落到几个还未做出表态的皇子身上。

    “你们以为呢?”

    卓天琪垂首,“回父皇,儿臣觉得太子殿下的法子更好。”

    目光落到卓倾羽身上,只听他嘿嘿笑了两声,干脆道:“既然如此,那我站杜大人这边。”

    “胡闹!这不是儿戏!”

    被呵责的人委屈的眨巴了眨巴眼睛,道:“可儿臣也没有当做儿戏啊。”

    “你!哎,罢了罢了,不问你。君离,你怎么看?”

    于是,所有人都看向了角落的一袭白衣。

    他就静静的站着,极少说话,也不参与众人的争论。

    听到唤他名字,才抬眼道:“回父皇,儿臣以为,天怒难平,民怨可息,治者为船,黎民为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所以,你主张治水?”

    “正是。”

    “既然如此,那就由锦书为首,着手准备祭天之事,”他看向卓锦书,“明日,你便去礼部吧。”

    卓锦书脸上得意,显然对这个结果早有预料。

    礼部,本来是卓君离待的地方,若他去了,那他……

    卓问天目光扫向众人,角落处的那袭白衣仍旧没什么表情。

    他眼中闪过抹难以捉摸的情绪,忽然道:“君离,朕这番决断,你以为如何?”

    卓君离只是垂首道:“谨遵圣意。”

    不骄不躁,不卑不亢,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

    卓问天忽然大笑。

    “好好好!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胸襟与气度,不错!很不错!那你即日前往工部,着手治水救灾!”

    “……父皇,儿臣能否有一事相求?”

    “怎么,你不愿意?”卓问天以为他要推辞,当即皱眉。

    这可是别人想都想不到的殊荣,他若真要拒绝,那他便是看错了他。

    卓君离只是道:“儿臣入朝不久,还请父皇让七弟与我一起,共同商讨学习。”

    “好,准了!”

    卓问天大手一拍,这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祭天与治水,一件都不落下。

    这才是真正的老狐狸。

    卓锦书本是想挤走卓君离,可现在看来,似乎却助了他平步青云。

    早朝一退,众官员便挤在一起议论圣上的用意,因为不论怎么看,这次他都是想重用贤王。

    今天之后,只怕这朝中的风向真要开始转了。

    下了早朝出来,天还没有大亮。

    清容抬头看了看天,道:“今天这天色似乎不太好,不会是要下雨吧?”

    以往这个时候天空都已经开始有了些鱼肚白,可今日不知道为什么,天上一片漆黑,压得人几乎喘不过气。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心慌慌的。

    片刻后,卓君离淡然的声音从马车里传了出来:“黎明之前,总是魍魉猖狂之时。”

    “啊?王爷这话什么意思?”清容疑惑。

    “我本来答应了薇薇陪她用早膳,现在看来,只怕是不行了。”

    “那王爷可是要去工部?”

    里面的人没有回答。

    他正疑惑,忽然脸上的表情也猛地一变。

    小贩还未出摊,街上一片空荡,可是他现在清楚的感觉到周围有埋伏。

    他勒马停了下来。

    “王爷,现在该怎么办?”

    就在他问这句话的时候,马车周围忽然“唰唰唰”闪现数个黑影,无一不黑巾蒙面,满身杀气。

    清容一惊,喝道:“大胆,你们是什么人?”

    为首那人眼中闪烁着阴邪的光芒,也不回答他,只是问:“里面的可是贤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