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8章 秘密暴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当晚。

    长乐宫中忽然驶出一辆轻便的马车,转眼便匆匆隐匿进了夜色之中。

    马车快速行了须臾,最后终于在一个偏远寂静的民房前停下。

    车夫左右观望了一阵,才掀了车帘让里面的人下来。

    只见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身影快速走入了民房,与外面的简朴不同的是,民房内部可谓是极尽奢华,雕栏玉砌,灯火绰绰。

    “你居然亲自出宫?”重重纱帘后倚着一个高大的身影,声音阴鸷。

    “哼,我若再不来,恐怕这天下都要入了别人的口袋!”取下黑色斗篷,露出来的那张脸赫然是慕容兴言。

    她气得整个人都在发抖,端庄的脸上此刻只有狰狞。

    卓君离这人,绝对不简单!

    醒来后她派人去探过,他确实去换过印鉴,可是这么短的时间里,他怎么可能如此迅速的来往于几个地方。

    除非他背后有帮手,或者……

    就在她沉思的时候,里面那人也掀了纱帘出来,正是慕容昭。

    今日长乐宫中的事情他早已经听说,但那张脸上却依旧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只淡淡道道:“其实这次也不算一无所获,至少藏在宫里的探子发现了一个有趣的消息。”

    “什么消息?”

    “卓君离,应该会武功。”

    慕容兴言眼中本来还带着灼灼的狠意,在听了这话之后,却没由来的一愣。

    武功?

    他,卓君离……会武功?

    那他这么多年那副孱弱的模样都是装出来的?!

    “混账,没想到他这么狡猾!难怪派出这么多杀手都让他逃脱,原来这些年来我们都被他骗得团团转!”慕容兴言不由咬牙。

    “你也可以往好的方面想,他若真的会武功,这有可能是一个大好的机会。”

    “机会?”慕容兴言看着他,不明所以。

    “你别忘了,他瞒过了所有人,也包括卓问天。”

    欺君之罪,杀无赦。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些年一直与我们作对的紫微宫,恐怕也与他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如果找到确凿的证据,完全可以给他扣一个结党营私,意图谋反的罪名。

    只要他们抓住了这一点,再略施小计,那他便死无葬生之地。

    不,不只是略施小计。

    这一次,不管是他还是楼家,所有跟他有关系的人,都必须斩草除根!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不急,先试一试他,总要证据确凿才行。”

    ——————

    贤王府。

    天还没亮,楼之薇就感觉到身旁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动。

    这几日正是她困极的时候,又因为他在身边,是以每晚都睡得很沉,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她却醒了,不仅醒了,眼皮也一跳一跳的。

    身旁那人似乎并不想吵醒她,是以动静十分轻缓,就连给她掖被子的动作也比寻常轻柔了无数倍。

    “我吵醒你了?”

    “这么早要去哪儿啊?”她睡眼惺忪的问。

    卓君离只是笑着吻了吻她的额头,道:“去宫里,早朝完了就回来。”

    “可是陛下不是允了你三天假期吗?这明明才第二天……”

    她抓着他的袖口不肯放,眼皮却已经开始打架。

    卓君离笑了笑,将她的小爪子剥下来放进被子里,“今日还是要去一趟,毕竟昨天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乖乖睡觉,等我回来陪你用早膳。”

    楼之薇已经梦与醒的边缘徘徊,听了这话只能口齿不清的道:“唔……那我等你回来啊……”

    话刚一说完,她又再度回去找了周公。

    卓君离摇摇头,抚了抚她脸侧的碎发,又在额头落下一吻。

    确定她再度睡熟了,他才换了朝服进宫。

    进了长乐大殿,柳长青对他点了点头。

    楼震关正好跟杜青冥在说什么,见了他来,翻了个白眼道:“哼,不好好在家陪着薇薇,乱跑什么,反正上朝有你没你也一样。”

    卓君离笑了笑,并未反驳。

    倒是旁边的杜青冥不动声色地给了他一肘子,才拱手道:“王爷如此勤政,着实令人感到欣慰。”

    “杜大人客气了,只是岳父教训也并无偏失,小婿回去定当好好反省。”他抬起头来,脸上是让人如沐春风的笑意。

    可不知道为什么,楼震关竟不由打了个冷战。

    就在他开始怀疑自己跟这个女婿天生八字不合的时候,卓锦书也到了。

    他穿着太子朝服,一如既往威严肃穆。

    可是却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低语,都是在议论他昨日后宫与朝阳郡主的则“艳闻”。

    卓锦书耳力不差,当即就拉下了脸。

    正当他思考是那个不长眼的官员将这件事情拿出去说的时候,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就飘了进来。

    “哎呀,诸位大人是没有看见,昨日太子殿下真叫一个威猛,啧啧啧,连本王都被震慑住了!”

    话落,卓倾羽与一众官员翩然走进大殿。

    卓锦书脸色一黑。

    “卓、倾、羽!”

    被叫到的人顿了顿,随即僵硬的转过脸来,笑道:“哎呀,皇兄今日这么早啊?”

    “哼,若不来得早些,怎么能听到七弟如此‘中肯’的评价呢。”

    “呃……”卓倾羽挠了挠脸。

    但他是谁,论脸皮,这世上估计就只有楼之薇能与他拼上一拼。

    于是在短暂的尴尬后,他又恢复了之前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就差直接在脸上写:我就是说了,有本事你上来削我啊。

    气得卓锦书差点真的冲上来料理了他。

    他实在不明白,明明是亲兄弟,他为何总是喜欢与他作对。

    卓倾羽则是抽出腰间的扇子,没脸没皮的摇了两下,道:“哎呀,开个玩笑而已嘛,何必这么认真?。”

    “好了,朝堂之上,别让人看了笑话。”卓君离过来淡淡劝了句。

    卓天琪也道:“七弟少说几句吧,免得父皇一怒之下又送你去梵觉寺静修了。”

    “嘿,我省的。”

    “你……哎!”

    就在几人说话的时候,卓问天终于出现。

    “上朝!”

    随着赵钰尖着嗓子的一声高呼,早朝开始。

    工部率先奏了运河水患一事,边郊几个地方灾情十分严重,希望能够引起重视。

    “众卿家可有什么高见?”卓问天扫了众人一眼。

    忽然见到卓锦书往前站了一步,道:“父皇,儿臣有一计。”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