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7章 只愿为她倾尽天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什么药?”

    “……那是苏合香散。”

    楼之薇两眼放光,兴奋道:“然后呢然后呢,你是怎么发现的?怎么金蝉脱壳的?快快快,给我好好讲讲!”

    她扭了扭身子,在他身上找了个舒服的坐姿,一副要跟他侃天侃地侃大山的模样。

    卓君离无语。

    知道丈夫被人用了催情药还能这么兴奋的,估计除了她也没谁了。

    “可是,为什么你会选卓锦书呢?为了气死皇后?”

    想到皇后刚刚那副表情,估计真是要离气死不远了。

    这大灰狼,心果然很黑啊!

    卓君离只是摇摇头,道:“是他自己来的。”

    “啊?”

    “你知道慕容盼雪今天穿的是什么吗?”

    “……什么?”

    “是你平日里最常穿的那件红衣。”无论是身形,款式,还是料子,都是一模一样的。

    当时,他将慕容盼雪按在地上,正准备打晕她,就感觉门口有个鬼祟的人影。

    待他躲到房梁上的时候,卓锦书破门而入,直直走向了地上已经神志不清的慕容盼雪。

    他想,或许是她在来的路上偶遇了卓锦书,那一闪而逝的背影勾起了他心底最深的渴望,所以他一路尾随而来,跟到了这里。

    接下来的事情已经不用细说。

    仿佛冥冥之中自有注定,卓锦书就算骗过所有人,也骗不过他自己的心。

    他曾经用最残忍的方式将她推开,等到幡然醒悟的时候才发现,他早已将她放在了心里,成为了永远挥不去的梦魇。

    “哎,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楼之薇感叹。

    “怎么,你后悔了?”

    “我后悔什么?”

    “当朝太子,人中之龙,自然比我这个没有实权的王爷好得多。”卓君离别开脸。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这句话听起来总有些酸溜溜的感觉。

    “怎么,你还吃醋了?”

    “有人觊觎我的王妃,难道我还不能生气了?”

    楼之薇本来只是想揶揄他,听他承认得如此干脆,自己倒先是一愣。

    总觉得他似乎比以前坦率了不少,这性格,倒有些像……

    就在那个名字呼之欲出的时候,尽在咫尺的唇忽然饮了下来,不由分说开始掠夺她胸腔里的空气。

    “不许想别的男人……”他离开些许,片刻后又再度落下。

    “嗯……”

    她难耐的低吟一声,似是唤醒了他迷离的神识,他在她颈窝埋了一阵,似乎在忍耐着什么。

    楼之薇靠着他,还是解释道:“放心,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后悔。”

    毕竟,她的心里,从来都没有过卓锦书。

    “我知道。”他轻笑。

    哪怕是有同一张脸,同一个名字,她也不是原来的那个楼之薇。

    这是只属于他们的秘密。

    “就今天他的表现来看,这人中之龙的位置,怕是坐不稳了。”

    急躁,自负,狂妄,今天卓锦书这表现,只怕已经让很多人失望。

    不同于他的镇定,楼之薇只感叹道:“他本性也不坏,只可惜成了这场斗争中的牺牲品。”

    “本性?薇薇可知何为君王,何为江山?身为太子,他所肩负的是整个江山的责任,这不是能简单的用善或恶来区分的。三弟他……不该身在帝王家。”他在她耳边轻声道。

    楼之薇眨了眨眼,“那你呢,你觉得自己能治理好这江山吗?”

    “我从未想过跟他一挣天下,从前,是他不配,而现在,是我不想。”他嘴唇微勾,的语气是从未有过的桀骜。

    分明是如此嚣张的话,不知为何,从他嘴里说出来,竟一点也不觉得违和。

    仿佛他在说的就是一个事实。

    他不是没想过夺嫡,权力,复仇,这些曾经是他生命的全部,可是在遇见她之后,那些曾经让他废寝忘食的东西似乎渐渐失去了色彩。

    或者说,她的出现,给了他新的活下去的理由。

    今生今世,他只愿为她倾尽天下。

    他将她拉近了几分,轻轻吻了过去。

    交缠间他轻唤着她的名字,就像以往那样,仿佛永不厌倦。

    唇畔,下颚,颈窝,一点点往下。

    所经之处,都在白皙的皮肤上印下或深或浅的红色印记。

    楼之薇难耐的扭了扭身子,经过他的腿根处时,忽然清晰的感觉到他身上的变化。

    她一惊。

    “等等,”她按住他不安分的手,“回、回去再……”

    这还是在马车上!

    清容还在外面,他会听到啊!

    回答她的却是一阵难耐的低吟,“不行,不能等了……”

    温香软玉就在怀里,她熟悉的体香一阵阵的在他鼻尖萦绕,他如何能等?自然是一分一秒都等不了。

    他明明双手都紧紧抱着她,却还是能轻易的解开她的腰带,熟练且迅速。

    楼之薇只觉得领口一凉,瞬间大片的白皙就暴露在他眼前。

    “喂!你……”

    “薇薇,”他轻叹一声,眼中慢慢浮现出一层不自然的血丝,“你是不是忘了我还被下了药?”

    楼之薇本来还在正在,听到这句话却忽然一僵。

    药?

    刚刚,难道……

    “她们给你下那药,你、你吃了?”

    他将头埋在她颈窝,难耐的点了点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可、可你不是有解药吗?”

    “没带在身上。”

    “……”

    楼之薇也不知道他说的究竟是真是假,可是他身上的热度却骗不了人。

    她觉得自己仿佛坐在一块烙铁之上,整个马车里的温度都被他抬高了不少。

    他将她放在腿上,让她面对着自己。

    楼之薇下意识的捂住了下腹,犹豫道:“你不是说……”

    “我会轻一点。”

    “……”

    她就算再笨也知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可是现在车外就是繁华的街市,来来往往都是行人,何况马车晃动间,隐约会泻出车帘内的三两光景。

    让她在这里,若是让人看见了,那真要找个地缝钻起来了!

    “君离,我们……”

    本是想求饶,却不想这一句竟成了让他失控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将她抱在身前,缓慢而坚定,不容拒绝。

    细碎呜咽声被他尽数吞下。

    在马车粼粼的前进中,这细微的晃动并未引得旁人注意。

    只是车帘晃动时,不经意间泄露出来些别样的光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