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6章 夫妻之实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卓锦书神情尤其淡然,他扫了众人一眼,最后将目光停留在楼之薇身上,“怎么都在这里?”

    “孽障!你……你……”卓问天气得发抖。

    而慕容兴言更是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就眼前一黑。

    若不是秀灵在旁边扶着,她只怕站都站不稳。

    她万万没想到,里面的人竟然是他!

    为什么是他……

    怎么能是他啊!

    “你……你与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在发抖,更是险些就要背过气去。

    卓锦书却坦然道:“回母后,儿臣与盼雪已经有了夫妻之实。”

    虽然众人已经心知肚明,但听了这话还是不由一惊。

    而慕容兴言更是两眼一黑,终于气晕了过去。

    “你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混账事吗!”

    卓锦书浑然不惧,拱了拱手,道:“父皇此话怎讲,儿臣与她是两情相悦,今日既已经有了肌肤之亲,自然会娶她过门。”

    “你……你这个孽障……”卓问天显然也气得不轻,指着他的手指都在发抖。

    他的太子,将位立大统的人,做出如此不知廉耻的事,竟还能如此淡然!

    “父皇请听儿臣一言,如今太子妃的身子不便生育,儿臣也是为了西苍的社稷着想。更何况儿臣待盼雪是一番真心,以后定不会亏待了她。”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才想起他还有个太子妃。

    不过听说太子妃卧病已久,那身子自然应该是不方便生育的。

    他作为西苍太子,再纳侧妃也不是不可以。

    只是……在皇后的寝宫中就做出这种事,这太子未免也……也太浮浪了些。

    “太子殿下这理由,找得真是无可挑剔。”楼之薇淡淡看了他一眼。

    云璃的情况她也知道一些,他们用药弄傻了云璃,现在却又堂而皇之的将所有的罪名扣在她头上。

    都说皇室薄凉,没想到竟薄凉到了这种地步。

    就在她说这话的时候,圈着她要的那只手忽然紧了紧。

    抬头,卓君离只冲她淡淡一笑。

    他什么都没有说,可是眼眸中的情绪已经传递了过来。

    卓锦书看着两人无声的交流,袖中拳头握紧。

    “父皇无需担心,过几日儿臣便去平阳王府下聘,求娶盼雪。”

    他也记不起来究竟是怎么来的偏殿,等回过神来的时候,身下已经一片火热。

    她穿着那个人最常穿的红衣,她在他身下发抖娇吟,最可恨的是,她嘴里叫的竟然……竟然是皇兄的名字!

    为什么是他?

    为什么这些女人心里都是他!

    所以他没有抽身离去,而是更加毫不留情的占有她,哪怕她痛呼、惊叫,也没有因此停下。他不仅要占了她,还要娶了她!

    他要让她们知道,这天下不是只有卓君离,他卓锦书,才是真正的人中之龙!

    卓倾羽见他这副样子,摇了摇扇子,道:“皇兄……你、你是认真的?”

    “到时候,还请诸位来喝上一杯喜酒,”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故意落在楼之薇身上,“如今我觅得良人,你不恭喜我吗?”

    楼之薇只是撇了撇嘴,并未说话。

    不知为何,这个动作大大取悦了他,换来他一阵轻笑。

    卓问天气得捂住了心口,险些站不稳。

    可事已至此,这么多双眼睛看着,除了让他娶慕容盼雪,也别无他法。

    “不……不行……你不能娶她……”

    就在卓问天准备同意的当口,一个微弱的声音响起。

    慕容兴言倚在秀灵身上,拼命想要支撑起身子。

    卓锦书上前去扶她,嘴里还道:“母后不是一向喜欢雪儿吗?如今儿臣与她喜结连理,难道不该高兴吗?”

    原以为这话是说到了她心坎里,却不想这根本就是把尖刀,正不停的在往她心窝子里捅!

    他怎么能娶雪儿,他怎么能娶雪儿啊!

    她是……她是……

    慕容兴言挣扎着撑起身子,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重重扇了他一个耳光。

    这一巴掌下了狠力,将他整个脸都打得偏了过去。

    卓锦书不可思议的捂住脸,疑惑道:“母后?”

    “冤孽,真是冤孽!”

    “母后此话怎讲?”

    “无论如何,你绝不能娶她!”那一刻,她终于不再冷静,整张脸上都迸射出凶狠之色。

    “此言何意?他们既然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为何不能嫁娶?皇后此番,要让朕怎么跟平阳王交代?”卓问天眉头紧皱,眼睛却一瞬不眨的看着她,似乎像将她看穿。

    慕容兴言脸色一白,半天竟说不出话来。

    倒是秀灵“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颤声才道:“陛下息怒,皇后娘娘是担心郡主比太子年长,怕……怕他们婚后会闹矛盾……”

    情况紧急,她一时也想不出其他的借口,就只能随口胡诌了一个。

    哪知道这话正好戳中卓问天痛处,他挑了挑眉,道:“照你这么说,朕与皇后就经常不合了?”

    慕容兴言本比他年长,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秀灵自知说错了话,只能掌嘴告饶。

    “既然皇后说不出什么特殊的理由,那就让锦书纳她为侧妃,也好给平阳王一个交代。”

    “不……陛下……陛下三思……”

    她还想说什么,却被一个眼神扫过来,顿时噤了声。

    卓问天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又将目光落在卓锦书身上,半晌,才甩袖离去。

    他一走,慕容兴言又是两眼一翻,再度晕了过去。

    “哎呀!皇后娘娘!太医!来人啊,快叫太医!”秀灵惊叫道。

    有宫女进去查看慕容盼雪的情况,片刻后也匆匆请了太医。

    楼之薇和卓倾羽作为两个时刻躁动的吃瓜群众,自然也是想看看热闹的。

    可当楼某人被不由分说拖走之后,独自显得无聊的卓倾羽也就只有摸摸鼻子,灰溜溜的走了。

    等被抱上了马车,楼之薇才一改刚刚的淡定,急切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她们的目标应该本来是你吧?”

    艾玛真是吓死她了,还以为自家大灰狼真的着了她们的道!

    卓君离皱眉看着她不安分的在马车里蹦来蹦去,伸手将她拉到怀里坐下,“嗯,她们在茶水里下了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