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4章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一抹火红的身影缓缓靠近。

    待走到面前的时候,他双眸已经通红。

    慕容盼雪端起他手边的那碗茶水,竟然也不慌不忙的喝了一口。

    “果然是好茶。”她悠悠感叹。

    卓君离只是抬手不停擦着额头上的虚汗,气息越来越混乱。

    “薇薇……”

    “嗯?君离,你在叫我吗?”

    “奇怪,这才初春,怎么会这么热。”他自言自语道。

    “热?是吗?”

    她娇媚一笑,索性仰头将他剩的那半碗茶都喝了个干净。

    不消片刻,自己身上果然也开始起了燥热之感。

    甚至最羞人的那个地方,也有了异样的反应。

    苏合香散,怡情助兴,这是当初从云璃那里弄来的,没想到如今还有派上用场的时候。

    “本来这是我昨夜就想用的,可惜,被贱人搅了局。不过没关系,虽然晚了些,可是你到底还是我的。”

    随着呼吸越来越急促,她身上的皮肤也请了层淡淡的粉色。

    卓君离晃了晃头,看了眼空空入也的茶碗,不由道:“这茶……”

    慕容盼雪吃吃笑着,忽然站到他面前,开始缓缓解自己的衣带。

    “你看,我美吗?”

    鲜红衣裳一件件落地。

    还不等她将自己剥个干净,眼前那人就猛地将她按倒在了地上,让她动弹不得。

    她没想到他力气这么大。

    或者说,在宽大的锦袍下面,藏着的也是一具精壮完美的躯体。

    越是这样想着,那兴奋的情绪就让她忍不住颤栗,仿佛每一个毛孔都在叫嚣着,尖叫着。

    她要得到他!

    不管用什么手段,她都要得到眼前这个男人!

    “君离……”

    眼前那张脸渐渐放大,她发出娇滴滴的轻喘,慢慢闭上了眼睛。

    ——————

    楼之薇跟着慕容兴言回了寝宫,一路提防着她的要给自己下什么绊子。

    可她只是告诉她入了皇家就要谨言慎行,言行要时刻对得起自己的身份,切莫让外人笑话了去。

    又拉拉杂杂的说了一些家常,竟半天都没有个重点,好像真是来找她聊天打发时间似的。

    她心中疑惑,却不敢懈怠,只有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应对。

    转眼过了一个时辰,楼之薇觉得奇怪,就故作无意的打了个呵欠。

    慕容兴言见了,笑道:“怎么,莫不是本宫聊的那些都没什么意思,所以之薇才这般犯困?”

    “皇后娘娘哪里的话,是我自己成天犯懒罢了。”

    “对了,刚才君离也说你本就犯困,想是昨日累着了吧?瞧本宫这记性,竟拉着你说了这么久的话。罢了罢了,想来君离也等得急了,你且回去吧。”

    她愿意放人,楼之薇自然不会推辞,当即站起来道:“今日多谢皇后娘娘盛情,之薇就告辞了。”

    说罢,转身退下。

    可刚一转身,就差点与急匆匆跑进来的宫女撞了个正着。

    “贤、贤王妃……”她惶恐的跪下。

    楼之薇觉得这人眼熟,多看几眼才想起来,这正是刚刚领着卓君离去偏殿的那个宫女。

    正要说话,就听到慕容兴言身边的大宫女呵斥道:“大胆,如此毛毛躁躁成什么体统!还不自己下去领罚!”

    “这……姑姑恕罪,事出突然,奴婢……奴婢也是没了法子,这才来向皇后娘娘禀报……”

    她说这话的时候整个人都在发抖,目光还不停的往楼之薇身上瞄。

    “究竟何事?”

    闻言,那宫女又看了楼之薇一眼,整个人抖得更厉害,可就是不敢说话。

    楼之薇就算反应再迟钝也察觉了不对劲。

    她挑了挑眉,才道:“看来,是跟我有关的事?”

    宫女又是一抖。

    “是……是王爷……王爷在偏殿……出事了……”

    她声音很小,越说到后面更是听不真切。

    新婚的丈夫在第二日就在宫里与他人行苟且之事,这事若说出来,敢问又有谁接受得了?

    所以她不敢明说,就怕楼之薇一怒之下撕了她。

    “君离出事了?出什么事了?”本来半倚在软塌上的慕容兴言也站了起来,神色担忧。

    楼之薇哪里还有心思去管她,当即就夺了门出去。

    待她走远,慕容兴言与身旁的大宫女对望一眼,各自心照不宣。

    “既然君离在本宫这里出了事,本宫自然不能坐视不理,走吧,咱们也去看看。”

    大宫女低低笑了一声,道:“是。”

    经过宫女身边的时候,难得多看了她一眼。

    “做的不错,下去领赏吧。”

    “奴、奴婢不敢……”听了这句话,那宫女不仅没有欣喜若狂,反而抖得更厉害了。

    大宫女只冷冷一笑,觉得这是个不成器的,只道:“真是个废物。”

    说完,她也不在逗留,而是往偏殿赶去。

    楼之薇跑得急,率先冲到偏殿。

    可如今偏殿大门紧闭,里面还传来些让人面红心跳的声音。

    男人的低喘和女人高吟,通过这一扇薄薄的木门,清晰的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

    “啊……啊!不要了……啊!轻一点……”

    里面的女人似乎格外投入,声音高亢,连远远凑来的慕容兴言都听得清楚。

    她瞬间黑了脸。

    这个声音她太熟悉了,只一句,她就能听出里面究竟是何人!

    可现在在里面的应该是从幽冥殿里精挑细选出来的杀手,与卓君离行完鱼水之欢后就立即将其除之而后快!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慕容盼雪!她明明应该在王府修养!

    慕容兴言牙齿都快要咬碎,整个人抑制不住的发抖。

    就在这时,里面忽然传来一阵高亢的尖叫:“啊啊啊!不行了!君离……啊!”

    然后是一声低沉的男音。

    楼之薇站在门口,不由瞪大了眼睛。

    见状,慕容兴言只有咬牙道:“里面的,莫非……莫非真是君离?他、他怎么能……哎!混账!真是太让人失望了!来人,快去请陛下过来!”

    她恨铁不成钢的扼腕。

    事已至此,今日想除掉卓君离已经是不可能,但至少能先离间他和楼家,甚至让卓问天对他彻底失望。

    至少,情况并不算太差。

    可是话音刚落,就听到身后飘来一个悠然的声音,还带着些疑惑。

    “嗯?皇后娘娘是在说儿臣吗?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竟让您发这样大的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