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3章 阴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见此情形,卓君离也抿紧了唇。

    楼之薇则是眼睛骨碌碌的转了几圈,忽然笑道:“皇后娘娘说得是,今日风和日丽,不如我就去陪皇后娘娘说说话吧。”

    “还是之薇懂事。”慕容兴言招了招手,让她到她身边来。

    楼之薇依言走上前,眼看着笑盈盈的就要跟着往皇后寝宫去。

    “不是说犯困吗,怎么现在就来了精神了?”卓君离上来拉住她,眉头紧皱。

    被问到的人眨了眨眼,胡诌道:“我现在不觉得困了。”

    俗话说得好,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既然对方都送上门来了,她岂有视而不见的道理?

    倒不如去看看她们葫芦里究竟买的是什么药。

    慕容兴言见卓君离不放手,便状似随意的拂了拂鬓边的碎发,淡淡道:“果然是新婚燕尔,这般舍不得,好像本宫要吃了她似的。罢了罢了,既然君离这么担心,不如就跟着一起去吧。”

    她垂眼看他,眼中闪烁着未知的光芒,冷静且诡异,犹如毒蛇正盯着自己的猎物。

    卓君离抬头与她四目相对。

    片刻后,忽然展颜一笑。

    “让皇后娘娘见笑了。”说罢往前走了一步,竟是真要跟着一起过去。

    楼之薇嘴角抽了抽。

    就算皇后真有什么阴谋,难道不应该装成懵懂无知的小白兔,才能更容易让敌人放松警惕?

    况且后宫之地,就算他是亲王皇子,也应该是要避嫌的。这货居然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要跟过去,真是让人不知该说他什么好。

    楼之薇快速扫了他一眼,心中计较片刻,忽然转头。

    “皇后娘娘,君离……也可以一起过去吗?”她眼睛时不时的看向卓君离,双颊绯红,无限娇羞,显然一副新婚燕尔的腻歪模样。

    可这落到慕容兴言那里,却显得格外刺眼。

    “当然可以,他可以在偏殿等你。”她笑得如毒蛇般危险。

    楼之薇究竟有几斤几两她尚不清楚,当务之急是解决掉卓君离。

    如今时局动荡,卓锦书太子之位岌岌可危,如果再不做些什么的话,只怕这江山就要拱手让人!

    “放心,本宫只是想跟她说说话,过会儿就将人还给你。”

    卓君离点了点头,淡淡道:“让皇后娘娘见笑了。”

    路上两人有说有笑,是不是交头接耳,当真是羡煞旁人。

    慕容兴言在轿辇上听着,嘴角也渐渐浮现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仿佛有什么好事即将发生。

    等到了后宫,楼之薇跟着皇后回了寝宫,而卓君离则是被宫女带到了偏殿。

    “王爷请稍后片刻,一会儿皇后娘娘与王妃说完话了,自会到这里来寻。”宫女福身准备退下。

    卓君离也点了点头,道:“那就劳烦姑姑了。”

    他坐在太师椅上冲她淡淡一笑,月白色的长袍慵懒随意,墨发如瀑,温润隽雅,气质卓绝。

    那一笑如三月里的春风,让人心旌摇曳。

    宫女只看了一眼,便觉得脸红心跳,不能自己,连忙慌慌张张的退了出来。

    只是那鼻尖的一缕淡淡香气始终萦绕,挥之不去。

    就在她心绪纷乱的时候,一个冰冷且带着酸意的声音飘了过来:“看够了吗?好看吗?”

    “啊!”

    “很好看是吧?我看上的男人,岂是你这样的贱婢能觊觎的!”纤长的手指从斜刺里伸过来,狠狠拧住了她的脸皮,仿佛恨不得将那张脸撕烂。

    宫女受惊,不由连连告饶:“奴婢知错,郡主饶命、郡主饶命啊……”

    那躲在外面的不是别人,正是慕容盼雪。

    她脸上蒙着薄纱,隐约能看见下面有一条狰狞的伤口。

    此刻,她就像是被划破了多年伪装的那张面具一样,露出心底深处最丑陋,最暴虐的一面。

    待将婢女拖到一旁,她才低声道:“我警告你,别去想些不该肖想的东西,不然……”

    低沉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格外危险。

    宫女唯唯诺诺的退下,片刻后,才端了碗清茶回到偏殿。

    卓君离一如刚才那般坐着,慵懒随意。

    走近了才发现他正打着瞌睡。

    “王爷?”宫女低声唤道。

    蝶翼般的长睫动了动,片刻后才睁开,带着些睡意未消的迷离:“怎么,薇薇回来了吗?”

    “回王爷,现在才半刻钟,王妃应该还在皇后娘娘寝宫。”

    “是吗……”

    卓君离眨了眨眼,似乎还很困倦。

    宫女将茶水放到他手边,轻声道:“王爷若是觉得困,便喝些茶水提提神吧。”

    “多谢。”

    他淡笑着点了点头,却并未伸手去端。

    “莫非王爷不爱喝茶?亦或是嫌弃奴婢手艺不好?”

    “那倒不是。”

    “这是上等的雨前龙井,王爷不尝尝吗?”

    听了这话,卓君离朦胧的睡意才消了几分,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笑道:“雨前龙井?那本王真要好好尝尝。”

    端起茶碗,手指干净修长,动作随意悠然,说不尽的温良端方,道不尽的君子如玉。

    饮了一口,他不由叹道:“果然是好茶。”

    “王爷喜欢便好,若无其他吩咐,奴婢这就先退下了。”

    卓君离淡淡的点了点头,就安静的在偏殿等着。

    又过了半刻钟。

    原本悠然坐着的人忽然动了动,脸上渐渐浮现出一抹不自然的红晕,额上也渐渐冒出细汗。

    他不知道的是,此刻窗外正有一人在悄悄注视着里面的动静。

    见卓君离拾起袖子擦了擦额头的细汗,又端起茶水喝了两口,她终于抑制不住心中的兴奋,低叹了声。

    “有谁在外面吗?”此刻他双目已经有些泛红,眼中的焦距也渐渐涣散。

    他热得不行,便脱了外裳,用手不停的给自己扇风。

    慕容盼雪知道时机已经成熟,就推开门走了进去。

    “君离。”

    “……谁?”

    “君离,是我啊。”

    她穿了见鲜亮的红衣,明艳如火,又故意拉低了些声音,低哑中带着些魅人的妩媚。

    窈窕的身影一点点向他走来,莺歌婉转,爽朗清脆。

    只见卓君离用力甩了甩昏沉沉的头,才犹豫道:“薇……薇?”

    闻言,慕容盼雪脸上的笑容渐渐放大,薄纱遮住了她的面容,却遮不住她一连串的笑声。

    “没错,是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