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0章 烛影摇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张三李四都是市井之人,免不得都有些见钱眼开的毛病,哪怕之前已经做过无数次的心理建设,现在看到有好处,还是伸手接了过来。

    “小小心意,还请两位不要嫌弃才是。”

    “这……”

    木盒中装的不是别的,而是一张地契和两个鼓鼓的荷包。

    “偷盗赌博毕竟不是长久之计,我手上本有一处酒楼,现在准备在隔壁开个客栈,两位若是不嫌弃,之薇在此诚聘二位为客栈的管事。今次这事,便当做是金盆洗手,可好?”

    楼之薇带着笑意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张三李四面面相觑,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拒绝。

    其实他们也早就已经厌倦了这种得过且过的生活,在外面混吃等死,还不如在刑部管吃管住的好。

    是以他们每天在墨京城搞事,就是为了能重回刑部大牢,过上几天“逍遥日子”。

    可最近刑部的老大好像换了个人,每天忙得脚不沾地,他们这些小赌小偷得事情早已经顾不过来。

    “可……我俩都是没读过书的人,这管理客栈……”李四显然还有些犹豫。

    楼之薇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一点,继续道:“这点无须担心,客栈掌柜我自会另派他人。”

    “那我俩做什么?”

    “张大哥身手了得,不如就负责住客的安全,至于李大哥精通赌术算法,不如就管理客栈的账簿吧。这地契我且放在你们这里,至于那袋子里的,是你们第一个月的月例。”

    切莫说这天下还没听说有未做工先给工钱的事情,更何况她将地契都放在了他们这里。

    她哪里是真要开什么客栈,不过是巧立名目想给他们一个容身之所罢了。

    要是连这点都看不出来,那他们就枉在人世间打滚了这么久。

    张三李四对望了一眼,同时朝着那扇门跪下道:“多谢忠义郡主收留之恩!”

    “是我该谢谢二位出手相助才是。”

    送走了两人,白虹才钻进房里,进门第一句话就是:“大小姐你真是吓死奴婢了你知不知道刚刚那情况奴婢有多担心啊啊啊啊啊!”

    整句话没有一个停顿,嚎得楼之薇耳膜都要破了。

    她撩起喜帕,露出白皙明丽的小脸。

    “好了,这不是没事吗?”

    “可、可是……对了,那袖口上的绣样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会儿是金线百合,一会儿又是并蒂莲呢?”

    白虹上前拉着她的袖口反复看,半天都没发现端倪。

    就在她准备放弃的时候,指尖楼之薇动作迅速的将袖口一翻,上面的图案竟瞬间变了模样!

    “这、怎么会这样?太神奇了!”白虹惊得嘴里能放下一个鸡蛋。

    楼之薇失笑道:“傻丫头,这是双面绣,只是藏了些机关,只要动作快,寻常人很难看出端倪。”

    对方的计划其实很严谨,用袖口上的花纹来区别真假新娘。

    可他们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慕容盼雪会偷了绣样,让人赶制了一套与她身形相合的嫁衣。

    她一心想得到卓君离,这一次终于率先乱了阵脚。

    而这个纰漏,就成了他们反攻的最好契机。

    “她害了这么多人,最后还是害到了自己头上,真是活该!”白虹感叹道。

    楼之薇则是笑着摇头,“现在说这话还太早了些,只怕更大的豺狼马上就要被逼出来了。”

    今天,不过是一次宣战罢了。

    ——————

    当天晚上,卓君离打发掉了一波又一波的宾客,又衣冠楚楚的闯过了以卓倾羽为首来闹洞房的纨绔子弟们,才终于回了房。

    喜房内,新娘端正的坐在床沿,身边放着一杆喜秤,床上洒满了桂圆红枣莲子花生,烛影摇红,待君一诉情衷。

    他走过去拿起喜秤,挑起喜帕。

    魂牵梦绕的那人就在眼前,雪肤晶莹,红唇如火,含羞带笑。

    “薇薇……”

    冷静从容如他,在此刻也控制不住的吻了下去,温柔而霸道。

    两种极端的情绪在他身上融合,像是掠夺,更像是宣告。

    从今天起,她是他的发妻。

    “等……唔、等等……我……”

    “不能等了。”

    这一天,他已经等了太久。

    将碍事的事物扫下,他横抱起她放在床上,俊逸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以及深深的眷恋。

    楼之薇难得也有些拘谨,别着头躲开他印下来的吻。

    两人追逐之间,绫罗衣衫已经被他尽数褪去,艳色的兜儿勾勒出身下那人完美的幅度。

    “还、还要喝合卺酒呢!”楼之薇恨铁不成钢的剜了他一眼。

    卓君离不由轻笑道:“娘子说得是,是为夫鲁莽了。”

    奇怪的是,她已经快被剥得干净,而他从头到尾还是那副衣冠楚楚的模样,分毫不见慌乱。

    好像在那一瞬的失控后,他又回到了当个镇定腹黑的大灰狼。

    自制力这么好……当真是气人。

    楼之薇白了他一眼,只见他端起合卺酒走过来,仰头饮了一口,还不等她反应,就亲自给她喂了过来。

    “唔……嗯……”

    “薇薇……”

    醇香的酒液在两人的唇齿间发酵弥散,渐渐的,两人都各自发出不匀的呼吸。

    他的唇顺着她的颈窝一直往下,留下属于他的痕迹。

    昏黄的烛光下,她双目盈盈,似嗔带怨,却像是这世上最引人犯罪的毒药,让人一点点深陷。

    轻纱帷帐间,隐隐传来的是衣料摩擦的声音。

    她觉得身上仿佛被点燃了一把燎原之火,随着大掌的游移,将她吞噬殆尽。

    “轻、轻一点……”

    “嗯……”

    她小声告饶,换来的却是他难耐的低吟,沙哑的嗓音带着最原始的悸动,魅惑撩.人。

    楼之薇护住小腹,低声问:“诶,你说,咱们是生个儿子好,还是生个女儿好?”

    可上方那人现在正忙,哪有心思细想这个问题,只随口道了句:“都好,像你就好。”

    就在将要完全占有她的那一刻,她忽然在他耳边低语了句,像是最亲密的呢喃。

    卓君离整个人一僵,所有的动作都静止在了那一刹那。

    旖旎的房间中瞬间有种诡异的安静。

    “你……你说什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