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29章 患难之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慕容兴言忽然站了起来。

    “皇后?”

    “陛下恕罪,臣妾实在担心盼雪的安危,怕是不能再久留了。”

    卓问天点点头,也道:“那你先去吧,此事朕定会彻查到底,还她一个公道的。”

    “多谢陛下。”慕容兴言恭恭敬敬的行了礼才起身退下。

    在经过楼之薇身畔的时候,她停了停,若有所指的道:“今天,真是恭喜了。”

    “哪里,之薇也要谢谢皇后娘娘才是。”

    “那……再会了。”

    “娘娘慢走。”

    仿佛就像是最正常的道贺,没有人能听出其中的剑拔弩张。

    你有你的张良计,我有我的过墙梯。

    这一次,注定不死不休!

    慕容兴言在侍女的搀扶下离开,然而就在她要走出门口的时候,卓锦书忽然闯了进来,紫衣华服,气宇轩昂。

    “书儿?”

    他眼神迷离,满身酒气,却在最短的时间内锁定了那抹红色的身影,直径向她走去,“你……当真成亲了?”

    卓君离往前站了站,下意识的挡在她身前。

    “三弟,你喝醉了。”

    “醉?本宫怎么会醉呢……本宫现在清醒的很!你……是本宫的皇兄,而她……”他醉醺醺的指着楼之薇,“她,是本宫的太子妃!”

    “书儿!”

    慕容兴言一惊,心中大叫不好,连忙让侍女过去拉他。

    可侍女哪里是他的对手,三两下就将她撂倒在地,他转过身,作势又要去拉楼之薇。

    “荒唐!”卓问天拍了拍桌,怒不可遏,“来人,将这个逆子给朕拿下!”

    “是!”随行的侍卫当即出手,将卓锦书按倒在地。

    他奋力的挣扎着,常人醉酒后都绵软无力,可他力气却大得惊人,六个侍卫一起出手才勉强制住了他。

    可即使如此,他还是拼命想挣脱钳制。

    “放……放手!本宫是当朝太子!你们这些狗奴才!放开!”

    “反了,简直是反了!”卓问天气得发抖。

    这里是他皇兄的府邸,这里还有当朝文武百官,而他身为太子,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耍酒疯,还妄图染指他皇兄的女人!

    岂有此理!

    慕容兴言见状,连忙上前劝道:“陛下息怒,书儿他是……”

    “住口!看看你教出来的好儿子!”

    “陛下……”

    卓问天深吸一口气,才道:“传令下去,今日起太子禁足东宫,闭门思过!没有朕的命令,谁也不准放他出来,听到没有!”

    “陛下!陛下息怒!”

    慕容兴言只能跪下求情,可对于盛怒中的卓问天来说,已经起不到丝毫作用。

    禁足太子,这在当朝已经是相当大的责罚。

    而这样的责罚卓锦书又偏偏受过两次,巧的是,这两次都跟楼之薇有那么点关系。

    文武百官面面相觑。

    看来,明天开始,关于太子有没有资格位立大统一事,又要争上好几天了。

    只是不知道太傅大人作何感想,自己的学生反了这么大的过错,他竟然还能不动如山的坐着。

    此番镇定,着实……着实让人很诧异啊!

    “父皇息怒,三弟只是醉酒说了些胡话,当不得真,今日既然是儿臣大喜的日子,还是请诸位随意,莫嫌招待不周。”

    他避重就轻的将刚刚的事情一笔带过,顺道让人送了楼之薇回房,而自己则是留在大厅里答谢宾客。

    躲在外面偷看的几人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

    “呼,好了好了,总算是没出什么差错。老实说,小爷我偷了这么多年的东西,这偷人……还真是第一次!”张三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

    李四白了他一眼,道:“呸,偷人不是这个意思,蠢货!”

    “嗬!蠢货你叫谁呢?!”

    “我叫……哎我呸,你丫翅膀硬了敢跟哥叫板是吧?”

    “滚你的,爷明明比你大好吗!”

    没说上两句两人就吵了起来,白虹在一旁听得头大,好不容易找到机会插上句嘴,才道:“你们……到底是谁啊,为什么能进贤王府?”

    两人顿了顿。

    张三一脸失望的道:“哎我说你这小丫头,年纪轻轻的记性怎么这么不好?我哥俩是你家小姐的患难之交!”

    “患、患难之交?”

    “少听他胡诌,”李四一把推开他,认真道,“当初我们与你家小姐共同蹲过刑部的大牢。”

    白虹:……

    “哦,我想起来了,大小姐说过你们。”

    两人本来是一副磨皮擦痒的模样,听到她真么说,瞬间来了兴致。

    张三率先挤到她面前,兴奋道:“当真?你家小姐是怎么评价咱们的?”

    “她说你们偷了她的聘书。”

    张三、李四:……

    “咳!英雄不提当年勇,咱们还是……”说说别的吧。

    可这转移话题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楼飞就已经出现在了几人。

    白虹眼前一亮。

    “阿飞?你不是去鬼谷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日刚回来”他转向张三李四,继续道,“两位高人,大小姐有请,还请跟属下往后院一趟。”

    张三率先摆手。

    “不用不用,当初我们阴差阳错偷了她的聘书,耽误了她和贤王殿下的婚事,今天这事就算是给她赔礼道歉了,从今以后两不相欠,各走各路,告辞!”

    他匆匆说完早就准备好的说辞,就抱拳准备离去。

    毕竟这样的大户人家他们是不敢招惹的,虽然有些小本事傍身,但遇到有权有势的,还是只有靠边站的份儿。

    今天帮她得罪了平阳王府的人,他们也不敢再在墨京城久留了,这就要收拾细软逃命去。

    可楼飞却没有给他们选择的余地。

    他面无表情的挥了挥手,瞬间十余个黑衣人出现在他们身后,挡住了的去路。

    “大小姐说了一定要请到两位过去,还请不要让属下为难。”

    “……”

    在楼飞的强硬态度下,二人不由分说被请到了王府后院。

    木门背后,楼之薇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今日多谢两位仗义相助,才使得之薇免受血光之灾,大恩无以言表,只能略备薄礼,聊表心意。”

    说话间,楼飞已经将一个木盒拿了上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