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28章 对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慕容兴言手上的茶盏几乎拿不稳。

    她好不容易才将目光挪到喜娘身上,杏眸微睁,仿佛在质问她究竟是怎么回事。

    喜娘抬头,只是对她莞尔一笑。

    那一刻她终于明白,他们上当了!

    这个喜娘早就不是之前安排好的那人!

    文武百官也在窃窃私语。

    “诶,真是忠义郡主?”

    “不知道啊,嘶……高大人,你怎么看?”

    “……下官也不太清楚。”

    不同于其他人的吃惊,卓君离至始至终都没有什么意外的表情,脸上总是带着一抹浅浅的笑意。

    他低头看向那人:“不是说不能开口说话么?”

    “可喜娘说过完大礼就可以开口了呀,再不说话我就要憋死了。”楼之薇狡辩,顺便还想把头上的盖头也一并给揭下来。

    喜娘一看这哪行,连忙上前制止道:“郡主使不得啊,这个是只有王爷才能揭的!”

    “哦,原来是这样。”

    这欠揍的声音,这不安分的行为,怎么看都是楼家的那位大小姐无疑了。

    手上安分了,不代表她嘴上也能安分。

    楼之薇伸手扶了扶喜帕,继续问道:“赵公公你话还没说完呢,究竟是哪位郡主,现在情况又如何了?”

    说这话的时候,她只觉得自己身上仿佛聚集了一束目光,恨不得将她烧穿。

    赵钰如实道:“是朝阳郡主……已经让人送去太医院了。”

    话落,慕容兴言手中的茶碗终于落了下来,“哗啦”一声摔得粉碎。

    “你……再说一遍,是谁?”

    赵钰知道皇后与平阳王府交好,也素来疼爱这个侄女,却还是只能硬着头皮答:“回皇后娘娘,是朝阳郡主……混乱中她被人划伤了脸,现在已经送去太医院救治了。”

    “岂有此理!”慕容兴言大怒。

    不应该是这样。

    事情明明不应该是这样!

    她没想到楼之薇居然会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而她更没有想到的是,雪儿竟会不顾她的警告,将李代桃僵的人换成了自己!

    在他们的计划里,今天这亲谁都成不了,不过就是一场缓兵之计而已。

    可没想到她竟然这么迫不及待,反而让敌人钻了空子。

    真是糊涂!

    慕容兴言气得发抖。

    文武百官从未见过端庄高贵的皇后如此失态,纷纷惊了一大跳。

    作为一个识时务的人,他们当然不会选在这个时候去刺激她,只能缄口不言,假装什么都没有听见。

    楼之薇却一分一秒都安分不下来,那个躁动的心已经开始跳跃。

    她拉了拉身旁那人的袖口,疑惑道:“朝阳郡主也嫁人了?之前怎么没听人提起过?”

    “……我也没听说过。”

    他摇了摇头,将她故意滑下来的喜帕拉了回去,顺便隔着喜帕捏了捏她的脸,示意她老实一点。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动作亲昵,羡煞旁人。

    这片刻的功夫,慕容兴言已经从刚刚的震惊中缓过了神来。

    她并未第一时间奔去太医院,而是从容的坐回了高座上,状似不经意的问:“郡主可有说是谁将她绑去的?”

    她用“绑”,就是表明了慕容盼雪在这件事里面的无辜和委屈,更是想为她的名节做最后的挣扎。

    赵钰如实道:“具体尚不清楚,只听说中途郡主是准备逃跑,却在门口遇到了上门追债的人,两方冲突,才变成了现在这样。”

    慕容兴言抹了抹眼角的泪,痛哭道:“盼雪那孩子也是命苦,定是她太单纯,糟了奸人的毒计了!”

    “皇后不必担心,朕一定派人彻查此事,还她一个公道。”

    “多谢陛下……只是、只是盼雪的闺誉……”

    “皇后放心,今天在场的文武百官都不是爱嚼舌根的人。众卿家说是吧?”卓问天说罢,还煞有其事的扫了所有人一眼。

    百官们连连称是。

    可赵钰头上的汗已经滴了下来。

    他们大概不知道那百宝街本就是鱼龙混杂之地,当时慕容盼雪又几乎被人扒光了衣服,为了脱身,她只能报上自己的名号。

    可当时那衣不蔽体的模样已经被许多无耻之徒看了去,如今闺誉尽扫,哪还有什么清白可言。

    但他不敢当着文武百官这样说,只能叹息着摇头。

    慕容兴言不知其中情况,便点了点头,道:“那臣妾就代盼雪谢过陛下了。”

    “都是一家人,皇后何必如此客气。”

    就在这件事要被当做一个插曲揭过的时候,慕容兴言状似无意的道了句:“咦,本宫记得这喜服的袖口上应该是本宫亲手绣的并蒂莲,莫非忠义郡主不喜欢,给换了?”

    能得皇后亲手所制的绣样,可以说是无上的荣光,旁人别说的换了,只怕以后的几十年都要恭恭敬敬的给供起来。

    更何况,私改御制礼服,是死罪。

    所有人第一反应都是去看楼之薇的袖口。

    “袖口?皇后娘娘说的可是这个?”她将手抬起来,指了指上面的图案。

    众人看去,只见那袖口确确实实是一对并蒂莲,并非其他!

    慕容兴言愣在当场。

    进门的时候她明明看过,那上面分明绣的是金线百合!

    为何……为何现在却变回了并蒂莲?

    楼之薇放下手,继续道:“我也觉得这绣得不怎么像并蒂莲,或许是礼部照着皇后娘娘的绣样来的时候绣走了样?”

    柳长青作为礼部尚书,听了这话只能站出来表示这个锅他绝对不背。

    “启禀皇后娘娘,这礼服上的绣样确实是按照您给的绣样赶制的,怕是工人技艺拙劣,不及皇后娘娘十万分之一,是以娘娘未认得出来,是下官的过错,还请责罚。”

    明面上是在奉承她绣工了得,暗地里却也在讽她吹毛求疵。若真是因为这件事情责罚了他,那恐怕就要被文武百官笑掉大牙了。

    绊子没下下去,还让人揪着小辫子呼了两巴掌。

    慕容兴言何曾受过这样的冤枉气,当即就变了脸色。

    可那袖口上的又确实是并蒂莲无疑。

    此刻她才明白对手远比他们想象的要强大,早在他们排兵布阵的时候,对方就已经准备好了应对的法子。

    今天从头到尾都是一个陷阱,而他们,则输得彻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