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27章 礼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队伍紧赶慢赶,终于在吉时之前赶到了贤王府。

    “不能说话很难受吗?”卓君离在她身后轻声问,无限温柔。

    怀里那人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喜娘解释道:“王爷别担心,等过了大礼就能开口了。”

    “那便好。”

    他淡淡点了点头,翻身下马。

    衣袂纷飞,俊逸出尘。

    门口围观的出阁未出阁的姑娘们都不由红了脸,一时开始羡慕嫉妒起马上那个女子,更幻想要是那人自己该多好。

    喜娘想上前来背新娘,却被卓君离伸手拦下。

    “我来。”

    “这……遵命。”

    此举换来的是周围此起彼伏的感叹:贤王殿下真是将忠义郡主宠上了天!

    “吉时到!”

    礼官一声令下,礼炮再度齐鸣。

    新娘也被背进了王府。

    由于卓君离生母惠妃早逝,身为父亲的卓问天身份高贵,不能亲临此地,所以高堂之位只能空着。

    众人心知肚明,也不觉得奇怪。

    礼官站在大堂之上,高声道:“拜!”

    “慢!”

    就在仪式快要开始的时候,某个尖细的嗓音忽然打断了仪式。

    众人一愣。

    只见赵钰穿着正式的官府走了进来,“贵客到!”

    话落,卓问天与慕容兴言双双走了进来。

    前来道贺的文武百官一看,这还得了,纷纷要起身行礼。

    卓君离也是一愣:“父王?”

    “都免礼吧,今天是君离大喜的日子,朕怎么能不出席呢?哈哈哈!”他大笑着走到位上坐下,慕容兴言也紧随其后。

    “好孩子,恭喜你们。”不知为何,她看向新娘的眼神如慈母般温柔。

    两位亲临贤王府,这可谓是莫大的荣光。

    此时前来道贺的文武百官想的莫不都是贤王此前一直卧病不出,如今入了朝堂却屡屡得到圣上的赏识的传闻,今日一见,只怕所言非虚。

    如此下去,那位立大统之人究竟是谁,只怕还难预料。

    就在众人暗下决心以后要多往贤王府走动的时候,卓问天已经挥了挥手,示意仪式继续。

    “一拜,福运隆昌!”

    新人在所有人的见证下跪拜天地。

    “二拜,家和兴旺!”

    两人再拜了卓问天和慕容兴言。

    “三拜,儿孙满堂!”

    这时,白虹终于突破了重重围困,赶到了贤王府门口。

    她惶恐的看着两个正准备拜下去的人,心中大叫:不!不能拜!

    她终于想起是哪里不对了,是并蒂莲!她家小姐袖口上的花纹是并蒂莲,不是金线百合!

    那不是她家大小姐!

    “等……唔!”

    就在她要开口的刹那,一只脏兮兮的手忽然捂住了她的嘴,将所有的声音都制止在了那个瞬间。

    “唔!唔唔唔唔!”

    “哎,别吵别吵,他们俩辛辛苦苦这么久,好不容易走到今天了,你一个小丫头去瞎搀和什么。”

    她拼命挣扎,可是现在的她手上已经没有那股怪力,根本无法挣脱对方的钳制,就只能被强行拖走。

    那一瞬,慕容兴言的目光好像扫了过来。

    那端庄的脸上扬起一抹得意的笑。

    白虹在心里尖叫:不!

    “礼成!送新人入洞房!”

    礼官大手一挥,一切已成定局。

    白虹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

    “哎呀呀,你家小姐寻得良人,你应该开心才是啊,哭个什么劲?”身后那人显然吓了一跳。

    松了手,白虹才看清这是她刚刚撞到的那个人,她声泪俱下的道:“你懂什么,那根本不是我家小姐!”

    “……啊?”

    张三一脸懵逼,正要说什么,就见赵钰匆匆跑进了贤王府。

    “不好了!不好了!出大事了!”

    卓问天皱眉,“嚷嚷什么,今天是大喜的日子,怎么不好了?退下!”

    “可、可是……”

    “怎么,你敢抗旨?”

    “不,奴才、奴才……”是真的有大事啊!

    赵钰心中欲哭无泪,可碍于龙威又不敢轻易开口,只能将求救的目光投向了慕容兴言。

    慕容兴言早就等着他求救,便接口道:“陛下,赵公公不是冒失之人,恐怕真的有急事,不如听听他怎么说?”

    “哼,”既然连皇后都这么劝了,他也不可能不给她留半分薄面,便抬了抬下巴,“说吧,究竟什么事?”

    “遵命,启禀陛下,奴才刚刚得知,今日百宝街有一地痞正巧也娶妻,却碰到有仇家上门报复,那些贼人将新娘拖出去欲行不轨,新娘极力挣扎,最后……”

    “荒唐!地痞娶妻关朕何事,你真是越来越不知道规矩了!滚下去!”卓问天愤怒打断。

    赵钰冷汗丛生。

    可事情紧急,他只能顶住压力,继续道:“陛下……那新娘……那新娘是……郡主……”

    说到后面,他声音越来越小,几乎听不到。

    可是那一刻整个厅里落针可闻,又怎么可能听不到他那句话。

    听了这话,慕容兴言脸上的笑容却渐渐放大,如明媚如花。

    卓问天显然没有反应过来,反问道:“郡主?什么郡主?哪个郡主?”

    “这……”赵钰眼神左右飘移,半天不敢说话。

    大厅里已经响起了细碎的议论声,百官们的眼睛还时不时的飘到新娘身上,来回逡巡。

    “赵公公有话便说吧,别这样支支吾吾的,大家提心吊胆的太难受了,”慕容兴言柔声道,“地痞怎么会娶到郡主呢?你是不是弄错了。”

    “回、回皇后娘娘,奴才没有弄错,人已经救回来,确实是郡主无疑,只是……只是……”

    卓问天心中也一跳,沉声道:“只是什么?”

    “只是,她……挣扎中被人划破了脸,破……破相了……”

    “什么?!”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

    慕容兴言手上端着茶碗,也是一副担心的模样,却已经藏不住嘴角微扬的笑意。

    “哎呀,姑娘家伤了脸怎么得了,可有叫太医过去看看?”

    就在所有人已经开始为卓君离默哀的时候,他身旁的新娘终于开口了。

    那一如既往欠揍的声音不是别人,正是楼之薇!

    慕容兴言的笑就这么僵在了嘴角。

    文武百官也愣住。

    “这……这声音是……”

    “忠、忠义郡主?”

    楼之薇顶着红盖头,声音充满了疑惑,十分欠揍的摊手道:“你们怎么这么吃惊,难道不应该是我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