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26章 她不能说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车队一路经过墨京城的大街,百姓们围在道路两旁,窃窃私语。

    “真想不到,当年的墨京第一弃妇如今会这么风光。”

    “呸,就你嘴臭!人家现在是大名鼎鼎的忠义郡主,保家卫国,大破北牧,是西苍的大功臣!什么弃妇,再乱说小心爷爷揍你!”

    那人大概不是墨京本地人,被莫名其妙怼了一下,心里也不痛快,“可我听说她之前嫁过五王爷,还嫁过太子,现在又变成嫁贤王了,若不是被他们接连抛弃,那她就是水性杨花!”

    “放屁,你知道什么!再说,就算是上次太子爷大婚的时候,也没有这样的阵仗啊,贤王为了抱得美人归,这次可是下了血本!”

    说来也怪,自从楼之薇在西北之战大放异彩之后,京中对她的评价就一路攀升,甚至还有传闻说,她当时一人一骑独闯北牧大帐,削掉了对方一个营的的兵力。

    楼之薇要是听了这话,一定会笑着感叹:谣言,总是来得没有一点点的防备。

    可墨京的老百姓们自然不会在意这传言究竟是真是假,他们要的是英雄。

    在山河国破的时候,楼之薇如一颗耀眼的辰星出现在众人眼前,千里救父,智平内患,勇守危城,这些都成就了她美名。

    如今没有人再说她是个嚣张跋扈,一无是处的草包。

    她是所有西苍人心目中的英雄!

    有人附和道:“要我说,太子爷当初悔婚,现在只怕肠子都悔青了吧?”

    “哎,谁让明珠蒙尘,他又没有一双慧眼呢?这样看来,贤王虽然平日里默默无闻,眼神却还是好的。”

    人群中传来阵阵笑声,瞬间将那人苍白的辩驳淹没。

    可就在欢笑声此起彼伏的时候,一抹紫色的华服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他从街对面缓缓走来,高挑的身影在红毯上格外突兀。

    玉冠高束,面如冠玉,只是远远看去,都觉得此人必定俊朗非凡。

    只是走进了才发现,他面色微红,眼神涣散,一身酒气。

    “三弟?”卓君离勒马停了下来。

    不只是他,整个迎亲的队伍都停了下来,面面相觑,不知道他究竟想干什么。

    卓锦书走到他面前,只是淡淡道了句:“皇兄,恭喜。”

    一阵风带起他身上的几分醉意。

    卓君离皱了皱,才道:“三弟若来道喜的,烦请移步贤王府,府上已备好薄酒,款待每一位前来道贺的宾客。”

    说罢,他挥手让队伍继续前行,可是车辇刚刚一动,就听道“哐啷”一声,精美的车轮裂开了一道口子。

    清容上前查看了一番,回来请示道:“王爷,您看这……”

    “这可不太吉利……”卓锦书醉醺醺的脸上浮现出了些笑意,“嗝!皇兄,说不定……说不定是老天爷都不想让你娶她呢……”

    “三弟,”卓君离脸上淡漠,并没有多余的表情,“听为兄一句劝,切莫一错再错。”

    这话说完,卓锦书明显愣了愣。

    围观的百姓也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低语。

    转头一看,披着红盖头的新娘子居然自己从车辇里走了下来。

    卓锦书死死盯着那抹鲜红的身影,布满血丝的双眼中带着莫名的情绪。

    “之薇……”

    新娘一路向他走来。

    没有人的搀扶,她走得很慢,却也很坚定。

    就在他准备上前的时候,她一个转身,站在了卓君离的马下。

    纤白的玉指伸向他,带着无言的邀请。

    “你要跟我同骑?”卓君离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她点了点头。

    “可……自古并没有这样的……”

    “规矩”两个字还没有来得及说出来,就见她已经执着的开始往马背上爬,时不时还伸手按住差点掉下来的红盖头。

    正午的烈阳照在金线百合的袖口上,绚丽夺目。

    “当心。”拿她没有办法,他只能扶了她的腰,让她稳稳坐在自己身前。

    红衣白马,佳人如画。

    而卓锦书则站在原地,手上一直保持着想上前扶住她的那个动作,半天没有反应。

    卓君离淡淡扫了他一眼,下令队伍继续前行。

    见他们如此,众人也默默跟上。

    没有车辇,喜娘便只能一路跟在马匹旁边。

    卓君离亲昵的在新娘耳边低语了许久,却不见她回答只言片语,不由疑惑道:“怎么都不说话,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新娘摇了摇头。

    “王爷莫怪,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嫁娶的时候新娘子是不能开口说话的,否则会不吉利。”喜娘解释道。

    卓君离不疑有他,点头道:“原来如此。”

    就在他们经过百宝街的时候,偏巷里敲锣打鼓的声音吸引了他的视线。

    “那边也有人成亲?”

    清容动作迅速的过去看了两眼,回来道:“回王爷,是个地痞娶亲,没什么好看的。”

    他点了点头,并未在意。

    队伍继续往前走着,巷子里忽然传来一阵骚动,他转头想去看,却被怀里那人捏着下巴转了过来,态度强硬,还带着些闹别扭的情绪。

    他失笑道:“生气了?”

    怀里的人并未答话,但周围气压却明显低了些。

    “好好好,我不看,走吧。”

    白虹马不停蹄的赶上来,看到的正好就是这一幕。

    “大小姐!”

    她还想追上去,可是观礼的人群早已将两旁围得水泄不通,她又不像卓锦书那样有进去的特权,就只能在人群中挤着前进。

    新娘时不时伸手按住头上的盖头,防止其掉下。

    不知道为什么,白虹总觉得哪里不对,可就是想不起究竟是哪里。

    就在她这么想的时候,忽然装到了一个人身上。

    “哎哟!这是谁家的小丫头,没长眼睛啊,差点把哥哥我撞残废了!”一个尖嘴猴腮的男人正看着她,脸上还带着诡异的微笑。

    白虹打了个冷战,当即避开逃走。

    “诶别走啊!小丫头!喂……啧,跑什么,我长得很吓人吗?”

    “哼,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那贼眉鼠眼的熊样,一看就不是好人,人家当然会跑。”身旁那人毫不留情的嘲讽。

    与他不同的是,那人面相和蔼,笑起来像个弥勒佛。

    两人相互揶揄了几句,才跟着人群一起往贤王府走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