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25章 锦衣华裳,十里红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众人这才如梦初醒,连忙继续手上的伙计。

    一切准备妥当时,楼震关也匆匆赶来,走进门第一句话就是:“薇薇,你当真要嫁吗?”

    众人无语。

    楼之薇也笑笑,道:“圣旨都下来了,不嫁可就是抗旨了。”

    “可……可你若不愿意的话……”他也可以再去找圣上挣扎一下的,不过这个可能微乎其微。

    楼之薇明白他是舍不得,便拉了拉他的袖口,温声安慰道,“爹,他很好,对女儿也很好,女儿是愿意的。”

    周围听八卦的围观群众纷纷点头附和。

    这段时间来看,王爷是将大小姐放到了心尖上,体贴入微,无微不至,就是不知道老爷为什么这么嫌弃这个未来女婿。

    “老爷,王府的车辇已经到门口了。”喜娘过来小声提醒。

    楼震关撇了撇嘴,本来还想让他们等等,可看到楼之薇那张期盼的小脸,又什么都说不出了。

    “老爷,当心误了吉时啊。”

    “……哎,罢了罢了,女大不中留,去吧。”他挥了挥手,终于放弃了挣扎。

    将递过来的喜帕盖在她头上,亲自送了她出门。

    可就在他们走在回廊上的时候,忽然有个小厮匆匆跑过来,嘴里还嚷道:“不好了不好了,大小姐不好了!”

    “呸!你才不好了!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敢在这里说瞎话,信不信我现在就料理了你?”楼震关怒道。

    被劈头盖脸吼了一通,小厮委屈的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说话。

    楼之薇好笑的问:“到底出什么事了,为何如此慌张?”

    “回、回大小姐,是二小姐……她……她不见了。”

    “什么?”

    所有人均是一愣。

    楼震关也眉头紧拧,半天没有反应。

    “妹妹不见了可不是小事,爹你快去看看吧。”

    “可……现在你的终身大事才是我心头最担心的事。”而且他还要去门口警告警告那个阴险狡诈的大灰狼,让他不许欺负自家女儿。

    楼震关自顾自的吹胡子瞪眼,楼之薇却莫名觉得心里一暖。

    “爹。”

    “嗯?”

    “谢谢你。”

    “说、说什么谢谢!真是……你把你老爹当外人了吗?”

    楼之薇笑了笑。

    虽然披着红盖头,但是她也能想象自家便宜爹现在的模样一定很可爱。

    “女儿明白,可现在现在姨娘不在了,赵侍郎府也没有了,妹妹一个人又去的了哪里?爹还是快去看看吧。”

    楼震关皱眉。

    虽然楼若兰非他亲出,但毕竟也当了他十几年的女儿,就这么放下不管也是不可能的。

    略作思虑,他只能让步道:“那你们先过去,爹去去就回。”

    “好。”

    送走楼震关后,白虹继续搀扶着她往外走。

    “大小姐,你紧张吗?”第一次面对这么大的阵仗,她手心都有点冒汗了。

    “紧张什么,又不是上刑场,”楼之薇捏了捏她的手心,打趣道,“你这么紧张,可别把该带的东西给忘了。”

    这句话像是提醒了她。

    白虹猛地一顿。

    “怎么了?”

    “大、大小姐……奴婢……奴婢好像把庚帖给拿掉了……”

    喜娘急道:“哎呀,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能拿掉呢!你、你真是……”

    “不碍事,幸好还没有出府,回去取就是。”

    “是、是!”

    白虹汗颜,连声应了两句,便匆匆掉头往回跑。

    可她刚走没多久,一张大红的庚帖就递到了她手上。

    楼之薇一愣:“这么快?丫头你脚下踩的是风火轮啊?”

    “啊?大小姐你说什么呢,白虹姐姐把庚帖忘在镜台上了,奴婢这是给您送来了。”耳边是一个陌生的声音。

    “那你可有看见她?她刚刚回去了。”

    “这……奴婢一路急奔过来,并未留心周围的人,恐怕是路上错过了吧。”

    楼之薇点点头,默默将庚帖收进了袖子里。

    喜娘见她半天不动,猜着是还想等白虹,只能低声劝道:“大小姐,她怕是不知道庚帖已经送过来了,恐怕还要找上一阵子,可这吉时一过,就……”

    “喜娘说的是,是我疏忽了,我们先走吧,一会儿她过来应该知道往贤王府赶。”

    “是是是,还是大小姐明事理。”

    于是楼之薇就在众人的簇拥下走了。

    等白虹拿着庚帖赶回的时候,人早已不见。

    侯府门前。

    卓君离一身喜服立于马前,嘴角含着抹春风般温润的笑意,谦和而优雅,那双古井般深不见底的眼中,如今只有那抹鲜红靓丽的身影。

    锦绣华裳,十里红妆。

    幸好,他没有错过她。

    “薇薇。”他向她伸出了手。

    新娘遮着红盖头,只娇羞的点了点头,将手放到他手心中,并未答话。

    大红色的喜服上有金色的滚边,袖口是百合样式的图案,精致高贵。

    卓君离脸上笑意更深。

    他放开她的手,温柔的扶着她的手肘,正要将她送到车辇上。

    忽然,远处传来一声如暮鼓晨钟的大吼:“且慢!”

    众人一愣。

    楼震关正急速往这边奔来。

    “等等!”

    卓君离退了一步,拱手道:“见过岳父大人。”

    “行了行了。”他烦躁的挥挥手,不知为何,他对这个一肚子坏水的女婿一点都喜欢不起来。

    总觉得悲惨的生活即将开始。

    “岳父大人可还有什么吩咐?”

    “少跟我来这些虚的,我就是来警告你,一定要对我家薇薇好,你要是敢欺负她一星半点,小心我将你全身的骨头一块块的拆下来!听到没有!”楼震关说得要牙切齿。

    他觉得弱鸡这么弱,这样的威慑肯定是有效果的。

    果然,卓君离很明显的打了个抖,连声应道:“岳父放心,小婿一定不会让薇薇受半点委屈。”

    “算你识时务。”

    自己的淫威收效甚好,楼震关表示相当满意。

    又啰里啰嗦的叮嘱了些有的没的,新娘子才在喜娘的搀扶下上了车辇,重重红锦落下,遮住了她窈窕的身影。

    “迎!”

    礼官一声令下,礼炮齐鸣,何其壮观。

    百姓们争相观望,奔走相告。

    贤王迎娶忠义郡主,天作之合,羡煞旁人。

    卓君离眼中也荡漾开了笑意。

    从今天起,她是他的发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