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23章 用行动来表达歉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当然不好意思说他已经去找过卓君离并且被无情拒绝过,这样实在太没有面子。

    想了片刻,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还是哄好了嫂子,才能一致对外,共同制伏大灰狼!

    “要不这样,你帮我去跟皇兄说,若此事成了,小弟便带你去墨京城里最讲风月的地方听曲享乐,好不好?”

    “……”

    见她仍没有反应,卓倾羽心一横,祭出了杀手锏。

    “我可先说,那里的小倌可是什么品种都有。威武勇猛的,油头粉面的,还有清冷俊雅的……反正应有尽有!”

    楼之薇挑眉:“当真?”

    卓倾羽一听有戏,连忙道:“自然,他们大都多才多艺,诗词歌赋样样精通,保管陪着你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哦对了,其中有一个推拿手法特别好,让他给你推一次,保管让你通体舒畅!”

    “连推拿也会?这么全面?”

    “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怎么样,想不想去?”

    “……”

    楼之薇不得不感叹他确实是众皇子里面一朵怒放的奇葩。

    明知道人婚期将近还鼓动人出去嫖的,估计也只有他了。

    她才不要跟他同流合污。

    至于那些会吹拉弹唱才貌双全的小倌们,她一点都不好奇,一点都不想去看。

    “咳!你自己去跟他说,我可不去。”大灰狼那么腹黑那么阴险,就怕一不小心着了他的道。

    卓倾羽毫不留情的戳穿事实:“嫂子,你明明也是想去的。”

    “胡说!”

    就在两人僵持的时候,一个温和的声音忽然飘了过来。

    “我说高大人怎么跑来礼部来问我七弟在哪儿,原来是来了这里。七弟,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那人站在院门前,眸若星河,眉如墨画,一瞥一笑间则是倾世芳华。

    春风拂过他的衣摆,带来清浅的香气。

    本应该是仙姿灼灼的画面,可是落到卓倾羽眼里,差点没直接挖个洞把自己藏起来。

    妈呀!这祖宗怎么提前过来了?

    “好嫂子,你可要救我,小弟今天是死是活就要看你了!”他可怜兮兮的看向楼之薇,并以掩耳不及迅雷盗铃之势躲到了楼之薇的身后。

    被莫名委以重任的那人感到十分无语。

    只是还不等她说话,卓君离就朝这边走了过来。

    他笑得温和,温和得让人毛骨悚然,恍惚中觉得那人身上笼罩着一股淡淡的、不善的气息。

    不知道刚刚的对话他究竟听进去多少,她只知道现在很危险。

    电光火石之间,楼某人果断选择了明哲保身,绝不跟逗比同流合污。

    “咳!王爷这是怎么了,跑到我身后干什么?君离是来找你的,快过去吧。”她朝身后的人挥了挥手,大步一跨,就将他卖了出去。

    说话间,那袭月白色的袍子已经站到了两人面前。

    “我的好嫂子,不带这么不厚道的啊!”

    听了这话,卓君离紧拧的眉宇松了松。

    楼之薇却道:“呿,谁是你嫂子,别乱叫。”

    松开的眉头拧得更紧了。

    卓倾羽很绝望。

    一筹莫展间,只听卓君离问了句:“你真想去风月馆?”

    这句话自然是问楼之薇的。

    她拍了拍胸口,义正言辞的道:“当然不想!古语有言‘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有那么时间不如在家里看看书学学女红,去什么风月馆呐!呵呵呵呵。”

    抑扬顿挫,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简直没见过这么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人。

    “嫂子,还有威武不能屈呢……”

    显然你就没有做到嘛,看你现在这怂样!

    他还想吐槽,却被楼之薇一眼瞪了回去。

    知道这怂货肯定是指望不上的了,他只能转头对另外一人道:“算了,我就只有一个请求,别打脸!我怕下次去飞燕楼的时候姑娘们认不出潇洒倜傥的我!”

    卓君离轻笑一声,“七弟说什么呢,高大人找得急,你还是快回去吧。”

    “你……你不打我?”

    “此话怎讲,为兄岂是那种凶残暴虐之人?快些回去吧,莫让高大人等得急了。”

    卓倾羽将信将疑,显然不相信自家皇兄有这么好说话的时候。

    而楼之薇只是默默为他点了一根蜡烛:你家皇兄并不是变得好说话了,他只是更坏了而已。没有最凶残,只有更凶残,祝你好运。

    于是在一阵将信将疑中,卓倾羽就这么走出了院子。

    很快他就会知道,真正脚不沾地的日子才刚刚要开始。

    “他单纯得真可怜。”楼之薇正在为他默哀。

    卓君离转过脸来,笑道:“薇薇在说这话的时候,是不是应该先担心担心自己?”

    那一瞬间,楼之薇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恶魔的微笑。

    她想也不想,拔腿就跑。

    只是还没跑上两步就被人抓住了后领,像拎小猫一样将她拎进了屋子。

    “丫头!救……咦,我丫头呢?”

    白虹明明刚还在这里,可这一转眼的功夫,竟然就不见了!

    卓君离只淡淡道:“今天来的时候正好遇到了江捕头,就与他一道了。对了,你应该知道他另一个身份吧?”

    “……”

    “好了,现在让我们来聊聊那风花雪月之事,不用那些小倌,为夫一样能陪娘子探讨人生哲学。”

    说着,门就哐啷一声关上,隔绝了所有人的视线。

    在关门瞬间,楼之薇迅速跳到床上,将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

    “好汉手下留情!”

    老天爷一定是跟她有仇,不然怎么偏偏让他这个时候过来,还听到了最不能听到的东西。

    天地可鉴,她是真的没有一星半点的漪念,就是纯粹有点好奇小倌馆是什么样的运营模式而已。

    卓君离却自责的摇头道:“一定是为夫做得不够好,才让娘子如此欲.求不满。细一想,近日是太忙了,才让冷落了娘子,是该我赔礼道歉才是。”

    “……你你你、你赔礼道歉为什么要脱衣服啊?”

    被问到的人一本正经的答:“自然是要用行动来表达歉意。”

    楼之薇:……

    紧接着,那双有力的手就落到了她的肩膀上。

    “啊啊啊啊!祖宗,我错了,求放过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