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22章 大婚前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楼若兰昏睡了整整三天,直到第四天早上才醒过来,不过状况并不太好。

    她醒来之后疯疯癫癫,语无伦次,一个劲儿的嚷嚷着自己才是忠义郡主,是救了整个西苍的人。

    齐苗只有匆匆忙忙的请了济舒来看。

    看完说是当时失血过多又没及时供上,脑子里淤了血块,只怕一时半会儿好不了了。

    众人一时唏嘘不已。

    柳氏的案子已经超过了墨京府可以审理的范畴,所以最终还是被提交了刑部。

    原以为不会再有什么线索,可是没过多久,仵作竟然在六号的身上发现了和楼剑一样的标记。

    他们都是出自幽冥殿,身上自然有独属于幽冥殿的印记。

    案子上报到卓问天那里,龙颜大怒,下令彻查。

    这样的重任原本应有太子担任,但不知道为什么,卓问天却钦点了齐王卓倾羽来办理。

    朝堂之上一片哗然。

    有人在背后猜测,可能是太子在西北大战时被敌方所虏,险些害得玄雾城城破,皇上对他大失所望。

    亦有人说是上次刺客一事,皇上心中已经不再完全信任慕容氏,连带着太子都遭了秧。

    但是这个说法又不太能让人信服,毕竟齐王也是皇后所出,若真不信任皇后了,那必然不会委以齐王此重任,是以第二个流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不过这次的事件倒是引发了一系列关于卓锦书究竟能不能胜任太子之位的激烈辩论,暂且按下不表。

    再说卓倾羽,他不负所望,一路顺藤摸瓜竟意外查出了赵侍郎贪污枉法之事,上报之后,卓问天当即将赵侍郎革职查办,赵府上下全部入狱,永入奴籍。

    之前赵世杰兄妹每天招摇过市,弄得百姓们苦不堪言,现在对这个处罚百姓们自然拍手叫好。

    慕容家大概做梦也想不到,当时随手抓的一个人,最后竟成为掰掉他们羽翼的利器。

    “哗啦”一声,茶碗摔得粉碎。

    慕容盼雪坐在太师椅上,眼中恨意凛然,“楼、之、薇!”

    面前是一丈纱帘,隐约能看见后面那人绰约的身姿。

    那人动了动,才道:“雪儿,稍安勿躁。”

    “可是……姑母,还有半个月天他就要娶那个贱人了!”她恨恨道,“让幽冥殿的人倾巢出动,一定能将那个贱人碎尸万段!”

    在慕容兴言面前,她终于不用戴着端庄贤良的面具。

    骄纵,毒辣,阴狠,这才是她本来的面貌。

    “京中优秀的王侯公子这么多,你又何必非要执念于一个病秧子。”慕容兴言优雅的抿了口茶,“何况你屡次擅自动用幽冥殿的人,我不说,并不是我不知道。”

    “她本就死有余辜,没有死在西北大战中是她运气好!”

    “嗯?”

    纱帘中,慕容兴言淡淡扫了她一眼,只一眼,就足以让人寒彻骨髓。

    慕容盼雪打了个冷颤,半晌才低哝道:“盼雪知错……可是姑母,她……他们……”

    “好孩子,听姑母一句劝,莫执念于眼前的成败,能走到的最后的才是赢家。”她懒洋洋的在贵妃榻上换了个姿势,眼中闪烁莫名的光芒。

    这么想成亲,那就让他们成去。

    很快他们就会明白,此刻的风光不过是昙花一现,以后等着他们的,将是无尽的悲苦和折磨!

    毕竟,来日方长。

    “惠妃啊,你的好儿子可真让我吃惊呢。”

    “姑母?”慕容盼雪显然不明白她为何会忽然提到已逝多年的惠妃。

    慕容兴言只是笑笑,让她进到了纱帘内,“好孩子,来替我看看这个绣样如何,好看吗?”

    她手中是一对并蒂开花的玉莲,栩栩如生,芬芳吐蕊。

    慕容盼雪心不在焉,匆匆扫了两眼就点头道:“姑母的绣法举世无双,只是不知道这绣样是用来干什么的?”

    “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

    与此同时,楼之薇的院子里却是另一番光景。

    “啊啊啊啊啊嫂子啊!你快救救我吧,我要死了啊啊啊!”卓倾羽要死不活的瘫在地上,正死皮赖脸的耍着泼皮。

    楼之薇目不斜视的喝茶,权当没有看见。

    或许是觉得这个角度不对,卓倾羽认真想了片刻,又换了个方位,继续撒泼耍赖。

    他今天好不容易才抽出个空当溜出来求援,万万没有轻易打道回府的道理。

    最后还是白虹看不下去了,无奈道:“齐王殿下,陛下给你安排这么多工作是重视你,你应该感激才是啊。”

    “重视个屁!我西苍自古长幼有序,皇兄既然选了了入仕,自然就应该为父皇分忧解难,所以这些事本也应该落到他头上,可他呢?他居然厚着脸皮跑到礼部去混了个闲职!每天只管喝茶看书泡妞!天理呢?人性呢?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骗子!”

    楼之薇本来不甚在意,听了他的话之后,挑挑眉,问:“泡妞?泡的谁家的妞?”

    “呃……那什么,他不是每天傍晚都过来看你么?”自然是泡的楼家的小妞了。

    “那是因为礼部最近正好在忙着嫁娶之事,他只是顺便过来告诉我进展如何罢了。”

    “那他可有留下来吃饭?”

    “怎么,我不能留他吃饭?”

    “那就是有了,那我再问,他吃完饭后可有与你话话家常?”

    “……怎么这你也要管?”

    “那就也是有了。”

    所以嘛,这不是泡妞是什么!

    而且贤王府跟侯府根本就不在同一个方向,他怎么顺路啊?分明就是专程跑过来的。

    那人的花花肠子,他可是懂得很。

    可是他也想花天酒地,也想纸醉金迷啊!

    最近忙得脚不沾地,飞燕楼的姑娘们肯定都想他了,不行,必须想个法子坑一坑那只披着羊皮的大灰狼!

    “好嫂子,你就去跟皇兄说说,让他跟我换一换,他来刑部待几天,换我去礼部,还不好?”

    楼之薇想也不想的拒绝:“不好,这岂是说换就能换的?你也不怕皇上撕了你。再说了,既然这么想换,那你自己怎么不去跟他说?”

    “我……我……呃……”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