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19章 血融不到一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楼之薇无语,只觉得这人越来越贫。

    但白虹作为一个有眼力劲儿的丫鬟,则叫人端了热茶和和糕点上来,为了两位可以更愉快的赏月,她更是拿出了自己珍藏的桂花糕。

    东西端上来,她就带着人退到一边,绝不干预他们交流感情,可是那眼中的揶揄却怎么都掩藏不住。

    某人却视若无睹,不慌不忙的剥了一块桂花糕放在她面前,道:“你太瘦了,是应该多吃些甜食。”

    她白了他一眼,低声道:“你留下来究竟要干嘛,难道还有什么事情没处理完?”

    “没有事,我就不能留下来了吗?”他挑眉,像是受到了莫大的伤害。

    楼之薇懒得跟他废话。

    她知道这个男人一肚子坏水,稍有不慎就会遭了他的道,便认真的点点头:“你开心就好。”

    就在两人说话的当口,楼震关忽然推了门出来,不知为何,脸色十分难看。

    “爹?怎么了?”

    楼震关没有理她,直径走到柳氏面前,高大的身影完全将其笼罩,风雨欲来。

    “老爷……”

    柳氏知道这一次在劫难逃。

    但她还没有完全放弃,她还有楼若兰,那是他的骨肉,他的血脉。虎毒不食子,就算他再怎么无情,都不可能真的对她们母女做什么。

    “老爷,若兰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不然为什么会说出那种骇人听闻的话?妾身听着都觉得吓人……”她一边说,一边偷偷观察楼震关的表情。

    可说了半天,他都只是冷冷瞪着她。

    那目光,看不出丝毫情绪。

    柳氏心里打了个冷战,强打起精神道:“老爷,若兰年幼不懂事,是妾身没有教好她,可她毕竟是你的骨血……她是你的亲骨肉啊!这么多年你心中就只有大小姐,可曾有一星半点的在乎过她的感受?”

    以楼震关的性子,这些话都是最能触及他软肋的,所以她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说到后面更是声泪俱下。

    她在他面前装了十几年的贤妻良母,如今自然信手拈来。

    楼之薇在旁边看着,挑了挑眉。

    她没想到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柳氏居然还要垂死挣扎。

    正准备站起来,就被旁边那人拉住了手。

    “薇薇觉得今晚的月色不好看吗?”

    “我现在没有心情……”

    话还没说完,卓君离就笑着覆到她耳边,道:“古诗云‘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你知道真正永绝后患的法子是什么吗?”

    他的声音很轻,比以往每一句话都要温柔,也比以往每一句都要神秘莫测。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告诉我?”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他抬起下颚指了指柳氏的方向,“所有欺负过你的人,我都不会放过。”

    楼之薇一震。

    不是被他的话感动,而是这句话,原本只有一个人对她说过。

    他曾霸道的宣告,要为她杀尽所有欺负她的人,他还说,所有欺负她的人,都该死。

    可眼前这人明明不是他,又怎么会……

    她抬头看向卓君离,眼中充满了疑窦与不确定,仿佛在竭力分清他和那个人的区别,可不知道为什么,两人之间的界定却变得越来越模糊。

    “你……”

    “不要胡思乱想,我是就是我。”

    轻易洞察了她的犹豫,并迅速扼杀了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

    他目光移向远处,轻笑道:“况且,现在不是深究我的时候,那边的大戏才更精彩,不是吗?”

    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柳氏还在尽心尽力的演着慈母的角色,字字句句都在控诉楼震关这些年远在边关,她独掌中馈的艰辛。

    这些都是楼震关的死穴,平日里只要提到这些,他都会丢盔卸甲,缴械投降。

    可这一次,他什么反应都没有,只是冷冰冰的看着她。

    柳氏没有办法,心一横,道:“是,她嫉妒,她憎恨,可是她想得到的也是父亲的宠爱!试问这么多年,你给过她吗?她如今变成这个样子,老爷你真的就没有丝毫责任吗?!”

    “父亲?”楼震关终于开口,却是一声冷笑,“我若真是她父亲,为何她的血,与我的融不到一起?”

    此话如一道惊雷平地炸开,其余人均是一震,柳氏更是吃惊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什……什……”

    “她失血过多,济舒便想将我的输血给她,可你猜怎么?我与她的血,根本就融不到一起!”

    柳氏软倒在地,惊道:“怎、怎么会……”

    “我也想知道怎么会这样,所以,现在想找你要一个解释!”

    奇怪的是,他脸上竟然没有一点愤怒与羞辱,那双虎目中跳动着的异样光彩让人看不明白,更猜不透。

    楼之薇也震惊了。

    没想到这阴差阳错之下,竟发现了自家老爹是“喜当爹”,还戴了十几年的绿帽子?!

    她转头看向卓君离,至始至终他都保持着同样的表情,惬意淡然,似乎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难怪他要一直留到现在,难怪他从开始就是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

    原来他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他早就知道柳氏这次必死无疑!

    楼之薇压低了声音,“你……你怎么会知道……”

    “推测。”

    “可……”

    楼某人作为一个现代人,自然知道滴血认亲这法子有多么不科学,可就在她打算说什么的时候,就见卓君离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道:“嘘,接着看。”

    片刻后,济舒也急匆匆的走了出来,满手是血的问:“老爷,她快撑不住了,怎么办,救还是不救?”

    刚刚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也很震惊,没想到在侯府众星捧月了十几年的二小姐居然是个冒牌货。

    可他毕竟是大夫,总不能见死不救,所以特来请示。

    她的症状是失血过多,如果再没有合适的血液,只怕凶多吉少。

    楼震关抿了抿唇,沉声道:“让所有人都来试,看谁的合适!”

    众侍卫一听,不淡定了。

    若是他们谁的血不幸与之相融了,那不是背黑锅的节奏?

    不背,这个锅绝对不能乱背!

    “不是我,我不试。”

    “我也不试,反正不是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