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17章 大事不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丫鬟将红花玉浆银鱼送往了采薇阁,而柳氏则回到席上静静等着好消息。

    回了前厅,发现白虹也在。

    “这不是大小姐的丫头吗,怎么在这里?”柳氏疑惑。

    卓君离解释道:“她说薇薇有什么东西落下了,现在正在找。”

    说话间,楼震关又找他喝了一杯。

    这一会儿的功夫,两人竟然已经将侯府酒窖里的几坛珍藏陈酿都喝了个干净。

    楼震关本以为这弱鸡必定不胜酒力,三两杯下去就会出洋相,可是没想到两人这都已经喝到第三坛了,他居然还能面不改色。

    这弱鸡,不简单!

    这样想着,他又抱起一坛五年的桂花酿,拍开封泥道:“再来!”

    就在酒局要继续的时候,之前去采薇阁的那个丫鬟忽然神色慌张的跑了进来。

    “不好了、不好了!老爷、姨娘,大事不好了!”

    柳氏皱了皱眉,道:“慌慌张张的干什么,不是让你去给大小姐送吃的了吗?”

    “是……是杀人了……杀人了!”她双腿一软跪倒在地。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谁杀人了?在哪儿?”

    “大……大……大小姐……”

    那丫鬟似乎受了不小的惊吓,说话的时候整个人都在打颤。

    楼之薇……杀人?

    柳氏眼中一亮,心道莫非是若兰又跟郡主联手做了什么?

    是了,如果不是早有计划,她又怎么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回府。

    杀人大罪,别说是楼震关,就连王爷出面都保不下她!

    她几乎快要抑制不住脸上的笑意,嘴里却道:“哎呀,莫非是大小姐出了什么事?老爷,不如……”

    “大小姐!”

    话还没说完,一个娇小的影子就从她身边蹿过,迅速往采薇阁的方向跑去。

    卓君离也站了起来,匆匆跟上。

    柳氏大喜,连忙撺掇着楼震关一起去,顺便还让齐苗带上了一众侍卫。

    她的想法很简单,众目睽睽之下,断不能让楼震关和贤王有半点包庇楼之薇的机会。

    可等她带着人赶到采薇阁的时候,看到的却是她此生都不愿想起的场景。

    “大小姐!”

    白虹先一步过来,正准备想冲上去,就听楼之薇喝止道:“别过来!”

    她抱着满身是血的楼若兰四处逃窜,黑暗的夜里,分不清那是谁的血,只有空气中清晰的弥漫着血腥的气味。

    “若兰!”

    “薇薇!”

    一高一低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楼之薇从慌乱之中抬头,急道:“爹,那个婢女忽然刺伤了妹妹,快让人制住她!”

    话落,六号就浑身杀气的出现在重人眼前。

    她眼中一片混沌,匕首上沾满了血,“杀……杀……杀了你们!全部杀光!”

    “若兰!若兰你怎么了!”柳氏哭得声嘶力竭,当即软倒在地。

    楼震关眦目欲裂,下令道:“来人,押下她!”

    几个侍卫同时上前,原本以为三两下就能将其制住,没想到那婢女实力不容小觑,几招下来众人纷纷挂彩,还有一个被一刀刺进肩胛骨,重伤昏迷。

    “她会武功!大家当心!”

    “一起上!留活口!”

    剩下的侍卫都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不敢怠慢,可即使这样,他们还是没能顺利擒下她。

    “她不是普通的侍女!”

    这个女人的武功很高,甚至高过他们所有的人。

    楼之薇带着重伤昏迷的楼若兰退了过来,摇头道:“大家切莫轻敌,她很厉害!”

    “岂有此理!我定远侯府岂是此等宵小撒野的地方!”楼震关怒吼一声,赤手空拳就冲了上去。

    他骁勇孔武,六号却娇小灵活,是以两人胶着了很久都难分高下,最后还是楼震关一拳将她右臂打得脱臼才顺利将其擒下。

    被擒下之后她还在拼命挣扎,仿佛根本感觉不到痛。

    “杀!杀了你们!”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薇薇,你没受伤吧?”

    楼之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究竟怎么了,妹妹似乎跟她起了争执,我听到动静赶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

    “若兰!若兰你醒醒啊,你别吓娘啊!”

    看着楼若兰被抱过来,柳氏也不知道哪里来得力气,冲上去一把推开楼之薇,将她抱到了自己怀里。

    楼之薇被猛地推开,不慎撞到了旁边的侍卫。六号再度挣开钳制,带着匕首冲向了柳氏母女。

    “杀!”

    一切都来得太快,快得让人没有时间反应。

    等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匕首已经没入了楼若兰的小腹。

    也不知道是痛得狠了还是回光返照,原本已经陷入昏迷的楼若兰竟然醒了过来。

    “痛……好痛……”她唇色泛白,睁开眼,面前是六号凶神恶煞的脸,“啊啊啊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六号再度被压住。

    “若兰你别乱动,没事了,没事了,娘在这里。”

    随着她的挣扎,匕首越来深,鲜血源源不断的流出来,连柳氏的衣裙都被染红。

    可她神志已经不清醒,哪里还听得进去旁人的话。

    再这么下去,她必死无疑。

    楼震关想上来打晕她,却听道近乎癫狂的道:“你去杀楼之薇!去杀她啊!我带你来不是让你弄死她的吗!别杀我啊啊啊啊!”

    她涕泪聚下,那张脸上早已没有了让人怜惜的柔弱,只剩下狰狞与狠毒。

    楼震关愣在当场,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

    柳氏急道:“若……若兰,你在说什么啊,你……你是为了救大小姐才受伤的不是吗?”

    她还在做最后的挣扎,拼命的给楼若兰使眼色,可现在的楼若兰哪里看得见。

    遵循着心底最深的渴望,让所有的怨恨都在这一刻尽数爆发。

    那些她一直奢望的,嫡女的身份,正室的宝座,甚至那些王侯公子们的爱慕……这些都应该属于她!

    如果不是楼之薇挡路,她早就是侯府的嫡小姐!

    忠义郡主,王妃之位,这些本就应该是属于她的!

    “还有你!你不是说洛灵双死后主母的位置就是你的吗?为什么她还能压在我们头上?为什么我还是只能做别人的侍妾!你去杀了她,快去啊!”她用力将柳氏推倒在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