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15章 危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柳氏也变了脸,略不满的道:“王爷怎能如此苛待大小姐?这还是在侯府,若是以后……以后嫁到了贤王府去,那大小姐可怎么办!”

    她故意这么说,眼神也飘向了楼震关。

    见他脸色果然立马垮了下来,心中更是得意。

    正要再说些什么,就听卓君离不慌不忙的笑了笑,眼神中带着说不清的情绪,“总不能让她一个人吃独食,这螃蟹确实不错,不如大家都吃点。”

    他将螃蟹放到楼之薇够不到的另一边,才坐回了原位。

    楼若兰本就嫉妒得狠了,现在这么一盘螃蟹都放到了自己面前,她自然伸手要去拿。

    可是手还没碰到,就被柳氏猛地打掉。

    “这是专门做给大小姐的。”简直疯了,她身子本就虚寒不易受孕,竟还敢吃这么寒凉的东西!

    楼若兰却撒娇道:“这里有十几只呢,女儿就吃一只,不会跟姐姐抢的。”

    “不准!”

    “可是,娘……”

    “蠢货!你到底有没有……有没有一点敬长之心!”或许是迅速意识到自己失言,她立马改了口。

    突如其来的严厉将楼若兰下了一大跳,当即红了眼眶。

    她当然不会明白柳氏的心思,只觉得委屈得不得了,眼看眼泪就要掉了下来。

    柳氏只是默默摇头,恨铁不成钢。

    解决了那盘螃蟹之后,卓君离回到位上,将香酥鲫鱼外面那层沾满了油和酱汁的皮去掉,理好鱼刺,再放到她碗里。

    “这样就不腻了,吃吧。”

    体贴入微,心细如发。

    楼之薇却委屈道:“可是我觉得螃蟹比较好吃,而且吃完了我整个人都精神了!”

    某人显然还想狡辩,却被一眼瞪了回去。

    人家都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了,她再去纠结那螃蟹似乎就显得太矫情,没有办法,只能老老实实的吃碗里的鱼。

    可那油腥味已经入了肉里,她吃起来还是觉得反胃。

    兴致缺缺的吃了两口,便告辞回房了。

    楼震关当然不会允许卓君离去自家女儿的闺房,当即留了他下来“喝酒谈心”。

    至于这两人究竟能不能谈到一起去,没有人知道。

    “哎呀。”

    “楼大小姐请当心。”

    楼之薇转身的时候,正好撞到楼若兰带来的那个丫鬟。

    没想到那丫鬟下盘相当稳,自己不动如山,还顺手扶了把差点被撞出去的她。

    “看来我最近是有些虚,今天不能再浪了,得早点回去休息。”楼之薇感叹一声。

    待她走远,楼若兰才像忽然想起来似的站起来道:“哎,瞧我这反应,姐姐身体不适,我应该去送才是。爹,娘,王爷,你们慢用,若兰去去就回。”

    说着,便也带着丫鬟匆匆跟着去了。

    楼之薇走在路上,偶然发现腰上的坠饰不见了,便让白虹回去找,看是不是落在了前厅。

    “大小姐,天已经黑了,奴婢还是先送你回去再折过去找吧。”白虹显然不放心她。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哪里不对。

    楼飞他们平时也都被遣出去执行任务,可天黑之前也都会回来,今天却似乎迟了些。

    也或许他们已经回了采薇阁,但刚刚她们都在前厅,所以没有发觉。

    不论如何,她都不放心楼之薇一个人回去。

    “怎么,怀疑你家小姐的实力?再说就算真的有个什么好歹,那也是我保护你。”她笑得相当欠揍。

    白虹急得跺脚,道:“大小姐!奴婢是为了你好!奴婢还不是怕像昨天那样……”

    一想到之前地空带出来的那具尸体,她就浑身冒鸡皮疙瘩。

    “放心,有了昨天的事,爹已经在侯府周围加派了很多人手,他们轻易进不来,所以一点都不需要担心。相反,像我这么爱打扮的人,丢什么都不能丢了饰品,你快去帮我找,不然我就要生气了。”

    听了这话,本来焦躁的白虹忽然安静了下来。

    她沉默一阵,终于点头,“那好吧,大小姐你回去的路上可千万小心。”

    “放心放心,去吧。”

    说这句话的时候,楼之薇已经甩着袖子,大摇大摆的走了。

    回去的路上,白虹刚好遇到了匆匆而来的楼若兰二人,便毫不忌讳的将刚刚事情说了。

    “你不说我还忘了,刚刚在桌子底下我确实看见一个坠饰,可能就是姐姐掉的,你快去找吧。”

    白虹原意是向让她的那个侍女去找,可是楼若兰却丝毫没有给她说不的机会,当即带着人匆匆追了上去。

    看着急速离去的两人,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中闪烁着莫名的光芒。

    片刻,才转身继续往大厅走。

    追了片刻,两人终于隐隐在夜色看见那楼之薇的背影。

    丫鬟神色一凛,不知道从哪里取出来一把匕首。

    楼若兰惊了惊:“你要在这里动手?”

    “不然呢?”

    “你……不行,我得先去知会我娘一声。”

    “现在如此紧急,哪有那个时间?”

    “可是……”

    见她犹豫,丫鬟转动着手里的匕首,冷笑道:“怎么,难道你想违背郡主的意思?”

    她声音阴狠诡异,根本没有别的丫鬟的那种畏缩与小心翼翼,仿佛在这一刻她才是主,而楼若兰只是一个卑微的仆人。

    许是被她这个态度气得不轻,她当即变了脸色,道:“你敢命令我?!六号,别忘了,郡主将你派给我,是让你听我的命令!”

    情绪激动中,她忽然拔高了声音。

    六号下颚动了动,眼中忽然暴涨出狠狠的杀意,但是她迅速垂下眼睑,将那些尽数掩藏在黑暗之中。

    她一直将余光锁定在楼之薇身上,见她转进了采薇阁的院落,才低声道:“夫人息怒,属下知错。”

    “算你识相,”楼若兰自尊心上得到了极大的满足,阴笑道,“上次假怀孕有王爷给她担着,可是这一次……就连大罗神仙也救不了她!”

    因为这次,他们给她准备的罪名是——杀人!

    “可她现在意识清醒,如何才能让她忽然发狂动手?”

    “昨日闯入侯府的那个死士已经将致幻药放在了她的房间里,她肯定早就吸入了大量的药剂,才会有恶心易乏的症状,现在只要稍稍用点药引,她便会产生幻觉,整个人陷入癫狂!”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