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14章 晚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丫鬟那不卑不亢的语气让楼之薇多看了她两眼。

    瓜子脸,死鱼眼,蒜头鼻,唇角微微下拉,不管怎么看这个容貌都算不上出众,也并不和善。

    “这丫鬟以前倒没见妹妹带过。”楼之薇若有所思的开口。

    “她是世杰特意为我添置的,怎么,难道妹妹多个丫鬟也要先跟姐姐汇报吗?”

    “那倒不是。”

    “哼,”她毫不掩饰的甩过去一个白眼,见卓君离正淡淡的看着她,便又风姿灼灼的道,“天色也不早了,王爷若不嫌弃,就留下来吃个便饭吧。”

    卓君离笑得无懈可击:“如此,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楼若兰回府,柳氏自然高兴。

    晚间叫厨房多准备了好几道菜,全是重油荤的大鱼大肉。

    一家人难得聚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却心思各异。

    对于莫名其妙多出来的某人,楼震关表示很不欢迎,“寒舍粗茶淡饭,怕招待不周。”

    “伯父不用自谦,这些菜已经很好了。”卓君离手上拿着筷子,笑得温和。

    他原意是想客道,但楼震关却完全误解了他的意思。

    这都算吃得好,那薇薇以后若是跟了他,岂不是要每天吃糠咽菜了?他就说这种每天好吃懒做的男人要不得,这还没成亲呢,都已经开始上门吃软饭了!

    看来这弱鸡不仅弱,还很穷!

    就在他吹胡子瞪眼的时候,似乎已经忘了今天那些压破门槛的彩礼。

    楼之薇并未注意到桌上两人的剑拔弩张,只看着那一桌子的大鱼大肉发呆,半晌没有动筷。

    “大小姐,要奴婢帮你布菜吗?”白虹最先发现她不对劲,上前低声问。

    她摇头,道:“不用。”

    楼震关收回犀利的目光,一秒钟变回护女狂魔,殷勤的往她碗里夹菜。

    “对了,今天这酱烧肘子味道相当好,还有这东坡肉。看你最近瘦得,来来来,多吃一点。”

    没一会儿,楼之薇面前的碗里就堆出了座小肉山。

    作为一个纯食肉动物,她肯定眼睛都不用眨就能把这些肉吃光。特别是那香酥鲫鱼,那可是她平日里最爱吃的。

    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那些香喷喷的肉,她居然有种想吐的冲动……

    楼之薇很茫然。

    难道是最近大荤吃得太多,腻了?

    见她还不动筷,柳氏也发现了些端倪,搅着手绢问道:“大小姐这是怎么了,可是妾身今日安排的不合口味?不知大小姐想吃什么,妾身这就叫人去给你做。”

    她在人前一直都扮演着慈母的形象,更何况现在楼震关在这里,自然要把戏做足。

    楼之薇正犯着恶心,也懒得跟她周旋,直接道:“没什么,最近不喜吃这些油腻的东西罢了。”

    “大小姐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奴婢去叫济老大夫过来给你看看吧。”白虹担忧道。

    “哪有那么夸张,我就是间歇性挑食而已。”

    “可是最近你身子也经常容易乏,莫不是晚上看书看得太晚了?”

    听了主仆二人的谈话,柳氏眼中忽然闪过一抹精光。

    恶心,易乏……

    莫非……

    她毕竟是过来人,有些事情别人还未意识到,她却先有了警觉。

    目光落到楼之薇身上,如毒蛇盯着猎物般。

    “大小姐若是胃口不好,那不如叫厨房做一些清蒸螃蟹上来?现在虽不是螃蟹最肥美的时候,但初春的蟹肉味道更为甘甜,也别有一番滋味。”

    楼之薇本来不爱吃螃蟹,可是听她这么一说,却忽然嘴馋了起来。

    她自认不是一个提到吃就没原则的吃货,但是跟着一桌子油腻腻的菜比起来,那清蒸螃蟹听起来似乎真的不错。

    “有螃蟹吗?”她抿了抿唇,馋相已经流露出来。

    柳氏心中大喜,面上却不敢表现得太刻意,就淡淡的吩咐了下去。

    半刻终后,香喷喷的清蒸螃蟹被端上来,柳氏还很贴心的让人将之放到楼之薇面前。

    若她推断属实,那这十几只红彤彤的大螃蟹便足以让她生不如死,若不幸推断错了,这寒凉的螃蟹也足够让她泻好几天的肚子!

    可到时候再追查起来,也必定查不到她身上。

    谁让那小贱人自己不小心呢。

    柳氏努力让自己看起来镇定,可那双眼中跳动的兴奋却已经按捺不住。

    洛灵双,你且看吧,你的宝贝女儿终究还是要毁在我手上!

    她也忍不住搅紧了手帕,连呼吸都屏住。

    只见楼之薇拿起一只螃蟹,就这么一点一点的送向了嘴边。就在红唇快要咬上去的时候,有人忽然拉住她的手。

    “等等。”

    她一顿,疑惑道:“怎么了?”

    “……你不会吃螃蟹?”看着这只拿着螃蟹直接往嘴里送的笨猫,他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看来以后理鱼刺,剥虾壳,掰螃蟹的重担还是要落在他身上。

    修长的手指一点点将她手中的螃蟹取出来,熟练的去了蟹壳,用银质的筷子挑出里面的蟹膏递到她嘴边。

    “吃吧。”

    楼之薇本来还想很有骨气的坚持一下原则,可是一闻到那股腥甜的味道就完全忍不住了,啊呜一口,吃得干净。

    “好吃!”某只馋猫顿时觉得幸福得飞起。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幻觉,以前明明也没觉得螃蟹这么好吃。

    卓君离无语,手上还是将剩下的蟹膏一点点投喂到了她嘴里,全程无视周围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羡慕的是陪侍的一种丫鬟小厮,嫉妒的自然就是脸色已经黑了的楼若兰,至于恨嘛……

    “王爷,男女授受不亲,还请为小女闺誉着想,请自重。”最后三个字楼震关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咬出来的。

    卓君离听罢面色不变,还十分认同的点了点头,“伯父教训的是。”

    在长久的被嫌弃中他总算领悟到了与岳父做斗争的真谛,那就是,不争,不抢,不抬杠,不反驳,听到了也当没听到,两眼不见,充耳不闻。

    楼之薇才不管两人的阶级矛盾,吃了一只觉得不够,扒拉着又要再掰一只来吃。

    结果手还没伸到盘子边上,就见卓君离站起来将整整一盘的螃蟹端到了桌子的另一边。

    “诶,我还没吃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