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13章 楼若兰回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卓君离没有骗她,他确实跟她说了一晚的正事,事无巨细,坦白从宽。

    她终于接触到了核心的秘密,但同时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天空亮起鱼肚白的时候,他才从她房里离开。

    本是想跟她知会一声,但由于这只小懒猫实在睡得太沉,怎么叫都叫不醒,也只能作罢。

    楼之薇睡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

    其间白虹来了很多次,确定她真的只是在睡觉而不是哪里不舒服之后才放下心来。

    “奴婢差点就要去请济老大夫了。”小丫头蹲在她床前,认真的眨巴着眼睛。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大小姐近几日似乎格外嗜睡,本来就懒,现在……似乎更懒了……

    楼之薇坐起来伸了个懒腰,笑道:“你是在变相的说我懒吗?”

    “奴婢说得明明就是事实。”严肃的强调完这个问题,她才让人将洗漱的东西都搬到隔壁浴室去。

    待沐浴完毕之后,楼之薇才施施然的去了前厅。

    刚听人说贤王府的彩礼已经快淹了侯府,而便宜爹如今依旧在做着最后的挣扎,拒之不收。

    他的理由也很充分:侯府上下即将迁居,这么多彩礼搬来搬去很不方便,还是请他等昌平公府修葺完成之后再来。

    贤王府的人当然不肯回去,于是双方就这么一起僵持着。

    楼之薇到的时候,卓君离已经喝到了第二碗茶,随意悠然,丝毫未见乱了阵脚,而护女狂魔就在旁边瞪着眼,气氛诡异。

    “爹。”

    “薇薇,你怎么来了?”见她过来,楼震关连忙让人给她看了座。

    正在喝茶那人也放下茶盏,轻笑。

    “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已经睡饱了,”她扫了一眼满地的彩礼,皱眉,“怎么又搬这么多东西过来,把我这儿当你家仓库了?”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今天这彩礼似乎比上次还多了些。

    “上次的都被薇薇退了回来,若再跟之前一样必定不太体面,就又让清容随意添置了小几件。”说着,挥了挥手,让清容将礼单递了过来。

    楼震关必然是不愿意接,他干脆就直接递到了楼之薇手上。

    不像上次那样洋洋洒洒的拖到地上,这次的礼单专门让人装订成册,分类名目清清楚楚。

    “薇薇,侯府马上就要搬迁,现在收彩礼怕不好打理,万一在搬迁路上有所遗失,也不好向王爷交代,你看……”

    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本以为这样一定能够说服女儿,哪知道卓君离忽然笑着打断道:“伯父不用担心,这些只是彩礼的一部分,剩下的小婿会在贵府乔迁之后再送到府上。”

    悠然一笑,本应该是谦和温雅的气质,可现在看来却有一种土豪之气侧漏的感觉。

    他的态度很明确,今日是必须要他们手下。

    楼之薇叹了声。

    “那就收下吧。”

    “薇薇……”

    “爹,女儿有几句话想单独跟王爷说,可以吗?”

    楼震关本来是打算再劝两句,却被忽然抓住了袖口。

    作为一个底线不固定外加原则不坚决的护女狂魔,对女儿撒娇卖萌耍赖这一套自然是没有什么办法的。

    更何况圣旨都下来了,她是必定要嫁给那弱鸡,难道他这个做父亲还能抗旨不尊?

    知道女儿长大了,留不住,他心里还是有点难过。

    “罢罢罢,爹依你还不成吗?”楼震关深感无奈,最后瞪了卓君离一眼,还是起身走了。

    待他走远,楼之薇才转过去笑问:“婚期不是在下月十五吗,怎么这么着急?”

    “要按照礼制赶制嫁衣,加之纳吉纳征,一个月的时间本就不够。”他轻叹,“我只是怕,夜长梦多。”

    “你还会嫌‘夜长’?”楼之薇毫不留情的嘲讽他,此话相当隐晦,她倒不怕别人听了去会心生疑窦。

    一听就懂的,那必定是个车技娴熟的老司机!

    比如面前那人。

    卓君离低头认真思考了半天,才严肃道:“嗯,这么细一想,是挺短的。”

    那副模样,真想让人当即扔一包去污粉过去。

    想起昨晚种种,某人脸上就臊得慌。

    当即又羞又怒上去拧了他的耳朵:“不许回味!”

    他委屈的眨了眨眼:“可……在回味的难道不是你?”

    “你!住、嘴!”

    终于让这只大灰狼住了嘴,她转身坐回去,将手中礼单放到桌上。

    两人又商讨了片刻,就在卓君离准备告辞离去的时候,白虹忽然急匆匆的过来。

    正想问她为何如此急切,就见楼若兰在一群丫鬟小厮的簇拥下走进前厅。

    她目光一扫,就看到不再病弱的卓君离,眼中闪过一抹惊艳。

    “见过王爷,王爷可还记得若兰?”

    卓君离不动声色的抽了抽眉角,淡淡道:“楼二小姐……哦,现在应该叫楼夫人了,失礼。许久不见,近日可好?”

    明明是在客道的打招呼,可一字一句无不戳中楼若兰的痛处。

    她干笑两声,才勉强道:“世杰他……自然待我很好。若兰今日向世杰告假回府看望爹爹,他也立马就应下了。”

    字里行间无一不在炫耀赵世杰对她的宠爱。

    身为人妇,她少了从前少女的青涩,多了几分媚态,如今更是在卓君离面前更是搔首弄姿,秋波暗送。

    可这一波波的媚意送过去,却像融入了浩渺的大海中,没有激起半点涟漪。

    面前那人颇为欣慰的点了点头,道:“难怪今日本王过来的时候遇见赵公子带着另一位夫人外出,原来是此缘由,真是善解人意。”

    他说话的时候永远是不慌不忙的语气,笑意浅浅,温润如玉。

    可楼若兰却已经黑了脸,“你!你……”

    “咦?夫人脸色怎么变差了,可是哪里不舒服?”

    楼之薇在旁边看着他使坏,不由感叹这人笑里藏刀的水平更加精进了,瞧把那楼若兰气得,差点没上来手撕了他。

    就在她忍不住要发作的时候,跟在她身后的一个丫鬟忽然上前半步,低声道:“夫人今日不是来看望昌平公的吗?正巧王爷也在这里,不如留王爷下来用晚膳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