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12章 做正事与说正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待他走远,楼之薇才长长舒了一口气:好险!

    “你说,他刚才要是真发现了我,会不会冲上来打断我的肋骨?”梁上那人笑道。

    楼之薇无语的抬起头,觉得这人真是欠削。

    好不容易死里逃生,不以为恐,还有心思说笑。

    她总觉得他的性格似乎变得越来越扭曲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放心,他不会用拳头打你,他会拿出他四十米长的大砍刀,咔咔咔把你剁成肉酱。”

    “四十……米?”

    “就是十二丈。”

    “……”

    他自然是不信这世上真能有十二丈的大刀,只是这计量单位有些特别,以前倒是没有听过。

    不过,若是从她嘴里说出来,倒不会让人觉得奇怪。

    “怎么愣着不说话?”

    楼之薇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用了现代的计量单位,更没注意到他眼中的了然。

    还以为是吓到了他,正想着要不要安慰两句,就见他纵身跳了下来,不偏不倚落在她身旁。

    “如果他刚刚真发现了我,你会选择帮他还是帮我?”

    他温和笑着,眼中带着粼粼的光辉。

    春风拂面,暗香幽然。

    本来应该是极美的一副画面,可在楼之薇看来,居然有一种男朋友在问“我和你爹同时掉下水,你先救谁?”的既视感。

    这个问题……真不好回答。

    她坐直了身子,想从床上起来。

    正巧肩头披着的中衣滑了下来,露出里面薄薄的一件寝衣,隐隐能看见那贴身的布料勾勒出窈窕的弧度。

    窘迫的扯起被子,想隔绝他灼热的目光。

    可刚一动,那双手也动了,不由分说将她揽进怀里,温热的气息从耳畔传来,带着他浅浅的笑意。

    “若我都不能看,那还有谁可以看?”他说得光明正大,也相当无赖。

    楼之薇无语。

    “少贫,说吧,你怎么知道柳氏要耍花招?”

    提前赶到,还事先准备好了这么多东西,她可不相信这是碰巧。

    卓君离没有回话,只凭空打了个响指。

    不一会儿,地空就拖着一个巨大的麻布口袋出现在房间,里面装的似乎是个活物。

    他解开袋口,将里面五花大绑的人给“倒”了出来。

    “这人是谁?”楼之薇看着那个全身挂彩的黑衣人,不明所以。

    卓君离道:“他就是那个本来要羞辱你的人,今天过来的时候正好遇见,就稍稍替你处理了一下。”

    他的声音极其淡漠,仿佛在说一件毫不重要的事。

    可那人的身上的伤痕却做不得假,不仅是麻布口袋上,就连青石砖上也带着血迹。

    与他此刻的云淡风轻不同,黑衣人身上每一道伤,都说明了他刚刚究竟经历了怎样一场狠厉的激斗……呃,单方面殴打。

    “你揍的?”她有点难以置信。

    被问到的人很严肃的摇了摇头,柔声道:“是他自己摔的。”

    楼之薇:……

    地空:……

    黑衣人:……呸!有你这么不要脸的吗?你有本事伤人,你有本事承认啊!

    他是没见过这样的无赖,当即就像站起来与之理论。

    可他大概是忘了自己阶下囚的身份,是以身子还没站稳,就被地空一巴掌再度拍回到了地上,毫不留情。

    “谁派你来的?”楼之薇坐在床上,问。

    其实不说她也大概猜得到,这世上想让她死的人不少,可特别想让她死的,刚刚就来过一个。

    黑衣人始终喘着粗气,却不愿意多说一个字。

    正当她开始考虑着要不要严刑逼供的时候,地上的动静却渐渐小了下去。

    卓君离最先反应过来,神色一凛,道:“地空!”

    收到指示,他迅速上前查看。

    可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一切发生得太快,在楼之薇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黑衣人就已经没有了气息。

    七窍流血,死状相当狰狞。

    “啧。”低咒一声,卓君离抬手挡在她眼前,不让她看见那血腥的画面。

    地空蹲着身子在尸体上检查了片刻,才低声道:“是九幽夺命散,幽冥殿的人。”

    乍一听,楼之薇觉得这名字有些耳熟,后来才想起那是楼飞他们的老东家,她挖了他们的墙角。

    不同于她的吃惊,卓君离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只吩咐地空将那人处理好。

    “时候不早了,早些休息,我明日再过来。”他将她放回床上,又稳妥的掖好四周的被角。

    楼之薇全程一言不发的看着他,直到他转身要走的刹那才突然坐起来,以迅雷之势将他压倒在床上,发出“咚”的一声。

    “咳……薇薇?”

    “你这样就想走了?”

    上方,她正幽幽的笑着,黑暗中仿佛倏然绽开的罂粟,妩媚而妖娆。

    极致的诱.惑,亦是极致的危险。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那笑容中似乎带着一种风雨欲来之势。

    明明应该是旖旎的气氛,可是她声音却格外冷静。

    “都道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瞒我多少?你和幽冥殿究竟有什么关系?”

    “……”

    “不说话是吧?你以为这样我就拿你没办法了?”

    这个男人实在太可恶,每次遇到事情不是装傻充愣就是选择逃避。

    必须改掉这个毛病!

    下定决心,楼之薇当即跨坐在他身上,居高临下的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卓君离:“……”

    “还不说?”

    “你能……先起来吗?”他终于开口,声音中还带了些惑人的沙哑。

    两人这个动作本就不怎么和谐,那寝衣是极薄的布料,他亦穿着贴身的夜行衣。

    滚烫的温度没一会儿就传了过来。

    楼之薇后知后觉。

    正准备起身,又觉得不能这么轻易放过他。

    今天这大灰狼她一定要好好修理修理,免得以后有什么事情都瞒着她,那日子到底还要不要过了?

    她猛地将身子压回去,道:“老实点!”

    可这个动作正好碰到了他现在神经最紧绷的地方,两人都不由发出一声低呼。

    他轻叹一声,终是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喂!你给我注意一点,说正事呢!”

    “我知道,”他沙哑的声音在她耳边轻轻响起,“我们可以一边做正事,一边说正事……”

    窗外吹来阵凉风,带下了一地的落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