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08章 那个孩子是怎么回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临近中午的时候,两人乘着马车回了侯府。

    清容一路默默充当着安静的车夫。

    等到了门口,看着那个凶神恶煞的“门神”,他眉心一跳,正想提醒自家王爷,就见他掀了车帘走下来。

    “手给我。”

    翩翩白影屹立在车前,声音温和,却没有给她拒绝的余地。

    路过的群众瞬间唰唰唰投来各种难以言喻的目光。

    作为一个将欠揍水准修炼到究极的人,楼某人自然坦然的将手递了过去。

    撒狗粮嘛,撒撒更健康。

    可她没有想到的是,那人拉过她的手,竟就这么横抱了起来。

    忽然撞进他宽阔的怀抱里,饶是脸皮厚如她,也不由得讪讪道:“这个,会不会太过了一点?”

    “这几日你都没有好好休息,你不善待自己,难道还不许我好好待你?”他的声音不容拒绝。

    这几晚,她房间的烛火总是燃到天明。

    他大概知道她在干什么,却不知道该如何去劝。

    “你也在?”楼之薇率先意识到这个问题。

    他不答,只是淡淡勾起唇畔。

    明眸中带着潋滟的波光,儒雅俊秀,气质卓绝,君子一笑倾天下。

    她呆愣。

    忽然,某个冷哼飘了过来。

    “王爷真是‘无微不至’,难怪会将我家薇薇哄得如此妥帖!”

    此时,侯府门口站着一个凶神恶煞的“门神”,以及……正在拼命使眼色叫他们快走的白虹。

    只是她那法子确实不怎么好,还没警示到两秒,就被楼震关一眼瞪了回去。

    白虹蔫了,乖乖的躲到一旁当雕塑。

    “爹,怎么在门口站着?”她从他怀里下来。

    楼震关没有说话,只一瞬不眨的瞪着卓君离,那凶狠的目光仿佛要刮下他一层皮。

    “伯父……真巧。”

    “不巧,我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了。”

    他本来心情就不好,现在听了这个称谓,差点没直接抄家伙冲上去。

    但是理智告诉他,冲动是魔鬼。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要揍也是等女儿走远了再揍,免得这狡猾的大灰狼又抓着这一点去她那儿装可怜!

    “怎么了爹,谁惹你生气了?”楼之薇发觉他神色怪异,便上前拉住他。

    楼震关只是僵硬的笑了笑,道:“乖女儿你看错了,爹没有生气。只怪柳长青那软包将婚期定得太赶,好多东西都需要商议,爹才想找王爷好好商议商议。”

    他将“商议”两字咬得极重。他保证,这一定会是一次让他终身难忘谈话。

    卓君离抽了抽眉角,忽然觉得有些头痛。

    “时辰不早,我也该去礼部了,改日再来拜访,告辞。”他优雅却不失客道的点了点头,转身上了马车。

    可楼震关在这里守株待兔了一上午,怎么会让他轻易逃跑,三两步冲冲过去,纵身一跃也上了马车。

    “王爷真是客气,以后都要是一家人了,不用拘泥与那些小节。况且那婚事还有许多细节需要商量,我已经提前知会过柳软包……啊不,柳大人,替你告了假,正好咱们可以聊聊。”

    大大咧咧的拦住他的脖子,带着内力的笑声差点没把他的耳膜震破。

    卓君离揉了揉太阳穴,正要拒绝,却听到他压低了声音在耳边低语了句:“顺便,也请王爷为下官解释解释,京中流传的那个‘孩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耳边,某人的牙齿磨得咯咯作响。

    “……”卓君离僵了僵。

    原来,那件事这么快便传到了他耳朵里。

    所谓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该来的总是会来,谁让他当初自愿背下这个锅。

    不过,这或许可以作为一个契机。

    大灰狼沉默着,心中已经开始筹划着如何回应。

    清容作为一个常年护主的小狗腿,什么时候该默默匿起来,自然知道什么时候该勇敢的站出来。

    是以,安静充当车夫的他丢了马鞭,匆匆上前道:“楼将军……不,昌平公,王爷今日来得匆忙,不如与约个时间,改日……”

    “清容,”卓君离打断他,叹息道,“如此盛情,岂能逆了伯父好意?不如由小婿做东,请伯父到云雀楼一聚。”

    楼震关哼了声,凶神恶煞。

    “好。”

    大手一挥,两人怀揣着各自的想法,竟真的一起乘着马车走了。

    楼之薇看着远去的两人,一脸莫名。

    “怎么了这是?”

    躲在旁边充当雕塑的白虹颠颠靠了上来,伏在她耳边低语了两句。

    只见楼某人开始的神色很疑惑,然后渐渐变成了窘迫,尴尬,最后转变为深深的同情。

    默了半晌,她最后还是选择为大灰狼点上一根蜡烛。

    老天爷会保佑你的,祝你好运。

    默默为他祈祷了片刻之后,楼之薇便也转身回房。

    路上丫鬟小厮来来往往,繁忙且有序。

    只因卓问天这次下了血本,专门为他们修葺了昌平公府和郡主府,待新府修葺完毕,他们也要各自搬过去。

    是以这几天侯府上下已经忙翻了天。

    一个丫鬟捧着两盏新茶从她身边走过,幽幽的茶香飘过来,楼之薇一闻便知道那是上好的大红袍。

    丫鬟恭恭敬敬的向她行了礼,才往柳氏院落走去。

    “柳姨娘今天有贵客?”她忽然问了句。

    白虹摇头:“可是奴婢跟大将军一直在门口,没见有人上门啊。”

    “侯府有很多扇门,或许,这位贵客不爱走正门呢?”淡淡丢下一句话,她足尖一转,也往柳氏的院落去了。

    门口站着柳氏的丫鬟,见她来了便要去禀报,结果刚转身就被楼之薇一掌劈晕。

    白虹惊了惊,不明所以。

    她也不解释,直径走了进去。

    院子里,两个窈窕的身影面对面的坐着,柳氏正殷勤的奉茶。

    “多亏郡主费心,否则若兰在赵府不知道会过得多苦。”说到楼若兰,她悲从中来,拿着绢帕抹了抹眼角的泪。

    “夫人这是哪里的话,我与若兰情同姐妹,自然应该相互帮衬,”慕容盼雪浅浅一笑,“况且没有夫人告知那贼人的消息,我们也抓不住他,这一点,盼雪还要好好谢谢夫人呢。”

    银铃般的笑声从她口中传来,十分刺耳。

    楼之薇站在院墙外,脸上早已没有了表情,眸中只有一片死寂与森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