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07章 楼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路将楼之薇送回侯府,本想再送进去,结果某个护女狂魔往门口一站,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卓君离不动声色的动了动眉梢,最后还是识趣的退了半步。

    “既然如此,我就不送你进去了。”

    “还是王爷识大体,毕竟男女授受不亲,在成婚前,还请王爷莫要与小女太过亲近,免得污了她的名声。”

    楼震关表情很严肃,还带了些淡淡的威胁。

    某人顿时心虚的摸了摸鼻子。

    名声么……

    这个,似乎,也许,嗯……

    想到以后即将面临的问题,卓君离有些发愁。

    “今天你也累了,早些回去歇息吧。”楼之薇并不是看不出便宜爹不待见这位未来女婿,看来两人还有很长一段和解之路要走。

    不过这些都是内部问题,以后可以慢慢解决,现在她有另外的事情要做。

    楼之薇辞别二人,独自回了采薇阁。

    白虹等人早就在门口候着,见她进门,便喜笑颜开的围上来。

    “大小姐你可算回来了!皇上究竟赏赐了什么啊?”小丫头闪烁着星星眼,兴奋的围着她打转。

    在他们看来,这次大战的影响非同一般,她又有不可否认的功绩,自然应该重赏。

    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兴奋。

    “依我看,肯定赏了黄金是肯定不会少的,你看之前大小姐就得过千两黄金呢!”

    “对对,说不定还有产业,就像香枫山那座别苑一样。”

    “你们都错了,”一个看起来比较年轻的暗卫严肃道,“我猜皇上一定赏了大小姐成群的美妾……不对,男侍!”

    众人:……

    在一秒钟的沉默后,那个说话不经过脑子的暗卫被群起而殴之。

    “你这个猪脑子,大小姐要那些来干什么?”白虹气鼓鼓的哼了声。

    “别理他,那小子就是平日里跟着阿剑混久了,脑子也一起不正常了。”有年长些的如是说道。

    楼之薇本来要扬起的嘴角就这么僵住。

    其他人却浑然不觉,继续道:“也不知道阿剑那小子究竟跑到哪里浪去了,这么久都不回来。”

    “我们在边关累死累活,他竟然躲起来逍遥。大小姐,等他回来你可一定要扣他月供!”

    “对对对,将他的月供分给我们!”

    众人越说越欢腾,最后竟闹了起来。

    若是在平常,楼之薇都会跟他们一同起哄,可如今所有的声音都哽咽在嘴里,连一个音符都发不出来。

    “大小姐,可是出了什么事?”楼飞性格沉稳,很少跟着他们一起嬉闹,所以他最先发现了楼之薇不对劲。

    他上前一步,担忧道:“难道皇上依旧要问罪大将军?”

    听了这话,正在欢闹的暗卫们也纷纷安静下来。

    热闹的院落顿时死寂。

    就在那一瞬,她的声音溢了出来,虚无缥缈,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阿剑,不会回来了。”

    楼飞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大小姐见到他了?他现在在哪儿?”

    他们自然不会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更不会想到在这之前她究竟经历了什么。

    那是最阴毒的计谋,最残忍的示威,亦是最疯狂的宣战。

    这一局,注定她们谁都不可能全身而退。

    “是我太小看她了。”

    满招损,谦受益。

    那个人曾经教她的话,没想到她竟会在这个时候想起来。

    其他人当然不明白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究竟是何含义,只有楼飞皱紧了眉,心中隐隐察觉了什么。

    “大小姐……”

    “你跟我进来吧。”

    两人在房间里呆了很久,没人知道他们说了什么。

    直到第一朵黑云飘到侯府天空的时候,楼飞终于走了出来。

    一滴雨水落在他的眼角,远远看去,竟像眼泪般。

    ————

    墨京城连着三日都是阴天,天空中不是飘着绵绵的阴雨就是压着沉闷的黑云。

    三日后,侯府举办了一场低调的葬礼,出席的只有采薇阁的十余人。

    没有人知道去世的究竟是谁,只知道葬礼全程是楼家的大小姐亲自送葬,墓地选在一块风水不错的地方。

    待其他人走后,楼之薇却依旧盘腿坐在墓前,似乎根本不在意衣角沾上泥土,也不在意那落在发上的细雨。

    不知过了多久,远处款款而来一袭白衣,蒙蒙细雨中,撑着一把素白的油纸伞。

    “我让阿飞他们去找戴梓了,应该很快会有消息。”她没有回头,只是自顾自的道。

    卓君离将油纸伞斜到她头上,遮住细密的雨水。

    “还需要人手吗?”

    “不用。”

    她身前放了一壶酒,封泥已经被拍开,浓郁的酒气四溢而出,香得醉人。

    “我大概是最不称职的上级,人家跟了我这么久,我却连他最喜欢什么都不知道。希望他下辈子投个好人家,别再遇到我这样的人。”

    她站起来,将手中的酒倒在墓前。

    片刻后,一件带着暖意的外裳披上了她的肩头,“想知道他最后说的那句话是什么吗?”

    当时他被刺穿了胸膛,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也不能再说话。

    但是那唇形,他却看懂了。

    “他说,若有来生,还愿做你的护卫。”

    那声音轻和如风,飘到她耳边。

    抬起头来,似有什么从眼眶中决堤而出,似癫似狂,似怒似笑。

    “来生吗?呵……哈哈哈……慕容家……慕、容、盼、雪!”

    切齿的声音从齿缝中传出来。

    这一次她们别无选择,只能殊死相博。

    “她想得到的东西,从来都不择手段。”这么多年来,没有人比他更清楚。

    她的性子,像极了皇后。

    这就是他为什么一开始打算娶她的原因。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接近她,接近当年那个真相。

    他曾经认为那是唯一的法子,所以这些年来一直韬光养晦,隐忍不发,只因为那个时候的他无牵无挂,甚至可以舍弃所有去探寻真相。

    可如今,不一样了。

    敌人露出了利爪,而他们没有退路。

    “他们就是暗中与北牧勾结,通敌叛国的人!”她咬牙。

    那枚狼牙坠已经说明了一切。

    “我知道。”

    “可我不明白,如此位高权重,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或许,人的贪婪,本就超过你的想象。”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