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06章 披着羊皮的大灰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楼震关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刚才的话触怒了龙颜,现在圣上已经开始报复他了。

    果然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护女狂魔心里那叫一个悔,可偏偏他如今一点力挽狂澜的办法都没有,眼看着圣旨就要下来,他只能无可奈何的看向宝贝女儿。

    只见楼之薇目光又飘向了地上那滩血污,那双沉寂的眸中忽然多了些别样的情绪。

    狠戾,愤怒,一闪而逝。

    她两步上前,“咚”的跪下,声音响亮,让所有人为之一愣。

    沉稳如卓君离,心中也不由得一跳。

    事已至此,他怕再出什么纰漏。

    “怎么了薇薇,你是不是不愿意?”楼震关挪到她身边,眼神关切。

    农民伯伯正在誓死用生命捍卫他家的好白菜。

    拳头正要握得咔咔作响之际,楼之薇却忽然拜倒,朗声道:“多谢陛下成全!”

    那张脸深深叩在地上,没有人看得清她此刻的表情。

    这个角度,只有躲在大殿门口的慕容盼雪能看清,此刻她脸上是清清楚楚的得意,嚣张,耀武扬威。

    她在说,她赢了。

    素白的袖口中双拳紧握,指甲深深嵌入手心,可她现在最想掐住的,是那个女人的脖子!

    “陛下,下月十五是个黄道吉日,宜开业、出行、嫁娶……”柳长青手上拿着一本随身携带的小册子,正殷勤的帮着卖别人家的女儿。

    楼震关郁闷得不行,捂着心口生着闷气。

    不过作为一个棒打鸳鸯的恶毒岳父,没有被正义感爆棚的群众叉出去已经是万幸。

    一直到圣旨拟定完毕,楼之薇都安安静静的跪着,脸上甚至没有一丝欣喜。

    那双低垂的眼中似乎有什么在闪烁,却又在人们即将发现之前藏匿起来。

    “薇薇。”

    卓君离轻唤她一声,伸手握住她冰凉的指尖。

    她顿了顿,才抬头笑道:“我没事。”

    可又怎么会没事。

    刚刚,有人为她而死。

    所有人都以为那是一个刺客,是一个奸细,可是她知道,那是她的护卫。

    她曾承诺要带他们远离黑暗,堂堂正正的活在阳光下,娶妻生子,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可是她食言了。

    她没有做到。

    甚至连他的尸首都拿不回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带走。

    原来自己这么没用。

    这样想着,眼眶便红了,里面氤氲着一股水汽。

    正好赵钰拿了拟好的圣旨过来,惊道:“郡主这是怎么了?”

    “苦尽甘来,喜极而泣。”卓君离淡淡解释了句,就将她揽进怀里,动作小心得仿佛护着世上最珍贵的宝物。

    轻柔的吻落在她发上,似安慰,又似疼惜。

    再不似以前那样深沉隐忍,却更加温柔。

    “君离,对不起,我……”她抓住他的衣摆,想告诉他自己刚刚小小的心机。

    他只是轻笑着将她抱得更紧,“傻瓜,嫁给我本来就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有什么好对不起的?”

    原来她的些小动作已经尽数落入他眼中,他却丝毫不在意,甚至肆无忌惮的向所有人宣告,她是他心尖上的人,他任她为所欲为。

    “咳……咳咳!”赵钰尴尬的咳了几声。

    他只是个过来送圣旨的无辜群众,可怜就这么被喂了满满一把的狗粮,心塞。

    “郡主,请接旨。”他恭恭敬敬的将圣旨递了过去。

    楼之薇没反应过来,反问了句:“什么郡主?”

    赵钰只是笑道:“陛下既然已经封了您为忠义郡主,自然是君无戏言。”

    打开圣旨,没想到短短片刻的时间,卓问天竟洋洋洒洒的写了那么多字。

    其中无一不在表扬她西北大战时的重要功绩,赐良田美宅,奴仆上千,封其忠义名号,名垂千古。圣旨的最后,便是赐婚她与卓君离。

    楼之薇抽了抽嘴角,觉得这狐狸皇帝当真狡猾。

    赏了这么多东西,最后再把她赏给他儿子,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些东西最后还是皇家的。

    呵呵。

    将圣旨收好,便叩拜退下。

    天空明日高悬,竟已快到午时。

    初春的太阳已经有了些暖意,突如其来还有些刺眼。

    她眯了眯眼,还不待伸手在眉骨上搭个凉棚,一只手就过来替她遮住了大半光线。

    “晒吗?”耳边是他温和的声音。

    楼之薇笑了笑,不等她说话,一个近乎森冷的声音就从两人身后飘了过来。

    “二位,真是神仙眷侣,羡煞旁人。”

    慕容盼雪站在不远处,素色华服端庄高贵,她竭力保持着一贯的优雅与娴静,可那发抖的身子却怎么也停不下来。

    她恨。

    恨不得撕碎那个女人的脸!

    眼中的阴毒一闪而过,她勉强扯起一个笑脸,道:“君离刚刚给那一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我怎么不记得你之前那么跟我说过?”

    被问到的人皱了皱眉头,似乎正在竭力思考。

    末了,他极为无辜的道:“难道是本王忘记告知你了?可……本王并未以信物相赠,也从未收下过郡主的信物,应该不会误会才对。”

    他语气温和客道,而那状似无辜却又一针见血的话,却更让慕容盼雪的脸黑了几分。

    她只觉得胃都在一抽一抽的痛,脸上的笑就快要支撑不住。

    缓了好一阵,才道:“怎么……会误会呢……我也是替之薇高兴,不过这些日子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二人怎么也得请我吃上一顿饭吧?”

    “这个自然,待我二人新婚之时,一定请郡主来喝上一杯喜酒。”卓君离说得十分陈恳。

    微微颔首,就这么牵着着楼之薇走了,仿佛根本没有看到那张脸上瞬间龟裂的表情。

    谦和,温柔,不善心计,这就是他给旁人的印象。

    可只有楼之薇知道,这个人的心其实黑透了。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慕容盼雪永远得不到卓君离,因为她从未发现这人是一只披着羊皮的大灰狼。

    曾经,是因为他伪装得好,而如今,是她不愿意相信。

    转过脸,正好看到慕容盼雪也看着她,两瓣红唇一张一合。

    明明没有声音,她却读懂了。

    她说:还没有结束。

    她还没有赢,而她,亦没有输。

    楼之薇垂下眼帘,遮住了里面的情绪。

    当然没有结束,怎么会结束呢?

    血债,是要用血来偿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