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05章 父母之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楼震关气得脸都快绿了。

    这是侯府的传家玉佩,本是给了卓锦书,后来不知为何到了这弱鸡手上。

    他本想找个理由暗揍他一顿,顺便把玉佩抢回来,可没想到后来发生了太多事情,让他根本没有机会将计划付诸行动。

    现在倒好,竟让他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将玉佩拿了出来。

    简直……简直气煞他也!

    楼之薇皱眉,终于记起这是他很久以前用“阴谋诡计”从她这里坑走的那枚羊脂玉,“原来你早就知道这玉佩是……”

    那时楼震关刚好走到两人中间,听了这话便认定这是用不正当手段从她手上骗来的,当即道:“小女懵懂,不知这玉佩用途,怕是误赠了贤王。还请殿下交还玉佩,下官回去一定好好教育她!”

    让她一定要离你远远的!

    他眼中几欲喷出火来,又恨铁不成钢的瞪了眼楼之薇。

    可她如今只是淡淡的看着大殿上那团血污发呆,思绪似乎早已不在这里。

    楼震关知道她现在情绪低落,也不好真的苛责她,只长长叹了口气。

    末了,便伸手要从卓君离手中夺过玉佩。

    不知为何,就在刚碰到他的瞬间,他忽然埋头一阵轻咳,玉佩也在不知不觉中被收进了胸口。

    楼震关自然不肯让他得逞,当即就要上前翻他衣领。

    “咳咳……楼将军切莫激动……咳咳……”某只大灰狼顿时一副虚弱得要死的样子。

    留下来看八卦的官员看不下去了。

    “贤王素来体弱,楼将军你怎么能欺负一个病人呢?”

    “就是啊,楼将军你怎么下得去手啊!”

    楼震关:……

    虚弱个鬼!

    你们都被这只大灰狼骗了!

    过来看,都过来看,这只大灰狼在偷笑啊!

    被嫌弃的楼将军手捂着心口,差点没心肌梗塞背过气去。

    不行,他的宝贝女儿绝对不能跟了这个人,不然以后的日子一定会很灰暗!

    “薇薇……”

    “楼之薇,这枚玉佩可是你赠与君离的?”不同于楼震关的跳脚,卓问天的声音威严且肃穆,强行将她游离的思绪拉回正轨,“朕记得你当初对锦书痴心一片,如今又为何情移他人?”

    他自然见过这枚玉佩,更记得她当初是如何珍惜那把长命锁。

    “陛下,太子既然都已经另娶他人,莫非还要我为他守一辈子?如今我们各自寻到了良人,难道不应该皆大欢喜吗?”楼之薇抬起脸,混沌的眸中恢复了清明,清明得只有冷漠。

    这是怎样一个女人,热情时如灼人的烈火,转身时却像冰冷的寒潭。

    多情,却又无情。

    卓锦书听着这些话,觉得仿佛有尖刀刺入心口,刨开心脏,扯痛每一根神经。

    痴心一片……

    是啊,她曾对他痴心一片。

    当初她那么执着于他,赶不掉,骂不走,甚至……

    忽然,脑中闪过一个画面。

    幼年时挡在自己身前的那个身影不再是卓君离,而是小小的她!

    “嘶!”他吃痛按住太阳穴。

    疯了,简直疯了。

    他一定是太过执念,以至于产生了幻觉。

    “既然如此……”

    卓问天也不再多问,正准备开口,就听到楼震关气沉丹田的一吼:“且慢!”

    “楼爱卿可是还有什么话要说?”

    护女狂魔当即拜倒在大殿之上,急道:“陛下,婚姻大事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小女年幼不懂事,冒犯了贤王,只求殿下能交还信物,其中罪责微臣愿一力承担!”

    他明着是把所有的罪责都揽到了自己身上,可暗地里怎么看都是在嫌弃卓君离。

    不同于以往的淡然,被嫌弃的某人忧愁的皱了皱眉。

    片刻后,他上前几步,一袭白袍就这么屈膝在大殿上,与楼震关并肩而跪,“楼将军此言甚是,婚姻大事乃父母之命。求父皇赐婚,成全儿臣与薇薇!”

    楼震关又是一口血卡在喉咙。

    他终于知道什么叫做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

    忍了半天,他终是忍不住,实话实说道:“你……你现在既无一官半职又久病缠身,如何能给她幸福?”

    这话说出口的时候,卓问天脸立马就黑了。

    看热闹的官员们在心中为这位口无遮拦的大将军默默点了一根蜡烛。

    楼将军,您真是爱睁着眼睛说大实话。

    “原来楼爱卿是嫌弃朕的儿子配不上你女儿?”

    “不不不,陛下误会了,是小女配不上贤王殿下!”他终于意识到那句话如何不妥,可如今已是来不及。

    卓问天早就黑了脸。

    “既然都配不上,那这婚事干脆就罢……”

    “楼将军所言,甚是。”他及时打断了卓问天的话。

    颀长的白影不慌不忙的拜倒,从容悠然。

    “儿臣多年食朝廷俸禄却从未对社稷有过一丝一毫的贡献,深感羞愧。如今旧疾渐好,还请父皇准儿臣入仕,略尽绵力,也好让楼将军安心。”

    卓问天一僵。

    “你……你的病好了?”

    “承蒙鬼谷神医相助,儿臣的旧疾已有好转。”他抬起头,那张终年苍白的脸似乎真的多了些血色。

    只因他一直给人一种高不可攀的疏远感,是以众人之前并未注意。

    卓问天心中顿时大喜过望,一时又伤感自责。

    他之前对这个儿子的关注实在太少,这么多年他身患恶疾,不知遭了多少人的白眼,现在连朝臣都敢嫌弃他!

    “好,既然你有心,那明日起便去礼部学习。柳长青何在?”他朗声道。

    “臣在!”

    说来也巧,朝臣们本来已经去得七七八八,但柳长青作为一个不甘寂寞的人士,正好就在门口看热闹。

    现在听得圣上召见,自然站了出来。

    “这孩子朕就交给你了。”

    “臣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他恭敬的拜倒。

    卓问天点了点头,又转头嘱咐道:“记住凡事三思而后行,切莫急躁。”

    “多谢父皇,儿臣一定谨记父皇教诲。”

    叩谢之后,他却迟迟没有起身。

    因为所求之事还未达成。

    卓问天如何不明白,眼睛扫了眼旁边跪着的楼震关,忽然沉声道:“既然你与之薇两情相悦,那朕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正好柳爱卿也在,便让他挑个良辰吉日,朕这就为你们拟旨赐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