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04章 娶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周围的侍卫立即反应过来,长剑唰唰唰的刺了过去。

    只是须臾,冰冷的长剑穿透他的胸膛,带着粘稠的血液,染红了长乐大殿的石砖。

    那双眼睛睁着,干裂的嘴唇一张一合,似乎还在说着什么。

    可那声音太小,没有人听到。

    卓君离在侍卫的保护下退开数米。

    慕容昭上前查看,发现那人已经没有了气息。

    他沉着脸道:“死了。”

    “如此,线索是不是就断了?”

    “君离不是说有妙计吗,为何他会忽然发狂?”慕容兴言皱了眉。

    卓君离神情未变。

    正要说什么,就听得龙椅上的卓问天沉声道:“平阳王既然压下了刺客,为何不先缴了他身上的武器?若是侍卫没有反应过来,那君离是不是就要遇险了?”

    他一张脸拉得老长,威严中似乎还带了些愤怒。

    好像完全没有听到慕容兴言的话,而是将矛头对准了平阳王。

    文武百官不明所以,只当他是心疼贤王。

    卓君离面色淡然,嘴上却道:“他不是已经招供了吗?”

    忆起他死前最后一句话,众人这才反应过来。

    西幽,是前朝国号。

    而大殿上唯一与前朝有关系的人,就是那位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

    她的祖父是前朝大将,后倒戈先祖皇帝,成了开国功臣。

    这并不是秘密,更在开国初期一度被传为佳话。

    一时间,众人看她的目光有些隐晦。

    此刻饶是慕容兴言再冷静,也只能匆匆拜倒在大殿上:“皇上明察,臣妾父辈早已归顺西苍,不敢有二心,此事定是有人从中作梗!”

    楼之薇心口阵阵发痛,楼剑用他的死,换来了局势逆转。

    “陛下,这人脸上都是血污,看不清面容,不如洗净之后再让人上前辨认,说不定有人能识得他的身份!”慕容昭提议。

    他们当然知道这“刺客”是什么身份,这么说即是想转移视线,又想将偏离局势再拉回来。

    卓问天沉着脸,并没有说好或不好。片刻后,他忽然问那个已经呆愣住的人:“锦书,你觉得呢?”

    被问到的人一僵。

    他曾数次闯过采薇阁,自然也认得楼之薇的护卫。

    可是……若此人身份被确认,那这一切就成了楼家自导自演的一处忠君爱国的戏码,反之,就是他的母后有复国之嫌。

    无论哪一条都是欺君罔上,死罪。

    抬起头,那双威严犀利的眸子正直直看着他,仿佛在等待他的回答。

    他不知道卓问天是有意还是无意,可他如今却是陷入了两难之境。

    “我……回父皇,儿臣觉得平阳王说得有理。”

    朝服下的拳头握紧,他终于下了决心。

    哪怕心里不相信楼家会勾结北牧,哪怕无数次承诺过她痛改前非,他仍旧不停的做出伤害她的事。

    因为那是他的母后,自然不是寻常人可以相比。

    她说得没错,他就是屡改屡犯,什么意义都没有。

    “微臣也觉得皇后娘娘多年来将后宫打理的井井有条,并非怀有二心之人。”说话的是第五经伦。

    卓锦书眼前一亮,喜道:“老师……”

    “只是平阳王的建议也是不妥,此人既是前朝余孽,若诸位大人指认不出幕后主使便也罢了,可若有人指认出了,岂不是证明指认之人也与幕后主使交情匪浅?”

    他嘴上在分析,话中暗含的意思却让文武百官一个激灵。

    霎时间,金碧辉煌的大殿之上一片死寂,哪里还有人敢上前指认。

    慕容昭脸色瞬间变得阴沉。

    “老师?”卓锦书露出迷茫之色,一时竟也看不明白他究竟是在帮母后说话还是在帮楼家说话。

    亦或者,他两者都没有帮,只是在叙述事实罢了。

    “既然如此,此事就交给刑部彻查。”卓问天沉默片刻,终于伸手揉了揉眉心。

    “皇上,可要退朝?”赵钰看出他的疲惫,低声请示。

    他没有回话,只是点了点头。

    领了旨意,赵钰便尖着声音道:“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在一片寂静中,官员们陆续退下,楼剑的尸首也被刑部的人带了下去。

    卓君离手落在她腰上,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稳住她的身子。

    就在他要将她带离的时候,龙椅上的卓问天忽然开口:“君离,前几日盼雪说与你好事将近,可有此事?”

    他声音很淡,带着些疲惫。

    朝堂上的官员还未全部退下,听了这话自然竖起了耳朵。

    只听卓君离轻轻一笑,道:“儿臣确实好事将近,只不过要娶的人是她。”

    他牵起了楼之薇的手。

    “什么?”

    所有人均是一愣。

    “可朕听说你们已经去锦绣阁挑过嫁衣。”他拧着眉,似乎怎么也看不透这个反反复复的儿子。

    卓君离脸上没有被揭穿的窘迫,反而淡然笑道:“确有此事。”

    楼震关脸都气青了,一想到自己女儿外出之时他竟与别的女人搞在一起,现在却又朝秦暮楚的贴过来,实在可恶至极。

    这门婚事,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同意!

    他心中对他的印象就越发恶劣,当即就要上来分开他和宝贝女儿。

    只听卓君离又道:“薇薇前些日子一直在西北边境,不便商量嫁娶之事,儿臣寻思许久,便想先将所需的东西都准备好,免得她回京以后再做劳顿。”

    他娓娓说着,言辞间满满的都是对她的宠溺与爱护。

    众人再度愣住,连即将发飙的楼震关也顿了顿。

    “可又为何……”

    既然是要准备着娶楼之薇,那为何又要天天带着慕容盼雪?

    “只因儿臣觉得嫁娶之事需得慎重,更不愿哪里做得不好给薇薇留下遗憾,可府上又无女眷可以商量,平日里也只与朝阳郡主有些交情,无奈之下才请她出面帮薇薇挑选嫁衣。”

    他不再直呼她的名字,而是客道的叫她的封号。

    从称谓上来看,孰轻孰重已经昭然若揭。

    “……真是如此?”

    “此事儿臣一开始便与她说明,难道她没有告诉父皇吗?”卓君离全然不理会周围的低呼,脸上都是莫名之色,竟将无辜的模样表现得淋漓尽致。

    那表情似乎在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传闻,他也很疑惑。

    明明打着别人的脸,却装着最纯良无害的人。

    “况且薇薇早已将信物交于儿臣手中,儿臣岂能负她?”

    说着,竟是拿出了当初从楼之薇手上坑来的羊脂玉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