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03章 他来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就在所有人都等着他说出那人名字的时候,他忽然扬起了头。

    “我呸!什么西北大战,爷、爷听不懂!你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爷爷杀你那是替天行道,根本不需要别人指使!”

    狠狠喷了口血水在慕容昭脸上。

    气氛变得死寂。

    过了片刻,慕容昭才拉起袖口擦了擦脸上的血水,声音森冷:“看来是还没吃到苦头,那便再叫人废了你一双腿!”

    立马有拿着铁棒的侍卫走了上来,无情的铁棍接连砸过来,毫不迟疑的将楼剑双腿打断。

    动作迅速,让人连反应的空当都没有。

    只听一声凄厉的惨叫刺穿大殿的穹顶,在每个人耳边回荡。

    楼之薇凤眼圆睁,银牙咬在嘴唇上,险些咬出血来。

    她想不顾一切的冲上去,却根本动弹不得。

    卓倾羽早在众人都未察觉的时候点住了她的穴道,包括哑穴。

    别说是动,她现在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楼剑受尽苦楚。

    无情的铁棍一次次砸下,伴随着骨头碎裂的声音。

    楼剑全程厉声大叫,却只字不提那幕后主使究竟是谁。

    用刑的侍卫便发了狠,下手越发无情。

    殿上文武百官都冷眼看着,没有人出面求情。在他们看来,那人只是个奸细,自然死不足惜。

    唯独一人,眉头紧皱。

    杜青冥自然也认得楼剑,可他自然不会说出他与楼家的关系,两权相害取其轻,牺牲一人,总比牺牲整个楼家好。

    恍然间,他觉得自己也没有人们说得那么公正。

    他也自私,而且很自私。

    “……放……放……”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楼之薇才竭力吐出几个干哑的气声。

    卓倾羽抿了抿唇,压低了声音道:“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他既在这种情况下都不肯出卖你,可见一片赤胆忠心,难道你想让他的苦心付诸东流吗?”

    他知道这样很过分,但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这些道理楼之薇怎会不懂。

    可明不明白是一回事,做不做得到又是另一回事!

    她已经害了白虹,不能再害了楼剑!

    “放……开……”

    “小楼!”

    眼见她就要用蛮力冲开他的穴道,卓倾羽心中震惊的不行。

    这个女人太疯狂了,没有丝毫内力竟能做到这个地步!

    他点穴的手法不同于旁人,这个时候强用蛮力只会让她经脉尽断!

    就在卓倾羽犹豫究竟要不要解开她的穴道时,一个缥缈的声音忽然从门口传了进来。

    “贤王卓君离,求见。”声音清冷。

    与大殿中那凄惨的叫声全然不同,却清清楚楚的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

    众人循声望去,正好看到那颀长的身影孑然而立,清晨第一抹微光破空而出,正好照在他华服的银丝暗纹上,熠熠生光。

    没有了往日病弱之态,仿佛与那初升的太阳一样光彩耀眼,晃得人眼前阵阵发昏。

    “君离……”慕容盼雪正好也在门口,被他这幅样子惊得说不出话来。

    他病弱时的模样如冰莲初绽,清冷卓绝,恍若谪仙,而如今却如金乌东升,光彩夺目,教人怎么也挪不开眼。

    如今的他竟与先前跟她相处的那人全然不同。

    究竟是什么让他几日内有了这样的变化?

    “卓君离求见。”

    他并未理会门口的慕容盼雪,淡淡又说了一遍,就直接跨步走了进去。

    这本是无礼之举,可没有人敢上前阻拦。

    看着那一袭白袍悠然走来,甚至没有敢动。

    卓锦书皱了皱眉,正疑惑他为何会来时,身旁忽然传来一阵异动。

    他疑惑的转过头去,问道:“老师,怎么了吗?”

    第五经伦迅速垂下了眼,低声道:“无事。”

    没有人看到他此时的表情。

    卓君离目不斜视,就这样一路走到了楼之薇身边。

    修长的手指抚过她的后颈,用只有两人听得到的声音道:“我来了。”

    他来了,别人便不能在再随意欺负她。

    几乎是同时的,楼之薇全身一软,倒进了他的怀里。

    周围又是一阵惊呼。

    他眉眼含笑:“薇薇真是热情。”

    压抑的气氛中似乎多了些旖旎,站在旁边的卓倾羽摸了摸鼻子,识趣的往旁边挪了挪。

    在旁人看来,这是两人阔别多时的热情相拥,只有楼之薇知道,他的铁臂正禁锢着她,似安抚,却又不容拒绝。

    “贤王真是多情,只是现在怕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慕容昭冷笑两声。

    “平阳王说得甚是。”

    他放开了怀中的女子,给她递过去一个放心的眼神。

    卓问天坐在龙椅上,觉得这个儿子似乎变了些,却又说不出个究竟来。

    或许是他平日里对他的关怀实在太少,才会生出这种难以捉摸的陌生感。

    “君离,你来又所求何事?”

    被问到的人浅浅一笑,垂首道:“听说平阳王捉到了奸细又问不出其幕后主使,正好儿臣这里有一计,便想着过来献策。”

    他声音温和,悠悠在大殿上回荡开。

    不知为何,明明是句无足轻重的话,却让人有种深信不疑的错觉。

    第五经伦握紧了拳头,额头上的青筋也开始跳动。

    “哦?你真有法子?”卓问天挑眉。

    “还请父皇让儿臣一试。”

    “好,你去试试。”

    文武百官没有人出来反对,更没有人对他突然出现而感到奇怪。

    那话语中似乎有让人无法拒绝的魔力。

    卓君离走到神志不清的楼剑身前,伸手就要解开他手上的绳子。

    “贤王不可!此人武功高强手段阴狠,若放开他,恐怕会对你不利!”慕容昭劝道。

    “他现在双腿被废,早已奄奄一息,又有平阳王这样的高手在此,肯定不敢造次。”

    说着,真的就解开了楼剑。

    双手重获自由,可他已经连撑起身子的力气都没有。

    卓君离只是看着,都能感觉到他身上的生机已经开始迅速抽离,回天乏术。

    一切,都太晚了。

    “为何刺杀平阳王,指使你的人是谁?”

    楼剑抬起眼,混沌的眸子忽然有了片刻的清明,不知从哪里亮出来一把匕首,发了狂一样朝卓君离扑过去。

    “壮哉我大西幽!”

    所有人一惊,不知谁叫了一句:“保护贤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