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02章 先发制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说这话的时候,楼震关皱了皱眉。

    奸细之事他早在昨日就与卓问天细说过,如今在这大庭广众提出来,倒让人觉得有些奇怪。

    卓问天沉吟片刻,随即道:“让她进来说话。”

    “是。”

    慕容兴言来到大殿,一身华衣端庄高贵。

    她徐徐走进来,跪在大殿中央,“拜见陛下。”

    “免礼,皇后匆匆而来,究竟所谓何事?”卓问天端坐在龙椅上,威严尽显。

    慕容兴言却道:“陛下恕罪,臣妾本不该擅闯朝堂,可事发突然,臣妾也不知该如何决断,只能请奏陛下。”

    那神色焦急,仿佛真是急得不能再急的事,她本就生得端庄高贵,如今又肯主动请罪,卓问天满心的火气自然瞬间下去大半。

    “究竟是何急事?”

    “是昭弟今日上朝路上被一群杀手突袭,他本不想声张此事,可刚刚审问的时候却忽然发现那杀手与当日假传楼将军通敌叛国消息的竟是同一个人!臣妾大惊,只能匆匆闯了朝堂,请陛下定夺!”

    这么说起来,众人才想起今日早朝没看到平阳王的身影。

    慕容昭遇袭一事已足以让人震惊,若再与西北之战比起来,那确实不是件小事。

    相比之下,楼之薇究竟要不要封郡主的事就迅速被众人抛之脑后。

    “把人带进来。”卓问天沉着脸下了命令。

    慕容昭大步走进了长乐殿,浑身带着一股不可进犯之气。

    可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他的刹那,楼之薇的眼皮又莫名的开始跳,心里好像有虫蚁在挠,无比烦躁。

    他身后跟着两名侍卫,正一左一右的押着那个刺客。

    上朝到现在也不过一个多时辰的时间,那刺客却已经被严刑拷打的不成人形,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血迹模糊了他的脸。

    可即使这样,楼之薇也一眼认出了那个人。

    那是楼剑。

    那是……她的护卫!

    纤细的十指在广袖中紧握成拳,仿佛在竭力克制杀人的冲动。

    是他,竟是他……他们居然抓了阿剑!

    楼震关也觉得这人有些面熟,却没第一时间想起来。

    倒是慕容昭面无表情的走上大殿,跪下道:“拜见陛下。”

    他声音如晨钟暮鼓,一字字回荡在大殿,敲击着她的心口。

    楼之薇死死盯着如破布般被丢在大殿上的血人,指甲几乎刺入手心。

    就在那一瞬,精神已经恍惚的楼剑忽然抬起了头,不偏不倚,正好与她四目相对。

    “嗯?怎么,是否在这大殿上找到了指使你的那人?”慕容昭见他有了反应,沉声问道。

    楼震关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这个人是他女儿那十八个侍卫的其中一个!

    这次随他参与大战一直是十七人,而面前这个,就是那唯一下落不明的一人!

    如今他在这里,很可能会说出对她不利的言论!

    楼震关彻底慌了神,不由自主的就往前走了一大步。

    “这人……”

    “怎么,楼将军识得此人?”慕容兴言不知何时已经站了起来,看向他的眼神充满了问询。

    端庄的脸上没有任何异样的表情,反而充满了关切。

    “对了,他是谎报军机的奸细,如今正是真相大白之时,楼将军定然也是关心的。”

    从语气到眼神,都充满了安抚了,仿佛在承诺一定会给他们一个交代。

    楼震关皱紧了眉。

    他再蠢也意识到了其中蹊跷。

    “我看平阳王平日里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没想到竟还藏着这么狠戾的刑罚,真是让人大吃一惊。”楼之薇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和。

    可是那大殿中弥漫的血腥气,却还是让她牙关打颤。

    慕容昭脸上并无太多表情,只是道:“事关西苍社稷,自然要用些手段才能问出缘由,只是不知德隆县主与这人是何关系,为何要替他说话?”

    此话一出,竟是直接将矛头对准了楼之薇。

    “哎哟,平阳王这话说的,小楼毕竟是个姑娘家,看到这血淋淋的一幕会心生不忍也是正常的,何来扯上关系一说呢?”

    卓倾羽适时走了过来,不动声色的挤到楼之薇身边,就怕她一个冲动做出什么不得了的事。

    说来也巧,这个人他碰巧见过几次,心中便有些印象。

    之前他死皮赖脸求她去墨京府的时候,跟在她身后的就是这个护卫。

    只是不知道见过他的人如今朝堂上还有多少,若此时有人出来指认,那就复杂了。

    慕容昭不疑有他,点了点头,继续道:“另外,微臣还从他身上搜到了一样东西。”

    说着,便让人将东西呈了上来。

    “根据此人招供,这是北牧皇子与那幕后主使交换的信物!”

    那不是别的,正是耶律骁经常带在身上的狼牙吊坠!

    楼之薇下意识的抓紧了袖口。

    那一刻她才明白,这叫先发制人。

    敌人根本不屑被发现身份,就算被发现了她也拿他们无可奈何,因为,她没有证据。

    她身子晃了晃,一时竟想不到法子反击。对方出手又快又狠,根本不留半点余地。

    恍惚间眼神飘向大殿门口,正好看到那里堪堪探出来半个人影。

    慕容盼雪眼中是难以抑制的兴奋,仿佛怎么也看不够她如今的模样。

    此事若成,楼家在朝中的势力将被彻底拔出,若不成,也能让楼之薇失去一个重要心腹。

    两全其美,万无一失。

    看着远处那双眼中闪动的火光,她竟觉得无比的快慰。

    正巧这时,听到慕容兴言大义凛然的道:“陛下,楼将军忠心报国却被奸人诬陷,还请陛下一定要查明此事,还他们一个公道。”

    贼喊抓贼,当真虚伪至极。

    可若真有人认出楼剑,那贼喊抓贼的就成了楼家,等着他们的是株连九族的大罪。

    慕容昭上前抓起楼剑满是血污的头发,厉声问:“究竟是何人指使你,还不快从实招来!”

    被喝问的人恍惚扫了一眼大殿,最终,眼神落到了楼之薇身上。

    艳丽的红衣在一群朝服中格外突兀,所以只用一眼,他就看到了她。

    那双眼睛了无生气,转了半晌,才张嘴道:“幕后主使……幕后主使是……”

    所有人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