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01章 论功行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上朝的时候,楼震关便将边关种种公式化的说了一遍,自然掩去了一些关键的信息,不过那北牧的降书却当着文武百官的面逞了上去。

    降书卓问天昨日肯定细细看过了,今日不过是走个流程。

    不过这种东西自然是看几遍都觉得欢喜,于是龙颜大悦,加官进爵,犒赏三军。

    卓问天大手一挥,封楼震关为昌平公,取护世间昌平盛世之意,副将季华为威远候,副将张子冀为安武候。

    一番赏赐下来,百官自然没有异议。

    当初大军连失十六城,他们都以为楼震关这次是玩完了,那数十万的兵权自然也会被骁勇的平阳王接管。

    可没想到楼震关竟然能绝地反击,不仅守住了幽州要塞,还在最短的时间内收复边境十六城,拿到北牧的降书。

    今天这些赏赐,他们确实受得起。

    “陛下圣明,只是季华如今仍在边关留守,子冀重伤未醒,微臣斗胆,代他们谢过陛下隆恩,臣等以后亦当为国为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好好好,朕也当为安武候寻遍天下名医,让他早日恢复如初。”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楼之薇全程在旁边站着,觉得公式化的流程太过无聊,就默默打了个呵欠。

    然而就在嘴张到最大的时候,龙椅上那人忽然道:“楼之薇何在?”

    文武百官纷纷转过头来,正好看到她这副滑稽的模样。

    那一瞬,正好卓锦书的目光也扫了过来,四目相接,一个炙热,一个漠然。

    楼之薇撇了撇嘴,走出去跪下。

    “臣女楼之薇,拜见陛下。”

    卓问天淡淡扫了她一眼,并未深究她刚刚的失礼,而是道:“还记得你当初请命时说过的话吗?”

    “自然记得。”

    “好!此次大战你功不可没,朕自然也当好好嘉奖你。说说,都想要些什么?”

    不像之前那样直接封赏,而是问她想要什么。

    这样的赏赐意味深长。

    若说对了,皆大欢喜,若说得不好,只怕连着刚刚受的封赏也会变成一把选在头上的利剑。

    伴君如伴虎,她今天算是真正感受了一遍。

    “谢陛下隆恩,臣女只是追随父亲保家卫国,不敢妄自居功,更不敢讨要奖赏。”她淡然的低着头,声音听不出多余的情绪。

    周围响起一片哗然之音。

    楼之薇跋扈之名由来已久,就算她真的在西北大战中有所功绩,也万万不可能如传闻中那样英勇。

    只是如今看来,她似乎比以前沉稳了许多。

    与曾经那个在长乐殿前哭闹的小姑娘相比,如今的她就犹如一把未出鞘的利剑。

    锋芒尽敛,却威严不可进犯。

    “楼爱卿,你有个好女儿。”卓问天笑得开怀。

    他从前不太明白这女子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处,竟叫他两个儿子都为她泥足深陷。

    如今看来,她确实比京中其他闺秀要特别些。

    那些是娇滴滴的鲜花,而她,则是一把凛冽的宝剑。

    她是有资格站在皇室王孙身边的女子。

    “对了,她之前是什么封号来着?”他转头问身旁的赵钰。

    年迈的公公将双手笼在袖中,恭恭敬敬的道:“回陛下,您之前封了她为德隆县主。”

    “既然如此,那便要再进一级,”他自顾自的说道,“楼之薇千里奔袭,保家卫国,忠义两全。依朕看,不如就封为忠义郡主,以表其赤胆忠心。”

    虽是自言自语说的话,却掷地有声,让大殿上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当即有保守的官员出来劝道:“陛下三思!楼将军是公爵而非王爵,封其女为郡主,这于礼法不符啊!”

    “请陛下三思!”

    “请陛下三思啊!”

    渐渐的更多的官员跪下,劝阻之声越来越大,竟然大殿为之一抖。

    楼之薇并不气恼,毕竟这些虚名对她来说无光痛痒。

    以前她不在乎,现在更不会在乎。

    正要找些话来推脱的时候,却见卓倾羽站了出来。

    那一身朝服肃穆,却与他身上那种吊儿郎当气质格格不入。

    “可是本王听说她固守玄雾城要塞,智擒北牧大将,为西北之战取得了至关重要的转机,种种功绩,若她都没有资格受赏,难道诸位在墨京高枕无忧的大人们才有资格受赏吗?”

    他打脸打得很不留情,几句话下来,那些尚跪在大殿中的官员们一个个面红耳赤,竟是无言以对。

    眼神飘过去,正好看见他冲她抛了个媚眼,含义很明确:不要感激我,改天一起出去嫖。

    楼之薇僵硬的抽了抽嘴角:呵呵。

    “可传闻中多有夸大,况且齐王殿下并未一同前往幽州,此番言论只怕为时尚早。”

    这话说完,所有人的目光就落到了卓锦书身上。

    他是最有发言权的人。

    卓锦书眉头紧拧,一双眸子死死盯着她,可至始至终,她的目光也不曾有片刻的停留。

    楼之薇只是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显然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那便让锦书说说她有何功绩,也好让众卿家心服口服。”卓问天不以为然的挥了挥手。

    “……”朝服下的拳头握紧又放开,反反复复,似乎正在挣扎。

    她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越走越远,在他没有发现的时候变得光彩夺目,而他还停留在原地。

    这不是他想要的,也不是他所希望的。

    “回父皇,其实她……”

    正在他要开口的时候,大殿外忽然有宫人匆匆来报:“报!启禀陛下,皇后娘娘有要事求见!”

    所有人都是一愣。

    似乎不相信那位端庄高贵的皇后会做出如此失仪的事情。

    卓问天皱了眉,心中明显不悦,嘴上却耐着性子道:“待朕退朝,自会去皇后寝宫,下去吧。”

    “可……皇后娘娘说是紧急之事,已经在殿外候着了。”宫人全身都在打颤,头顶上的龙威几乎让人喘不过气。

    “放肆!”

    朝堂之上,后宫不可干政。

    如今威严被触,他脸色自然不好。

    见龙颜震怒,宫人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当即就道:“陛、陛下,娘娘说西北大战之事尚有蹊跷,怕是有西苍之人与北牧勾结,还请陛下宣娘娘进殿细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