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9章 偷得几日逍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楼之薇在侯府过了几天逍遥日子。

    见她西北之行确实消瘦了不少,齐苗便自作主张把库房里的好东西都搬出来给她补身子,加之没有了柳氏的膈应,楼某人这几天真算得上是如鱼得水。

    当然,除了每天晚上都要应付一匹恶狼之外。

    卓君离几乎每晚都会过来,有时候来得早些,就会陪着她把晚饭一起吃了,若来得晚了,就陪她看书说话。

    更有闲暇,便与她盖着棉被纯聊天,总之纯洁得不能再纯洁——理论上是这样。

    “呵呵。”

    楼之薇干笑两声,揉了揉酸痛的腰,觉得一定要想办法阻止他再继续过来,不然总有一天她会死于非命。

    于是她想了一个办法,与他促膝长谈,探讨人生的高度,从诗词歌赋道人生哲学,总有一款适合他,总有办法能给他唠睡着。

    当天晚上,楼某人就兴冲冲的将这个想法付诸行动。

    结果,他博古通今,诗词曲赋样样都能信手拈来,等不到他自己睡着,楼之薇就先犯起了困。

    就在她眼皮打架的时候,忽然听得旁边那人轻笑了一声,问:“困了?时辰不早了,今日是我疏忽,睡吧。”

    说着,抬手灭了烛火。

    房间霎时一片漆黑,还不等楼之薇觉得哪里不对,就被不由分说抱上了床榻。

    然后,就是一段悲伤的故事,旖旎的气氛中始终萦绕着淡淡的忧伤。

    第二天,蛋疼的楼之薇深刻检讨了自己作战失败的原因,归根究底还是选了一项自己不擅长的东西,导致出师未捷身先死。

    不过没有关系,既然文的不行,她还有武可以用。

    两人切磋武艺,他总不会想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上去。

    当天晚上,楼某人再次将自己的计划付诸行动,拉着悠悠而来的卓君离到院落里切磋比武。

    他先是一脸莫名,后来扭不过她,便应了下来。

    不过他全程都是单手奉陪,时不时还提点她几句,乍一看真有几分传道受业解惑的样子。

    可是在楼之薇看来,这里面满满的都是嘲讽。

    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弱了?这不科学!

    一开始她还只是想拖延时间,到了后面却成了捍卫尊严的“恶战”。

    炸毛的楼某人张牙舞爪的要找他拼命。

    见她忽然发了狠,卓君离也不好再戏弄,只能认真与她过上几招。

    几番下来,难免控制不当,几番摩擦之后,某人沉着冷静的眼中似乎多了些跳动的火光。

    他深吸一口气,叹道:“好了,时辰不早了。”

    顾忌到她的身体,他今天本是想让她好好修养,可如今她离得这么近,柔荑滑过布料,她身上的芬芳时不时飘来,让他如何控制得了。

    他对任何女人都可以坐怀不乱,唯独她,他做不到。

    “薇薇,今天就到这里吧。”他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或许现在她停下来,他还可以去冲一冲冷水平静片刻。

    “还没有分出个胜负,为何不能再比?”楼之薇自然是不肯答应,还要拉着他继续过招。

    拉扯间,她发间的银钗被打落,一袭青丝如瀑而下,夜色中雪肤如画,眉眼嗔怪,似怒含怨。

    “好了,我打落了你的发钗,这局算我胜。”他毫不谦让,声音却带了些沙哑。

    楼之薇丝毫未注意,只道:“你这是耍赖,不行,再来。”

    “……好,再来。”

    意外的是,他并未拒绝,而是弯腰将她抱了起来,就这么大步走向房间。

    后知后觉的楼某人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当即结巴着道:“你你你、你又想干什么,还没有分出胜负……我们、我们再来!”

    他低下头,眼中带着温和的笑意,还有一点点的狡黠。

    “切磋的方式有很多种,深夜露重,我可以陪你在屋里切磋。”

    “可我不想跟你那样‘切磋’!”楼之薇抓紧了领口,尖着嗓子叫道。

    “为何?”

    他眉宇中凝结了深深的疑惑,似乎真的在虚心求教。

    楼之薇差点没被气出来一口老血,“每天都被压,换你你乐意吗?”

    她从来口无遮拦,是以说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心理负担,而且她说的本来就是实话。

    卓君离闻言,脚下真顿了顿,半晌,才煞有其事的点头道:“这么说来也是,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为夫受教了。”

    本来已经不抱希望的楼某人听得这话,心中忽然一喜,“你也觉得有道理?”

    没想到这大灰狼竟然也能如此善解人意,真是感天动地。

    就在楼之薇开开心心的要从他臂弯里蹦跶下来的时候,那铁臂却忽然紧了紧,不由分说将她禁锢在怀里。

    “娘子说得有理,今日,便上你在上。”

    楼之薇:……这根本就不是重点啊!

    于是在一阵悲戚中,哭天喊地的悲号渐渐变成了婉转低吟的讨饶。

    采薇阁依旧安静,却多了一分旖旎的暖色。

    烛影摇红中,春意正浓。

    一直到后半夜,楼之薇才终于能好好躺下睡个安稳觉。

    她是真的累得狠了,刚倒下便要沉沉睡去。

    他支着手在旁边,不知从哪里弄来一盒药膏,仔仔细细将之前那个印记都处理妥当才轻轻揽着她睡下。

    看着怀里那张快要进入梦乡的小脸,他眉宇中多了些温柔,“楼将军很快就会抵达墨京,到时候我会请人来过大礼。”

    三书六礼,十里红妆,一样都不会少。

    楼之薇累到极处,正是恼他的时候,潜意识里便回了一句:“过什么大礼……娶你的朝阳郡主去……”

    说完,翻了个身,背对他而睡。

    “这些事,我都会处理好。”

    后来他说了什么,楼之薇并未在意,只觉得实在困极。

    等到第二日起来的时候,已经快要正午,身边那人早已不知去向。

    她身上衣服穿戴得整整齐齐,丝毫未见异常。

    正要起来伸个懒腰,就听得门外传来丫鬟雀跃的声音:“大小姐,听说大将军已经到了墨京城外二十里,很快就能进京了!”

    楼之薇一顿,脸上绽放出明媚的笑意,“是吗?那我可得赶快起来洗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