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8章 此生只娶一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薄唇离开她的,一点点往下,掠夺着她的芬芳。

    罗袜不知何时也被褪了下去,露出白皙小巧的足踝。

    他衣冠楚楚,而她,脑中已是一片混沌。

    纤细的手紧紧攀着他的脖子,仿佛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去。

    他也任她抱着,手上的动作并未停歇。

    直到一切都处理妥当,才将她抱起来走向浴盆。

    修长的双腿跨进浴盆的刹那,她不由手脚并用攀紧了他,温热的水抚过两人,刺激着每一根神经。

    “薇薇……”他轻呼着她的名字,沙哑的声音中带着难以压抑的情绪。

    楼之薇昏沉沉的抬起了头,不知是被热气蒸得头晕还是恶从胆边生,竟就着这个姿势咬住了他。

    那一吻没有任何技巧可言,就像是要报复他刚刚的强硬,用同样的态度还了回去。

    然后硬碰硬的结果却是点燃了一簇燎原之火,原本还压抑着的猛兽脱缰而出,擒住自己的猎物,为所欲为。

    激荡的水花洒出浴盆,溅湿了青石砖,可如今已经没有人在意。

    那是一场爆发性的掠夺,疯狂的占有,无度的需索。

    那一刻,他们眼中只有彼此,再无其他。

    直到金乌西沉,明月东升,他才将脱力睡去的她抱回了房间。

    她身上遍布青红的痕迹,他背上也有几道爪印,如此种种,无一不在诉说二人刚刚是如何激烈。

    犹豫了片刻,还是伸手碰了碰那些红痕,果不其然见她皱起了眉。

    “卓君离……你这个……混蛋,唔……那里,不要……”

    即使在睡梦中,她依旧在控诉他刚刚的恶行,只是片刻后又累得沉沉睡去。

    被指控的人懊恼的叹了口气。

    现在想来,他刚刚是太着急了些。

    伸手理了理她脸侧的碎发,转身去生了炉子。待一切都整理妥当之后,才终于转身离去。

    月色冰凉,颀长的身影在黑夜中忽隐忽现,最后如鬼魅般隐匿了踪迹。

    夜深人静时,他终于回到贤王府。

    令人以外的是,这个时辰还有人并未就寝。

    院子里两人端坐对弈,一个白衣慵懒,宽大的外袍披在肩上,脸上还带着病态的苍白。

    他对面坐了个俊雅的蓝衣公子,一把折扇摇得风.流倜傥,颇有些纨绔子弟的样子。

    可那一手棋竟丝毫不落下风,两人拼杀至中局,竟是难分难舍,不相上下。

    “我的祖宗,你可算是回来了。”听到动静,卓倾羽头也不用转就知道是他来了。

    他砸了砸嘴,觉得这只大灰狼实在狡猾,自己在外面逍遥,丢下这么大一堆烂摊子给他收拾。

    要是再不回来,他就要寻思着报复社会以求安慰了。

    转过脸,看到的却是七杀的脸。

    “嗯……你?”

    他一直都分不清自家兄长那两人分裂的性格究竟谁是谁,一时片刻也不敢妄下定论。

    卓君离只是淡淡扫了一眼两人的棋局,道:“数日不见,你棋艺倒是越发精进了,看来这些日子没少往飞燕楼跑。”

    一句话,便表明了身份。

    七杀是不会跟他唠嗑的,要么开口就是鄙视,要么就直接动手,从来都简单粗暴。

    确定眼前是卓君离无疑,他才吊儿郎当的笑道:“飞燕楼的烟烟姑娘棋艺卓绝,我是很喜欢以她切磋的。”

    “怕是除了棋艺,其他方面也切磋了不少。”他面色平淡的过去坐下。

    白衣男人早已退到一旁,恭敬的单膝跪地。

    另外两人都未做出任何反应,仿佛对此早已习以为常。

    “我还寻思着,你这要是再不回来,他可就要替你娶了慕容盼雪了。”卓倾羽笑得很是愉悦,似乎只要是能膈应到他的事,都能让他觉得高兴。

    果然,卓君离皱了皱眉。

    “你的主意?”

    “我哪里敢,更何况你的人我也叫不动,”他指了指旁边跪地的白衣人,“自然是老师的高见。”

    作为一个没有底线的坑货,他毫不犹豫的出卖了同伴,并且丝毫不觉得可耻。

    “那你为何不劝?”

    “劝?他的执念如此之深,你叫我如何劝?更何况……我又有什么立场去劝?”像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他笑得灿烂,可那笑意却始终没有深到眼底。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过去。

    卓君离如此,他,亦是。

    他将手中的白子放回棋盒,站了起来。

    “你可以不要你的仇,甚至可以让流光殿的真相永远尘封,可我的呢?这局棋从开始就只有一种解法,你既然将自己作为其中最重要的一颗棋子,又如何能在这个时候变卦?”

    他摇了摇手上的扇子,依旧风雅。可那张脸上却没有了往日的不正经,冷静卓然,沉稳睿智。

    这才是真正的他。

    “我们都身在局中,早已身不由己。”他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离去。

    就在身影快要走出院落的时候,才听到一个淡然的声音。

    “曾经我也这么觉得,只是到了如今才明白,我命应由我。”

    卓倾羽顿了顿,转过来道:“此话怎讲?”

    “我中过天下最无情的毒,患过天下最难治的病,如今,更是遇到了天下最离奇的事,可我如今依旧活着,而且活得很好。”

    他抬起手,静静看着手中的掌纹,仿佛那些交错的纹路连接成了脉络。

    “离奇的事?”卓倾羽疑惑。

    “你若遇见老师,便转告他不用担心,此事我自有分寸,定不会让他失望。”

    “你愿意娶慕容盼雪了?”

    “我卓君离此生只会娶一人,”他浅浅一笑,如金莲绽放,耀眼夺目,“那个人叫楼之薇。”

    自他再睁开眼的刹那,便决定此生再不放手。

    七杀说得对,他确实是个懦夫。

    多年的隐忍早已让他习惯将很多事都藏在心底,他习惯运筹帷幄,谋划算计,而结果却是害她一次次身陷险境,让旁人有机可乘。

    可她却每每选择迎难而上,绝地反击。

    这一次,他决定用她的法子。

    “不过有一句话他说错了,这颗心,并非他想的那般坚若磐石。”

    或许早在桃林相见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她会是他的缘,他的劫,他的救赎。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