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7章 善解人意的属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见到来人,齐苗先是一愣,然后立即喜笑颜开。

    “大小姐,您回来了?”

    楼之薇笑着点了点头:“大战告捷,我不回来,难道留在边关喝西北风吗?”

    听了她的玩笑话,齐苗并不拘谨,反而兴高采烈的将他们迎进了府,“大小姐能平安回来就好。”

    众人已经从刑部出来半月有余,侯府里里外外均已收拾妥当,是以楼之薇进去的时候看到路上丫鬟小厮都各自忙碌。

    见她经过,都丢下手上的活计跪下恭迎。

    齐苗一路将她送回采薇阁,只见里面收拾得干净妥帖,一丝不苟。

    正好有几个丫鬟在打扫,见她来了,连忙躬身跪下。

    “恭迎大小姐回府。”

    楼之薇觉得有些莫名。

    一个两个倒没什么,多了就让人觉得奇怪了。

    “这是怎么了,一个个的都跪我做什么。”以前也没见他们这么殷勤过。

    齐苗笑了笑。

    “若不是大小姐临危受命赶往幽州逆转西北局势,我等早已成了午门外的一缕亡魂,如今有幸捡得一条性命,自然要比以前更加勤恳,方不负大小姐救命之恩。”

    说着,也要佝偻着身子跪下。

    “齐管家言重了,”楼之薇哪里肯受,当即就扶了他起来。

    想到她一路奔波,齐苗便吩咐了下人去准备热水餐食。

    他自然也看到了从马车上一路跟下来的那个黑衣男人,他从头到尾没说过一句话,只这么静静的站在她身后,竟给人一种神佛不可近的错觉。

    作为一个打滚了几十年的人精,他当然不会不识相的去问那人究竟是谁,而是识趣的为他准备了一间厢房。

    一切妥当之后,才恭恭敬敬的准备退下。

    “对了,不知道柳姨娘在何处,为何一路上都不见她?”

    “她……哎,柳姨娘近日都在为二小姐的事情奔走,经常不在府上,大小姐可是有什么要事?”

    楼之薇抿了口茶,道:“妹妹……是出什么事了吗?”

    齐苗停了停,叹道:“前些日子二小姐被诊出身子虚寒不易受孕,赵侍郎便又为赵公子添了两房侍妾,夫人正为此事着急,近几日都在四处寻访大夫。”

    说到楼若兰,他也只是一声长叹。

    子嗣是女子在后院立足的根本,若二小姐真的不能生育,那她后半生在赵府的日子恐怕并不会太好过。

    听了这个消息,楼之薇脸上并没有什么太多的表情,只是默默的将手中的茶喝完。

    齐苗恭恭敬敬的退了下去。

    “怎么,不高兴?”

    卓君离将她手中的茶杯拿下来,又添了新的,待放温了才递到她手上。

    这一套动作自然且流畅,无言中尽是备至的体贴。

    楼之薇手腕动了动,僵硬的扯出抹笑,“得偿所愿,为何不高兴?”

    他握住了她的手,“怎么,对我也要撒谎?”

    她长叹口气,才道:“当初我只是想报仇,如今她真的变成这样,我心中竟没有想象中的快慰,这或许就是‘作’吧。”

    “你也无须自责,凡是自有天命,封玉已经救过她,这样的结果,或许是她曾经业障太多,逃不过罢了。”

    “那天的事……你知道?”

    握住她的手僵了僵,半晌才应道:“那天我也在,梁上。”

    楼之薇没有注意到他细微的异常,只将头枕在他肩上,笑道:“你还真是喜欢当梁上君子。”

    他抚着她头顶的发丝,一如往日温柔:“我也只当你梁上的君子。”

    “呿,少在这里贫。”

    正要推开他,就感觉正在抚她发丝的手停在了脑后,眼前那俊朗的面容渐渐放大。

    眼看就要吻上来,忽然听得丫鬟敲了敲门:“大小姐,热水餐食均已经准备妥当,奴婢是先伺候您用餐还是沐浴?”

    丫鬟的声音格外小心翼翼,声音中还带了些颤抖,与其说惧怕,不如说是敬畏。

    卓君离一僵,原本的动作就这么停住。

    “不用了,都放那里吧。”楼之薇笑了笑。

    “可是……”

    “我一个人习惯了,你们都下去吧。”

    “这……是。”

    见她态度坚决,丫鬟便带着其他人一并退了出去。

    采薇阁再度变得安静,一如往日的冷清。

    楼之薇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笑道:“看来我天生是个丫鬟的命,凡事必定要亲力亲为才安心。”

    他也笑她:“你该习惯被人伺候着。”

    好好气氛被打破了,他也不恼,而是跟她一起站起来,不由分说取下了她的外衫。

    楼之薇心生警惕,凤眸怒睁,嗔道:“你想干嘛?”

    “既然你不喜欢被别人伺候着,那我亲自伺候你沐浴,可好?”

    “……这样的小事我觉得还是不麻烦您比较好。”她态度坚决。

    可那人就像是没听见似的,继续解开了她的衣带,一脸正经。

    “为何如此客气,莫不是觉得为夫会做得不好?无妨,娘子可以亲自验证,若有不妥之处,为夫一定虚心改正。”

    说着,便将她横抱起来,推门去了隔壁浴室。

    如今如春已至,寒意却未完全褪去,腾腾的热气为浴室氤氲了团朦胧之色。

    琉璃屏风上山水交映,被水汽染上了一层雾气,给她换洗的衣服整整齐齐的叠在一起,旁边是一盆淘洗干净的花瓣。

    唯一突兀的,就是不远处同样放着的一叠黑衣。

    楼之薇挑了挑眉,道:“我不觉得齐管家会‘善解人意’到把你换洗的衣服也准备到我的房间里来。”

    她尤其强调了“我的”两字。

    被质问的人只是笑:“地空是个善解人意的属下,我决定回头给他升月供。”

    “……”

    就在楼某人无语时,他已经将她放在了台上,上好的缎料一点点被褪了下来。

    袖长的手指灵活且迅速,没一会儿就褪到了中衣。

    楼之薇反应过来,抓住领口,道:“剩下的我自己就可以了。”

    朦胧的雾气为她双颊染上一抹可疑的绯红。

    他没有回答,只是俯身吻住了她殷红的双唇,温柔却不容拒绝,仿佛要抽干她脑中仅剩的理智。

    就在她昏昏沉沉的时候,中衣也被缓缓褪下,只剩里面一件藕粉色的兜儿。

    独属于她的芬芳扑鼻而来。

    “别……”

    “乖,别拒绝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