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6章 往事不可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楼之薇没想到她会忽然提起这茬,时日久远,她早已经将那“上帝的孩子”一事抛之脑后。

    反应了好半晌,她才如梦初醒,正要说话,却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愠怒的声音。

    “孩子?”

    卓君离出奇的配合,低沉的嗓音带着暴风雨即将到来的压抑,仿佛有风雨欲来之势。

    楼之薇无语。

    一开口她就知道,这货又要开始使坏了。

    那满肚子的黑水简直没有消停的时候,时时刻刻都酝酿着翻滚。

    可他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剧本之中,每一个表情都表演的生动到位,分分钟要逼死上一届奥斯卡影帝。

    楼之薇心中有一个寂寞的草泥马正在欢快的蹦跶。

    “你有过孩子?”或许是见她半天没有反应,他索性自导自演的继续了下去。

    “哎呀,你不知道吗,莫非不是墨京人士?”慕容盼雪不疑有他,故作吃惊的捂住了嘴。

    他便转头看向她,问:“你知道?”

    “这……你若真不知道,那我便不能再说了。说多了之薇该怪我多嘴了。”

    她面色尴尬,竟是真的不愿再往下说。

    可是这边的话头已经被挑起来了,岂有说到一半的道理。

    加之这位新晋影帝格外配合,便顺着她的话道:“但说无妨。”

    那面容冷峻邪魅,在说这话的时候眉梢正好挑了挑,桀骜中带了几分张狂。

    慕容盼雪一时被晃得有些眼晕。

    定了定神,才道:“公子切莫放在心上,年少总有轻狂时,之薇她……也不过是痴心错付罢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唠得欢快,作为当事人的楼之薇却至始至终选择了保持沉默。

    这男人满肚子都是坏水,她当然不想陪着他耍宝。

    只是刚准备转身进去,就被他拉住了手臂。

    那张俊朗的脸上带着薄怒,低声问道:“这些事怎么之前没听你提过?”

    “……”

    楼之薇心中的草泥马在翻滚。

    这人竟还演上了。

    不过好逼真有木有,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她都要自愧不如。

    “怎么不说话?”

    楼之薇掩面:我无话可说啊!

    见她半天没有反应,慕容盼雪眼中终于露出笑意。

    “之薇这是怎么了,可是怨我长舌了?哎,都怪我不好,不应该说起这些旧事,徒惹你伤心。毕竟现在君离自己也不愿想起这些事了,不如让这些往事都随风而去吧。”

    她伸手将脸侧的碎发拢到耳后,笑容明媚,却没有春阳般耀眼的温暖,反而让人觉得一种彻骨寒凉。

    楼之薇撇了撇嘴,正要转身进去,就感觉自己的鼻子被人捏住,不由分说将头转了过去。

    他捏着她的鼻子,俊朗的脸上看似愠怒实则宠溺。

    “既然那人如此薄幸,不如你以后就跟了我,我许你青丝白发,如何?”

    慕容盼雪本是盼着他大发雷霆,哪知道君子一笑,勾魂夺魄。

    她愣了好半晌,才用近乎哑然的声音道:“你……你不生气吗?”

    “为何要生气?”似乎觉得这个问题有些可笑,他并不掩饰眸中的奚落。

    慕容盼雪一僵。

    “可是她、已经……”不洁了啊。

    剩下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来,就被他一眼瞪了回去。

    那双眼笑起来的时候魅惑勾人,沉静的时候却冰冷肃杀,不过顷刻间,周遭全是凛然杀气。

    “她愿意回头是岸是好事,你说得对,往事不可追,不如让以前那些荒唐事随风而去。说来还要谢谢你告知我这些,以后方能对她千百倍的好。”

    言下之意不论她曾经如何,他要的是她的现在与未来。

    哪个女子不想被人这样捧在手心疼爱,不管流言蜚语,只宠她到无法无天。

    更何况,对方是如此优秀的男人。

    这并非天底下最动听的情话,却霸道的不容拒绝,正好触到了心底最不设防的地方。

    慕容盼雪不由得变了脸色。

    她端庄的面容变得苍白,双手在袖口中紧握成拳,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嗯?你脸色似乎有些难看,不舒服吗?”他毫不留情的揭露她的狼狈。

    大尾巴狼摆明了是想打她的脸,说话自然是捡最刺激她的说。

    每一句话,都仿佛一个个大耳刮子扇了过去,又快又准。

    从头到尾,楼之薇一句话都没说,却完完全全享受了遍坐享其成的感觉。

    她眨了眨眼,觉得有些恍惚。

    这脸打得虽爽,却不像那个男人会做的事情。他从来深沉隐忍,就算是真的要护着她,也绝不会用这样直接果决的方式。

    楼之薇抬头看了看他,犹豫道:“你……”

    “外面风大,别老是在这里站着了,当心着凉。”

    他只是伸手拢了拢她身上的披风,宠溺的将她揽进马车,把愣在当场的慕容盼雪就这么晾在一边。

    神仙眷侣,自然是有人羡煞有人嫉恨。

    全程恐怕只有地空一人端端坐着,从头到尾,不动如山。

    怪就怪这些日子已经被撒狗粮撒得麻木,他早已练就一身铜墙铁壁的本事。

    “爷,还是去侯府吗?”

    “嗯。”里面传来一声淡淡的回应,便再无其他。

    在所有人的呆愣之中,马车就这么转过街角,了无踪迹。

    马车里。

    楼之薇坐在软榻上,看着他的目光多了些考量。

    “我怎么觉得,你肚子里面的坏水似乎越来越多了?”

    被嫌弃的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温柔笑道:“哪里,全靠娘子教导得好,为夫只是学得比较快罢了。”

    他心情似乎也相当不错,眉眼中都是浅浅的笑意。

    楼之薇啐了他一口,道:“少用这些花言巧语糊弄我,我才不上那当。”

    “可为夫见娘子刚刚挺乐在其中。”

    似乎觉得称谓不错,他叫得相当顺口。

    “……我怎么觉得你变贫了?你真是……卓君离?”

    本来只是随口一问,却感觉到他微不可见的僵了僵,随即轻笑道:“不然你以为是谁?我自然是我。”

    两人又说了几句,马车便停在了侯府门口。

    原本萧条的大门打扫一新,小厮丫鬟们也各归其岗。

    见门口来了辆马车,管家带着人迎了上来。

    “不知贵客是……”

    楼之薇掀了车帘,笑道:“怎么,多日不见,齐管家就不认得我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