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5章 狭路相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中年人似乎有些激动,说到后面甚至拍桌而起。

    过了好半晌,才有人弱弱的道:“可我听说那楼家大小姐张扬不可一世,朝阳郡主却素有贤德一说,这么现在照先生说起来,倒是颠倒过来了呢?”

    “贤德?”中年人拔高了声音,“我先问你,郡主可在朝中任有一官半职?”

    那人一愣:“郡主身为女子,何来一官半职之说?”

    “那我再问,郡主对这江山社稷可有过大的功德?”

    “这……她只是个女子,如何……”

    “楼小姐也是女子,可是她能北平胡虏,内定暴乱!家国有难,她毫不犹豫奔赴前线,如此深明大义又有几人能及?”

    “可我听说朝阳郡主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也是世上难得的才女。”

    中年人冷哼一声:“难道她能靠着那琴棋书画兴国安邦?家国有难时,怕她也只能被掳去供那些敌军将士享乐吧!”

    “你!放肆!”听了这话,那人终于忍不住跳起脚来。

    中间男人却全然不惧,继续道:“我不知道你究竟受了谁的指使来这里抬高朝阳郡主,可我们不是瞎子,自然分的器是非曲直。贤王殿下若真是喜新厌旧之人,那他必也配不上楼小姐。”

    “你……”

    “我也觉得,反观那些只知道躲在繁华的京城安享荣华的贵女们,楼小姐胸中谋略更能得人钦佩。”

    掌柜正好端了豆腐花走过来,莫名响应了一句。

    其实他与楼之薇也没有多少渊源,只是几次接触下来,觉得她并入传闻中那般。

    渐渐的,越来越多的都是为她叫好的声音,就连隔壁小摊的人也被吸引了过来。

    在一浪高过一浪的呼声中,某个黑影仓惶遁走。

    “走吧。”楼之薇迅速蹿上车。

    “这么快就吃完了?”

    卓君离手上正好拿了本书,还没来得及翻上两页。

    她笑道:“我刚刚听说了一个很有趣的事情。”

    “哦?是什么?”他并未放在心上,端起身边的茶水抿了一口。

    楼之薇狡黠的眸子转了转,就趁着他将茶水喝进去的刹那,道:“听说‘你’下个月就要娶慕容盼雪了,真是恭喜恭喜。”

    说着还真不忘拱手跟他道喜。

    卓君离一口茶梗在喉咙,呛了好半天。

    罪魁祸首还十分体贴的上去给他拍背,似乎全然没有被刚刚那个劲爆的消息影响。

    “怎么这么不小心,呛到了没啊?”

    他缓了片刻,立刻抓起她的手,“薇薇,你……”

    “急什么,我又没说要把你怎么样,这段时间你……呃,你的身体一直跟我在一起,我自然明白在墨京跟慕容盼雪培养感情的另有其人。”

    所以她现在在意的不是谁跟谁成亲这件事,而是究竟谁有这个本事能李代桃僵。

    不仅能瞒过旁人,连长乐宫中的那两位都能瞒过,可见对方不简单。

    卓君离皱眉。

    “我想,我大概知道。”

    “你认识?”

    他并未答话,而是沉默了半晌,才道:“先回王府。”

    “现在回王府,只会让有心的人发现端倪。”

    从进入墨京城开始,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他们,这样大摇大摆的出现在贤王府,必定会惹上不少麻烦。

    这里不同于西北战场,却比战场更加步步惊心。

    卓君离闭眼坐回软榻上。

    那眉宇中似乎凝结了化不开的愁绪。

    半晌,才问道:“你不生气?”

    “为何要生气,这些日子你一直跟我在一起,我去生谁的气?”

    她伸手拿下他手中的书卷,将之放在一旁,然后就这么大刺刺的坐了过去。

    温香软玉入怀,让他没来由的一愣。

    “薇薇?”

    她只是将头枕在他肩膀上,淡淡道:“我知道你有很多秘密,多到还没来得及与我细说。不过没有关系,我有很多时间,后半世所有的时间我都会陪着你,所以不要将那些秘密都藏在心里了,好吗?”

    那声音温软如最柔和的泉水,一点点拨开心扉,流进肺腑。

    他心中一动,只觉得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冲破了枷锁,这些日子的迷茫似乎找到了倾泻的渠道。

    伸手揽住她的纤腰,他道:“其实,我……”

    就在他开口的刹那,马车忽然一停。

    地空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主子,前面有一辆马车拦住了去路,不肯让行。”

    车里两人均是一顿。

    楼之薇先反应过来,掀了车帘,道:“既然如此,那便让马车退到一边,让对方先走。”

    话音刚落,就见得对面的马车也掀起了车帘。

    与她狭路相逢的不是别人,正是许久未见的慕容盼雪。

    她依旧穿了一身素色的华裳,高级的面料上有银线勾勒的暗纹,雪色的南珠流苏步摇一丝不苟的别在发间,看起来端庄且高贵。

    那双眼中没有惊诧,见到她,还十分柔和的笑了笑。

    “我道是谁,原来是之薇,不知你是何时回的墨京,一切可好?”

    “客气,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郡主真是没闲着。”一瞬的讶异后,楼之薇脸上也浮现出灿烂的笑意,只是那笑意越来越深,却一直没深到眼底。

    她也懒得拐弯抹角。

    慕容盼雪心知她是已经听说了那些事,面上全无变化,反而更加坦然:“这是君离自己的选择,我也已经劝过,可他……哎,毕竟这种事不是旁人能够置喙的,之薇若觉得心里不舒坦,便自己去劝一劝吧。”

    话虽这么说着,可她眼中分明又是得意之色。

    楼之薇当然听得出她言语中的奚落,也不生气,正要说些什么,手上帘子就忽然一轻。

    身后那男人接过帘子,顺手紧了紧她身上的披风。

    “这么冷的天干嘛一直在风口站着?进去。”

    他依旧做的七杀的装扮,面具完美的遮盖了他本来的面貌,所以即使慕容盼雪站在对面,也察觉不到任何端倪。

    只是那张冷峻的脸却无法让人忽视,邪魅的五官俊美深邃,一瞥一笑间如黑莲初放,勾人沉醉其中。

    慕容盼雪神色有些奇怪,半晌才笑道:“我还以为之薇会一直沉浸在丧子之痛中,没想到这么快就寻到了如此优秀的如意郎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