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4章 谁配不上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两人并不着急,一边赶路一边收着前线传来的消息。

    正如耶律骁所说,他没有收兵,而是继续南征。

    可从来所向披靡的北牧军却踢到了顽石,玄雾城固若金汤,久攻不下。

    北牧军粮草断绝,只能一路仓惶后退。

    短短半月,边塞十六城收复。

    就在楼震关带着大军准备继续北上之时,他们收到了北牧国君递来的降书。

    至此,西北大战结束,西苍军择日凯旋。

    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楼之薇正盘腿坐在一方大石上,嘴里叼着一根鱼骨头。

    “看来我爹也快回京了。”

    她将手中飞鸽传书看了又看,眉眼中都是愉悦的笑意。

    见她这样,卓君离伸手将鱼骨头拿了下来,又递给她一条刚烤好的鱼。

    “吃这个。”

    楼之薇笑笑:“不用都给我,你自己多吃点。”

    “没事,那边还烤。”

    可怜的地空作为车夫兼厨子,这些日子可没少被他们压榨。

    楼之薇生出些愧疚感,看着手上的鱼,砸了砸嘴,还是厚着脸皮吃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对鱼是没有抵抗力的。

    地空看了这边一眼,只能默默的又去捞鱼。

    如此闲适的日子又过了半个月,等几人再回到墨京的时候,已经是绿树抽新芽,春意绵绵。

    墨京城街上人来人往,张灯结彩,格外喜庆。

    楼之薇掀了车帘看热闹。

    “咦,这是要过年了吗?”

    “年早就过完了,”身旁传来他的轻笑,见冷风灌进来,便有拿起件黑色的披风搭在她身上,“仔细点,别着凉了。”

    “不会,我底子好着呢。”

    地空听着里面两人无良的撒狗粮,也只能默默受着。

    反正这一路上被虐得也不少,谁让他孤家寡人,无人倾诉。

    正路过百宝街的时候,忽然听得车里传来楼之薇的声音。

    “诶,停车停车,这里有家特别好吃的豆腐花!”

    楼某人对这家的豆腐花可谓有一种莫名的执着,以前在墨京的时候,她隔三差五就要带着白虹来这里祭一祭五脏庙,现在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我去吧。”看着那长长的队伍,卓君离轻叹一声。

    正准备起身,就被她不由分说按了回去。

    “排队的过程也是一种乐趣,你不懂,还是我去比较合适。”

    说着,便跳下了马车。

    楼之薇熟门熟路的摸到队伍的末尾,乖乖排队。

    小摊的食客依旧很多,在漫长而无聊的排队过程中,唠嗑嚼舌根简直是打发时间的必备佳品。

    是以她才刚刚站进去,就听到站在前面的客人正在唠着近日墨京城的大事。

    “喂,你可听说了镇远大将军凯旋的消息?”一个尖嘴猴腮的食客问前面那人。

    胖胖的那人白了他一眼,道:“这么大的事我岂能不知道?整个墨京恐怕也只有你这个不学无术的惯偷才会如此消息滞后。”

    “嘿!你这胖子,一个赌徒也好意思奚落我?”

    两人你一言我一句,片刻后便推搡了起来,眼看着就要大打出手。

    楼之薇笑了笑,心道她与这两人真是有缘。

    正要上前打招呼,就听得更前面一人转过头来,鄙视道:“得了吧,你俩这是刚从山里出来呢?半个月前的消息也能挣得如此面红耳赤。”

    两人一愣。

    “哦?照这位兄台所说,近日还有更大的事发生?”

    正说这话的时候,摊子上有一桌食客结账离开,这三人便一拍即合的挤在了一桌上。

    楼之薇站在不远处,也怀揣着一颗八卦之心静静听着。

    只听那人故作神秘的道:“很快就会有了。”

    哥俩自然不愿被这么一句话所糊弄,当即决定打破砂锅问到底:“不知究竟是什么事?”

    “自然是下月贤王与朝阳郡主的婚事。”

    楼之薇正百无聊赖,听了这话,竟用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她眨了眨眼,目光不由自主的飘向那边。

    张三李四也愣了愣。

    他们也是在不久前才知道,原来自己“教训”的那庆街十九号的负心汉就是大名鼎鼎的贤王。

    两人自知惹到了不该惹的人,吓得肝颤,便连夜出城躲了一阵,这也是才回墨京。

    只是没想到刚一回来,就听到这么劲爆的消息。

    听得消息的两人不由感叹:这贤王,果然是个朝三暮四的主啊!

    本来这个话题应该就此打住,可那人偏偏就是个长舌的,满腹的八卦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

    “你们是不知道,这些日子贤王殿下与郡主那叫一个同进同出,如胶似漆,那叫一个羡煞旁人呐!”

    “可……我听说那贤王似乎与楼家的大小姐……”

    这些日子他们好不容易才摸清两人的关系,这又忽然钻出来个朝阳郡主,不得不感叹贵圈真乱。

    那人哂了一声,道:“郡主就如天山上盛开的雪莲,岂能与一个官员的女儿相提并论?更何况那人就已臭名昭著的草包,如何配得上贤王殿下?”

    他声音越来越大,让周围吃豆腐花的人也看了过来。

    张三李四面面相觑,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楼之薇摇了摇头,瞬间没了吃豆腐花的心情。

    正要转身出去,却见隔壁桌的一位布衣中年人忽然咳了一声。

    “兄台这话就不对了,那楼大小姐先前名声是不怎么好,可这次她连夜赶往幽州腹地,千里救父,更与镇远大将军一起守住玄雾城,拿下了至关重要的一战。如此智勇双全的女子,怎有配不上贤王一说?”

    不知为何,楼之薇在幽州的种种事迹竟先她一步传回了墨京。

    当年,她草包之名如雷贯耳,如今,她依旧名声响亮,却是因为千里救父,智擒敌方大将,巧灭污衣帮等赫赫战功。

    此话一出,立即有人响应道:“是啊,楼大小姐孤身潜入北牧大营救得镇远大将军,使得他投敌叛国一说不攻自破,更阻止了北牧军扫荡之势,如此智谋,为何配不上在京中养尊处优的贤王?”

    “反观贤王,分明与楼大小姐定情在先,却趁着她离京之时与朝阳郡主那般亲近,还不避旁人,若真要说,我倒觉得是贤王配不上楼小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