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3章 陌上花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卓君离转过脸来,沉静的眸子一如既往深沉,让人看不透里面的情绪。

    皑皑白雪中,他的身影格外显眼。

    仿佛天地间仅剩的一团萧索。

    “不想见我?”见她没有反应,他又问。

    “我是以为你在想重要的事情,就不方便打扰你。”

    楼之薇摆了摆手,还是走了过去。

    他并未多说,只是转过了头,继续自己刚刚的那个动作。

    走近一看,她才发现他身边温了壶酒,楼之薇拎起来摇了摇,发现已经饮了半瓶。

    她还从未见过独自饮酒的他,也从未见过这么沉默的他。

    安静又彷徨,只是在他身边站着,都觉得莫名心疼。

    “怎么了,你有心事?”

    “嗯。”他没有否认。

    “不能告诉我的事?”

    这次他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沉默了许久,才道:“是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你。”

    楼之薇也不再追问,而是盘了腿坐到他身边。

    就在她要做下去的时候,他忽然伸手过来,将她拎到了自己腿上,眼神责备。

    “这么凉的雪地,你想冻坏自己吗?”

    被质问的人眨眨眼,窝在他温暖的怀里,弱弱道:“我这不是担心你么,若不能替你排忧解难,陪你喝两口总是可以的。”

    说着,拎着他的酒壶就要往嘴里倒。

    只是唇还没来得及碰到,就被他伸手夺了过去,仰头将剩下的酒饮尽。

    “诶,我想喝来着……”

    话还没说完,剩下的就尽数堵在的嘴里。

    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一滴酒液也顺着嘴角滑落,在她眼前形成极其魅惑的画面。

    楼之薇自认不是一个见色起意的人,于是她大义凛然的别过了头,表示坚决不受这些小伎俩的蛊惑。

    待将最后一滴酒也喝进去,他将空瓶摔在结了冰的湖面上,碎成无数瓣。

    转头,抬起她的下颚,将未尽的酒液灌进她的嘴里。

    “唔?唔唔唔!”

    突如其来的力量让楼之薇一愣,她捶着他的胸膛,却没起到半点作用。

    两人一个闪躲一个追逐,最后终于以大尾巴狼的胜利而告终。

    纠缠了好半天,他才终于放开她,低声道:“喝光了,可还要?”

    他唇畔带着些邪佞的笑意,似乎对自己使坏得逞感到高兴。

    “你故意的!”

    被质问的人挑了挑眉,“不是你自己要喝?”

    “我……可是我、我没说这样喝!”

    “是吗?”卓君离皱眉,“可如今这壶酒已经喝光了,不如我再去拿些过来,让你想怎么喝就怎么喝?”

    明明是征询的语气,却带着些跃跃欲试的意味在里面。

    楼之薇自然气得跳脚。

    隐隐觉得,眼前这个男人似乎越来越坏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再这样下去,自已以后的生活一定会水深火热。

    她舔了舔唇,眸子转了转,转移话题道:“不知道西北战事如何了,等你再休养几日,我们就出去吧。”

    意外的是,卓君离并不反驳,而是伸手将她揽进怀里,眼中闪现出得逞。

    “好。”

    于是这个问题就这么戛然而止。

    等到楼之薇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再去细想其中种种。

    一直到离开鬼谷,她也不知道他究竟在烦恼什么,究竟有什么心事。

    半月后,三人离开鬼谷。

    封玉亲自送了几人出来,又念叨了半天其实他们可以在那里多住一阵,他可以勉为其难的不嫌弃他们白吃白喝。

    楼之薇只是笑笑,再次郑重道谢。

    远处,卓君离已经上了马车。

    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做的七杀的装扮,黑衣干练,寡言冷漠。

    只有在看向她的时候,眼中会有一闪而逝的笑意。

    楼之薇远远看着,更有种恍惚之感。

    “你若要与他成亲,记得给我送一张请帖。”看着两人眼中交换的情谊,封玉在她身旁闷闷道。

    她笑了笑:“好,那你可要记得过来。”

    封玉垂眼看了她一眼,道:“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去。”

    “……啊?”

    “要请帖,是证明你还记得我这个朋友,不过作为朋友,我治不了你眼瞎的恶疾,深感惭愧,不如不见。”

    他一如既往的毒舌,说完这话之后,竟是连个“再会”都没有说,就这么转身回去了。

    那背影,简直连每一根头发丝都在散发着怨念。

    楼之薇从来拿他这副别扭又傲娇的样子没有办法,只能在他身影消失前大声道:“娘娘腔,你保重啊!”

    那背影明显一顿。

    银白的长发几乎与雪地融为一体,美得让人晃了神。

    可他依旧没有转过身来。

    或许是怕再一眼便抑制不住心中倾泻的情绪,就这么端着笔挺的背影,大声道:“我保重个屁!倒是你,千万给我好好的,若是哪天不好了,我便毒死天下人为你陪葬!”

    说完这种,终于是头也不回的走了。

    鬼谷的大门再次向众人关上,这次一别,不知道何时才能相见。

    楼之薇在门口站了一阵,终于长叹口气,转身上了马车。

    地空勤勤恳恳的担任车夫的工作,还在她上车的时候,非常贴心的替她掀了车帘。

    马车里,卓君离正微笑看着她,眼中是柔和的情谊。

    “你若想他了,我可以随时带你过来。”

    不过十几日的车程,当做游山玩水也不为过。

    楼之薇剜了他一眼,只觉得这男人的心眼真是坏。

    明知道人家不待见他,还非要在人家面前晃悠,那不是存心膈应人吗。

    “你是真腹黑。”

    “此话怎讲?我只是觉得他这个人,还挺有趣。”

    “你就不怕他先毒死你?”

    “他不会让你守寡。”

    楼之薇无语的看了他一眼,懒得再听他使坏,便转头去砍窗外的景色。

    路旁正好有枯枝生出了点点绿色,一点红蕊迎风绽放,生机勃勃。

    卓君离也见了这一幕,笑道:“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那笑容如沐春风,晃得人眼晕。

    楼之薇呆了呆。

    “还记得你临走前说得那句话吗?”带着薄茧的手伸向她。

    这一天,他已经等了太久。

    她也笑起来,明艳的眸中秋波浅浅,让人心旌摇曳。

    “好,我嫁给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