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2章 他的异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楼之薇不记得自己究竟是怎么睡过去的,甚至想不起那过程究竟持续了多久。

    只记得周围温热的水带着无法抗拒的力量,一点点将她推向最高处。

    耳边是他轻声的呢喃,重复着她的名字。

    随着她的呼喊,霸道与温柔交融成最完美的旋律,一点点融入骨血。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只觉得自己像是散了架似的,而罪魁祸首却大刺刺的躺在旁边,睡得安稳。

    “唔……”

    她想撑着身子起来,却不小心扯到了痛处,低呼了一声。

    还不等缓上片刻,身后就伸过来一双手,不由分说将她揽进了怀里。

    “醒了?”

    他睡意未消,却拉着她往怀里带了带。

    温暖的胸膛触上她的肩膀,带来灼人的温度。

    “时辰不早,该起来了。”

    她推开他起来,结果还没来得及坐直,就又被拉了回去。

    耳边传来他低沉的轻笑声,“怎么,大懒猫也有督促别人早起的时候?”

    他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尖。

    垂眼的刹那,正好看到她身上遍布的痕迹,青红交错,在白皙的皮肤上格外明显。

    每一处,都在指控他昨晚如何粗暴,不顾她的推拒,在她身上刻下属于自己的痕迹。

    简直……不像是他。

    卓君离皱了皱眉。

    那个时候,他也控制不了自己。

    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如此蛮横,仿佛身体里面的野兽冲破了枷锁,横冲直撞,攻城掠地。

    “抱歉,弄疼你了?”

    楼之薇无语的看了他一眼,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昨晚他像是变了个人,不同于以往的温柔缱绻,霸道得不容拒绝,就像要将她融进身体里一样,不知疲倦,没有尽头。

    她心中忽然一跳。

    忽然生出个不可思议的念头。

    这个想法出现的时候,她觉得背脊爬上抹彻骨的凉意,从心口一直凉到了脚底。

    如果他……

    “你……是谁?”

    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全身的温度都已经完全褪去,整个人仿佛坠入冰窖。

    卓君离皱了皱眉。

    那双沉静的眼中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半晌,他才伸手捏住她的鼻子。

    “小笨蛋,想什么呢,我还会是谁?嗯?”他似乎有些生气,手上的力道也重了些。

    楼之薇疼得眼中也凝了水光,眨巴了眨巴眼睛,前一刻紧张的心情总算舒缓开。

    不过更多的疑惑却慢慢爬了上来。

    他的确是卓君离,却又不太像,但更不像是七杀。

    仿佛是他们之外的另一个人。

    难道是,另一个……人格?

    楼之薇被自己的想法惊了一大跳,当即摇头,想把那不切实际的想法从脑海里甩出去。

    “怎么了?”他轻声问。

    “……君离,你真的是君离?”

    仿佛想从他这里得到肯定的答案,她不停的问着。

    卓君离没有回答她,只是将她放回床榻上,还不等反应,便再度欺身而上。

    “看来你精神不错,那不如陪为夫交流交流感情?”

    “不是,等……啊……”

    随着一声低呼,房间里又是一阵窸窣的声音。

    上半场是某人咬牙切齿的低喝,似乎努力想阻止他的动作,可到了后半场,就变成了断断续续的讨饶。

    外边日头高升,屋里却一室旖旎。

    “不会有万一,我只会是我。”他在她耳边低喃。

    待一番餍足之后,他为她盖好被子,终于衣冠楚楚的离去。

    楼之薇只觉得全身都散了架,随时都能睡过去,可她却强撑着扶了自己的老腰爬起来。

    不对劲,他很不对劲。

    若不是分裂的人格在搞鬼,就一定是他有什么瞒着她!

    她觉得自己都快被他这两个人格搞得精神分裂了,若是再这么下去,自己也要走上精分的康庄大道!

    精分对精分,那一定是个令人难过的故事。

    “不行,我还是得去问问。”

    下了决心,她便撑着自己的老腰,颠颠的去找了包治疑难杂症的封大神医。

    可当封玉听了她的烦恼之后,却用一种“你丫有病吧”的目光看着她。

    看得楼某人有一种淡淡的忧伤。

    “你没有觉得他很不正常吗?”楼之薇严肃的强调。

    “我觉得你更不正常,”封玉嘴角抽了抽,冷笑道,“卓君离就是七杀,这不是早就知道的事情么,你现在又来发什么神经,莫非是逗我好玩?”

    傲娇的封大神医向她丢了一个大大的鄙视,楼某人只觉得心中有一万匹草泥马飞驰而过。

    她忘了,在别人眼中卓君离就是七杀,他们有着同样的容貌,甚至用着同一个身体。

    除了至亲的人,没有人知道他的秘密。

    况且这里根本没有人格分裂这种说法,她也不打算将他的秘密公之于众。

    于是楼某人就只能自己感受着什么叫做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再说,若真如你所说,那他也是变得正常,而不是有什么毛病。”

    要他说,那人原来才有毛病。

    一会儿凶狠毒辣,一会儿又笑里藏刀,恐怕没有人能比他更不正常了。

    楼之薇无语。

    他这话明显有强词夺理的嫌疑,可她偏偏找不出足够的理由来反驳,只能默默在旁边蹲着。

    “你要是有那么多闲工夫瞎想,不如帮我把药柜子里的商陆根拿出来,还有地龙。”封大神医自顾自的捣着药,顺便指使送上门来的苦力帮忙打打下手。

    楼之薇哭笑不得,只能又给他当了一会儿苦力。

    待终于找到个法子金蝉脱壳,便头也不回的跑了。

    任封玉在药庐里如何骂骂咧咧,她也只是做一个鬼脸,一溜烟没了踪影。

    全然不同于走进药庐时的萎靡,整个人生龙活虎,无比欠揍。

    溜走之后,她也没回房间,而是摸着上了后山。

    那里有一处小湖,是她上次来的时候常去的,如今落了雪,湖面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周围的枯枝上也积着白雪,远远看去,一片银装素裹。

    可她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卓君离。

    他依旧穿了身黑衣,此时正坐在湖边的巨石上发呆。

    楼之薇眨了眨眼,不知怎么想的,竟转身打算走。

    可还没走上两步,就听得他道:“来都来了,为何要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