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0章 是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到呼声,两人匆匆进去,原本躺着的人已经坐了起来。

    沉静的眸子看不出波澜,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

    楼之薇心头一跳,竟忘了第一时间反应。

    “你可算是醒了,那小小的毒药竟然能把你弄得这么狼狈,真是丢人。”封玉一进门就开始吐槽,脸上是大写的鄙视。

    他并没有反驳,只是将目光转到了楼之薇身上。

    她似有所感,向前走了半步。

    “感觉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他眨了眨眼,半晌才温柔笑道:“薇薇,是我。”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笑颜,如沐春风的温柔,是她曾无数次想过的那个人。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在这个时间出现。

    “君……离?”

    “怎么,吓到你了?”唇畔始终带着宠溺的微笑,温柔的眼神是炙热的情感,如阔别重逢的深情。

    他伸手出来,似乎在邀请她过去。

    楼之薇反应了许久,才上前轻声问:“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啊!”

    话还没说完,就被他强硬的拉进了怀里。

    熟悉的气息溢满鼻腔,耳边是他极富磁性的笑声,灼热的气息在耳边回荡。

    “怎么,你担心?”

    那声音似乎出奇的愉悦,还带着些猖狂和得意,听得人有一时的恍惚。

    他的手揽在她腰上,力道掌控得刚刚好,温柔且不容逃离。

    封玉皱眉,大概是觉得眼前这人有些奇怪,便上前要将她从魔掌中解救出来。

    可手还没来得及碰到,就被对方不动声色的避开。

    他就像一只护食的猛兽,执着的保护自己的“食物”不被任何人觊觎。

    而作为这块“食物”的楼之薇就很郁闷了。

    她也明显感觉到卓君离有些不对劲,可又说不出究竟是哪里。

    于是“食物”向猛兽发出了友好的慰问:“你还好吗?”

    “我很好。”

    卓君离并不松手。

    说话间,又习惯性的将她耳边的一缕碎发抚到耳后,熟练且自然。

    “让你担心了。”

    楼之薇像是呆住了似的,半天没做出反应。

    不过在别人看来,这只是碍于人多表现出来的娇羞。

    于是吃味的封大神医阴阳怪气的笑了阵,才道:“看来你们还有不少提及话要说,正好我也得了些空闲,不如就留下来陪你们唠唠吧。”

    说罢长衫一掀,竟真是要坐到床边。

    众人:……

    地空作为紫微宫的核心人物之一,知道卓君离与七杀是同一人,却不明白两人之间更深层次的关系。

    可有一点是很明确的,就是不管是卓君离还是七杀,都是他的主子。

    维护主子的利益,自然应当鞠躬尽瘁。

    于是见封玉这么不识相,他很及时出来将封玉拎走。

    二人远去之后,门外似乎还能隐约听到某人骂骂咧咧的声音。

    “呼。”楼之薇轻叹一声。

    这些日子她的神经早已紧绷到极限,可这些个不省心的还在不停刺激她,真是要把人折磨疯。

    她皱眉捏了捏眉心,似乎将这些日子的疲惫都挤出来。

    卓君离看了眼怀里的人,伸出一只手按住她太阳穴,轻轻揉着。

    “累了?”

    “嗯,你这次离开得太久了,也发生了太多事情。”

    “辛苦你了。”

    “我不辛苦,只是……”她窝在他怀里,嘴里咕哝着并不清楚的话。

    趁着还有些意识,她便将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都跟他说了一遍,不过大多都是西北战事的情况,枯燥又无聊。

    卓君离只是静静听着,过了半晌,才道:“那你呢?”

    “嗯?我什么?”

    楼之薇正在醒与睡之间,意识朦胧。

    他只有无奈的重复了一遍:“他为你做了这么多,你心里,对他……”

    酝酿了半天的话好不容易说出口,迎来的却是她沉稳的呼吸。

    “薇薇?”

    感觉到怀里那人睡得安稳,温柔的手掌抚上她的发丝,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伴着他柔和的笑声。

    “竟在这个时候睡着,真是狡猾。”

    他笑得无奈,却还是翻身将她抱上了床榻,自己则躺在旁边。

    看着那张累极的睡颜,他只是沉默不语,那紧拧的眉宇中似乎有化不开的纠结。

    片刻后,他忽然抬起手,愣愣的看着。

    可他没有再说话,也没有人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

    ——————

    楼之薇这一觉睡了整整一天。

    待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午后。

    她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的自己房间,只觉得这大概是她这么久以来睡得最舒坦的一觉,舒坦得她差点都不想起来。

    最后还是封玉作为正义的使者,过来叫她去药田里义务拔草。

    楼之薇连声干笑,然后转身继续钻进被窝,选择性失聪。

    “今天风和日丽,正适合好吃懒做。”

    “滚蛋!你在我这儿蹭吃蹭喝,还不给诊金,当然要参加义务劳动,跟我拔草去!”

    封玉哪里肯让她偷懒,当即就一脚踩在床榻边,不由分说将她拎了出去。

    美其名曰跟他一起锻炼身体,可是整个下午过去,全程都是她在义务劳动,而他则在旁边指手画脚。

    似乎有意要隔开她和卓君离,封大神医闹别扭的方式真是又孩子气又让人拿他无可奈何。

    如他所愿,楼大奴隶做牛做马了一整天,哪里还有力气去找卓君离,自然是拖着疲惫的身子回了房间。

    本想给自己烧些热水,可是她累了一下午,哪里还有力气去折腾那些,只能要死不活的扑腾回床上。

    只是身上汗津津的却怎么也睡不着,楼某人扑腾了片刻,还是决定起来想想办法。

    人还没来得及走出去,就被一只手不由分说抱回到床榻上。

    “怎么了,想去哪儿?”

    卓君离不知何时出现在她房间,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楼之薇眨了眨眼。

    “你怎么来了,不是说了让你好好休息的么。”

    “睡不着,过来看看你。你呢,打算去哪儿?”

    “呃……”她尴尬的挠了挠脖子,解释道,“娘娘腔那个坑货管杀不管埋,我正打算去烧水洗个澡。”

    卓君离听了,忽然将她抱起来。

    “正好今日在后山发现一处温泉,你若愿意,我这便带你过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