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89章 拜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不知道心里那种莫名的恐惧是从何来,就怕晚了半步,那个人也会是同样的结局。

    “诶,你肩上的伤……”封玉叫住她。

    楼之薇只是顿了一下,低声道:“不碍事。”

    说完,便急匆匆的往大帐去了。

    白虹见她刚进去了就出来,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能颠颠跟上。

    一路上也遇到了些士兵,看她的眼神都极其复杂。

    楼之薇只是目不斜视的往前走。

    到了大帐,楼震关正在跟季华演练沙盘。

    见她来了也没有以往的热络,只默默看了她一眼,很快又低下头去继续手上的动作。

    楼之薇也不插嘴,只是静静的在旁边站着。

    所有的急切仿佛都在此刻化成了一潭死水,无波无澜。

    等他们将沙盘演练完了,她也没说话。

    季华如有所思的看了看她。

    “将军,没有别的事的话,属下就先退下了。”他恭敬的拱了拱手,终于在楼震关的肯首中退下。

    在经过楼之薇身侧的时候,难得没有像以往那般漠然走过,而是礼貌的冲她点了点头。

    “薇薇,你过来吧。”楼震关忽然开口。

    季华冲她一颔首,终于退下。

    楼之薇默默上前,单膝在楼震关面前跪下。

    “父亲在上,请恕女儿不义之罪。”

    楼震关沉默的闭了闭眼,没有说话。

    她只能继续道:“是女儿对不起子冀,女儿在此发誓,就算穷极半生,也必定找出让他醒过来的方法。”

    “其实大家都明白,若不是你执意将他送回来,若不是你结识了封玉那样的能人,说不定他如今连这最后一口气都保不住。可他毕竟是大家朝夕相处了这么久的副将,所以……你别往心里去。”

    “女儿明白。”

    “所以你不必自责,更不必在意那些闲言碎语,如今战事渐趋平稳,我方大胜已无悬念,你且好好在营帐里呆着,待爹大胜凯旋,便带你一起回墨京。”

    楼之薇一顿。

    “女儿是来想爹辞行的,七杀身上余毒未清,解药只有鬼谷才有,我跟封玉要带他回去一趟。”

    楼震关沉默了片刻,才道:“爹只问你一个问题,你曾说自己心悦贤王,如今却为了另一个男人奔波,你……究竟心悦的是谁?”

    “爹误会了,他曾数次救我于危难,我只是……报恩罢了。”

    她救七杀,是为了报他的恩,还他的情,至于更深的缘由,她不并想深究,更不愿细想。

    楼震关却不死心的问:“你说过,他就是带你进万毒窟,解噬心蛊的人?”

    突如其来的问话让楼之薇一愣。

    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可他也陪她经历了数次危难,生死之间,永远站在离她最近的地方,用他的方式,永远守护在她身边。

    更何况他与卓君离之间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这些自然都不能告诉楼震关。

    就在她思考应该怎么回答的时候,面前那人忽然长叹了一口气。

    楼震关挥了挥手,无奈道:“罢了罢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我看不懂,去吧,当心点,记得早些回来。”

    说了这话,便是不再深究她与他们的种种。

    “多谢爹爹。”

    拜别了楼震关,她才与封玉急速赶往鬼谷。

    楼飞一干人等再度被留了下来,众暗卫瞬间有种被主人抛弃的感觉。

    可是鬼谷八十一道生死门并不是谁都能进,他们就算去了也没什么作用,只能无奈的留下来。

    唯独地空有幸能跟着一起去——作为一个勤劳的车夫。

    临行前白虹吧嗒吧嗒的掉着眼泪,再三嘱咐她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并且专程跑到街上去给她买了许多糕点。

    楼之薇一一应了,终于在封玉的抱怨声中上车离去。

    待马车走远,帐篷后才走出来一个人。

    他一身简单的紫袍,头上绑着细布,似乎受了些轻伤。

    如今只是沉默着看着马车远去,什么都没说。

    ——————

    幽州离鬼谷并不远,马车三天便能到。

    几人快马加鞭只用了两天时间。

    楼之薇再次见到了青峥白术。

    白术还是老样子,青峥眼前蒙了一块青色的细布,性格变得沉默了许多,却不再对她有太多偏见。

    听了缘由,两人便开始忙活着帮忙解毒。

    解毒的过程并不复杂,可是七杀在吃下解药之后并没有立即醒来。

    封玉安慰只是时间问题。

    日子一天天过去,七杀却一直没有睁开眼睛。

    终于,众人开始着急,其中最急的自然要数楼之薇。

    他晕过去前的那番话再度出现在她耳边,像梦靥一样萦绕,挥之不去。

    “不,你说过你不会死的,你说过你一直会在的……你醒一醒,醒一醒啊!”

    可任她怎么叫,他就像是陷入了无尽的迷梦中一般,再不睁眼。

    前所未有的恐惧将她包围。

    从未有过这样的慌乱。

    “你冷静一点……”封玉站在旁边,也是束手无策。

    从脉象上看,他已经没有什么大碍,身体里面的余毒也都清除干净了,可是不知为何,他用了很多种方法就是没办法让他意识恢复。

    他不由真的开始怀疑,难道真的是自己学艺不精才导致这样的结果?

    亦或者他看漏了他身上的毒,以至于他至今昏迷不醒?

    地空也问:“宫主身上的毒不是解了吗?”

    封玉也是无:,“……从脉象上看,他确实已经没有大碍了,至于为什么不醒,我也……”

    就在封玉已经开始怀疑人生的时候,楼之薇却猛地从床边跳起来,冲了出去。

    屋外是一片黑漆漆的夜。

    没有明月,没有繁星,只有一片寂静。

    她怒指天空。

    “去你的死老天,究竟要玩我玩到什么程度才肯甘心!真当我是好欺负的了?我告诉你,若你真敢勾他的魂,我必杀到阴曹地府,搅得天下鸡犬不宁,让你永远后悔将我带到这里!”

    后来她又骂了些什么,她自己也忘了,只记得转过头的时候,封玉正用看奇葩一样的目光看着她。

    “我看,你这脑子也该好好看一看了。”

    楼之薇撇了撇嘴,正当要说什么,却听到屋子里地空叫了句:“楼小姐,宫主醒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