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86章 永远,守着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告诉你们这些事,不过是因为看不惯那个人表里不一的作风,并不是代表北牧对让步,今天你走出去,他日我们依旧是敌人。”耶律骁冷冷的声音传来,“所以,你也别想我会轻易退兵。”

    楼之薇正好被扶着上了马,闻言笑道:“我知道你这人欠揍,放心,回头一定揍到你爽。”

    “你!”

    “同样的话,我也原封不动的还给你:下次再见,必取你项上人头!”她勒马大笑,字里行间无不嚣张。

    耶律骁自然被气得吐血,半天才憋出来一句:“彼此彼此。”

    只是这话究竟有几分真假,恐怕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他狼狈的坐在溪水中,毒素残留在血液中,让他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该死的女人策马而去,越走越远。

    那抹红衣艳丽夺目,却永远不属于他。

    年幼时,他见过草原夜空中曾经划过的一抹流星,璀璨夺目,却不为任何人停驻。

    就像如今离去的那抹红影一样。

    楼之薇拉着缰绳策马急奔,七杀一直在她背后,不知是不是还在生气的关系,他今天出奇的沉默,头从到尾都没说几句话。

    楼之薇想了片刻,还是开口道:“那天,我……”

    “嗯?”还不等她说完,他就伸手牵住了缰绳,“想去哪儿?我带你去。”

    仿佛并没有听清她在说什么,只是机械的执行着大脑给出的指令。

    修长的手指触上她的,一阵冰凉。

    楼之薇打了个冷战,“你的手怎么变得这么冷?”

    她想回过头,却被突如其来的手指扳住了下颚。

    “别回头,说你想去哪里,我带你去……”

    那声音没有波动,更听不出来情绪。

    像是回到了最开始的时候,沉默寡言,冷漠肃杀。

    之前多少次他这样擒住她,都是为了掠夺一个吻,而现在却只是不想让她回头,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

    “哎,你抓着我干什么,放……”她想拉开他,却在抬起手的时候看到指尖暗色的血痕。

    楼之薇僵住。

    有那么一刹那,她脑中有片刻的空白,可她很快反应过来,刚刚她用这只手抓了他的衣角。

    这是他的血……

    “七杀!”

    她转过头,对上的是他平静的双眸。

    那张脸上没有什么痛苦的表情,可是嘴角溢出来的黑血却想针一样刺疼了她的眼。

    “你受伤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她急切的想去看他的伤口,却被他拉住。

    “……不碍事。”

    “都这样了还不碍事,那你告诉我到底怎么样才算‘碍事’?”她气得想呼他一巴掌,当即抓紧了缰绳,“你坚持一下,我马上带你回去!”

    那些武器上都带了毒,而她身上唯一可以用来解毒的药,却被她给了耶律骁!

    楼之薇没有哪一刻这么想戳死自己。

    那变-态死有余辜,救他做什么!

    飞驰的骏马踏在雪地上,马蹄阵阵,还夹杂了他低声的咳嗽。

    “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疯了吗?!”她的声音里不知为何带了些陌生的沙哑,迎着风一吹,就哽咽在了喉里。

    七杀低咳两声,将头枕在她肩膀上。

    他心情似乎出奇的好。

    “你不是挺讨厌我吗,为何现在……又这么着急?”

    “我是讨厌你,可我没想让你死!你是笨蛋吗?”

    而且这不是他一个人的身体,他怎么能这么自作主张!

    若是他死了,若是……

    她不明白自己现在究竟是什么心情,胸口仿佛撕裂般的痛,分不清从何而来。

    迎着冰冷的西风,眼中似乎也有滚烫的东西滑落。

    “……为什么哭,是怕我死了,还是怕‘他’死了?”

    楼之薇一愣。

    没有暴跳如雷,他的声音出奇的平静。

    可是就算她没有回头,也能清晰的感觉到身后那具滚烫的躯体正在慢慢变凉。

    “七杀!你振作一点,我马上带你回去,你不会有事的,听到没有!”

    连她也分不清哪嘶哑的泪到底是为了什么,只觉得这个男人真是又可恶又可恨。

    他应该是冷血无情的。

    残忍暴虐,自私冷漠,杀人更是不眨眼。

    她应该恨他。

    恨他每一次都欺负她,恨他每一次自作主张,恨他夺走了那个人的时间,更恨他将那个人的心残忍的撕成了两片。

    可是这一切真的是他能够选择的吗?

    他诞生在最黑暗的夜晚,背负了那个人不能背负的痛苦和折磨,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永远成为他光鲜下的暗影。

    连她,也对他说出了天底下最残忍的话。

    “对不起……对不起……”

    “你想见他吗?”他忽然问了句没头没尾的话。

    冰凉的手揽在她腰上,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从他身上抽离。

    楼之薇也觉得冷,彻骨的凉意浸透了她的脊梁。

    “你想他吗?”他又问了一遍。

    她吸了吸鼻子,哽咽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再坚持一下,我马上带你回去,封玉一定会有办法!”

    回答她的却是一声轻笑。

    “别哭了,”他的手慢慢找到她脸边,为她擦拭干净脸上的泪,“别哭,我把他……还给你,好不好?”

    指尖的薄茧一点点抚过她脸颊,眉毛,眼窝,鼻尖,以及曾经无数次吻过的唇畔。

    像是要将它们通通记下一般,他的动作极慢,每经过一个地方,都要重新去擦拭她脸上的泪水。

    “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爱哭……”他声音有些无奈,动作却格外轻柔,仿佛是在擦拭最心爱的陶瓷娃娃,生怕弄碎了她。

    楼之薇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可是眼泪就是忍不住的往下掉。

    不为任何人,只为他。

    那个永远在危难时刻毫不犹豫的站在她身后的人,那个永远默默为她守护的人,那个眼中没有任何人,却只有她的人。

    “七杀,你不要死!求你在坚持一下……你不准死!听到没有!”

    风吹走了她的哽咽,将它们揉碎在冷漠的天地间。

    枕在她肩上那人沉默了片刻,才道:“好……我不死,我永远留在你身边……永远,守着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