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83章 混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耶律骁立即下令,终于赶在楼之薇出手前将人围住。

    无处下手,楼之薇却依旧没有放下弓,好像只要寻着一丝空隙,便要将卓锦书杀于箭下。

    或许她是真想杀了卓锦书,为他们之间的恩怨永远划下休止符。

    看着那双决绝的双眸,耶律骁只觉得冷汗淋淋。

    “再给你们三天时间考虑,希望诸位冷静考虑过后再做决断!”他放下狠话,便鸣金收兵。

    楼之薇见他们真的开始退,才放下了手中的弓。

    她当然不会真的要杀卓锦书,况且从这里过去有百余丈的距离,没有七杀在这里,她根本做不到。

    恍然想到,她的所向披靡,似乎都少不了那个人的鼎力相助。

    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人就一直守在她身边,不管有什么危险,何种困难,他都毫不犹豫的站出来。

    无处不在,无所不能。

    他说他会给她想要的所有,他确实做到了,可她对他说了天底下最伤人的话。

    那一刻楼之薇才意识道,她或许真是天底下最可恶的混蛋。

    “薇薇?薇薇!”楼震关忽然叫她,“想什么呢?”

    楼之薇抽回的思绪,意识道自己竟然在这么重要的时刻想这些事情,不由苦笑道:“没什么。”

    可就在北牧开始退兵的当口,耶律骁那只马不知受了什么刺激,竟发了疯似的朝城门奔去。

    孤身而来,势单力薄。

    他本想跳马逃离,可那磴子却像粘在他脚上一般,怎么都挣脱不开。

    此时只要城门上乱箭齐下,不消片刻他就会被射成筛子。

    机不可失,楼震关当即大手一挥:“放箭!”

    “休伤我大将!”

    终于,混战一触即发。

    楼震关率大军出门迎战,季华在侧,张子冀则率领一众铁骑奔向关押卓锦书的铁笼。

    喊杀声震得天地为之一动,血光弥漫,染红了地上白雪。

    张子冀一路急奔,终于杀到牢笼下。

    守在牢笼前的依旧是苍烈。

    “手下败将,今天便取你性命!”

    “狂妄!”

    今日他手中的是莫凉专程为他准备的长枪,威力自然不同于以往那些破铜烂铁。

    不过几招下来,苍烈就意识到不对。

    眼前这人实力突飞猛进……不,应该说如有神助!

    “尔等宵小只知道使些见不得人的手段!今日就将你们全部打回那蛮荒之地!”

    说着又是几下横扫。

    在铮铮的兵器声中,苍烈渐显颓势,就在张子冀要拿下他的时候,暗地里忽然飞出一支短箭,划破凛冽的冷风,毫不留情的刺入了他的胸口。

    “唔……”

    “副将!”

    跟随他的士兵准备上前护他退走,斜刺里却忽然钻出来一匹快马,奔在所有人前面,将长戟刺入了他的心窝!

    一刺,一拔,高大的身影坠下马,鲜血染红了甲胄,浸湿了满地的雪。

    “我看这次还有哪个大罗神仙救得了你!”

    苍凛恨恨咬着牙,又要再补一戟,只是还未出手,就被疾驰而来的楼震关逼退。

    长枪一扫,凛然之气让他退开数米,士兵迅速上前将两人护住。

    楼震关下马将他抱住,七尺男儿也不由得哽了声音。

    “子冀?子冀!”

    “将……将军……咳!”

    “别说话,我让人立刻送你去军医那里!”

    正待要扶他起来,张子冀却忽然抓住了他的手。

    “我自己的命……咳……自己……知道……”

    那一戟正中心口,能开口说话已是不易。

    张子冀努力吸了两口气,又吐出了一口血。

    “别说了,我马上让人带你去医治!”

    “我身为……西苍将士……咳咳,为国捐躯,在所不辞!咳咳……只盼……只盼有朝一日,我西苍,江山锦绣……国泰……民安……”

    他努力将手伸向胸口,似乎想将什么东西教到他手上,可在触及衣领的刹那,却再没有其他的动作。

    仿佛那里面的东西,已经没有力气拿出来。

    那张英朗的脸上惨白如纸。

    “子冀!”

    “张副将!”

    悲号声骤然响起,染得天地苍茫,黯然失色。

    马踏飞雪,席卷着谁的哭声一路西去。

    “都嚎什么,还不快送他去军医那里!”娇喝声从身后想响起。

    楼之薇手执短刀,驾马而来。

    她未着戎装,一身轻便,可那短刀却从未留情,所过之处尸骸遍野。

    陷入悲痛中的将士们愣了愣。

    “可……可副将他……他已经……”

    楼之薇最后的耐性也消耗殆尽,怒道:“你又不是大夫,不到最后一刻,不要妄下定论!送医!”

    “是、是!”

    将士们当即运了张子冀回去。

    楼震关见她过来,急道:“胡闹,你来干什么?”

    “国难当前,女儿自然要跟爹爹并肩作战!”

    “你、你……哎!不管了,带太子先走!”

    “好!”

    她也不废话,跳上去三两下解决了守囚车的士兵,驾着囚车就往城门奔去。

    只是就在转身的瞬间,又一支暗箭斜刺里飞了出来,不偏不倚正好打在车轮上。

    楼之薇被猛地甩下,囚车也翻倒在地。

    “咳!别管我,你走……”

    卓锦书不知什么时候醒了,挥手让她离开。

    楼之薇柳眉倒竖,怒道:“你醒了不早说!”

    她砍破牢笼将他从里面拖了出来,动作丝毫没有留情。

    他却没再抱怨她的粗暴,更不与她争论,甚至连身上华服被划破了,就直接脱掉碍事的外裳,只留一件中衣。

    彼时楼之薇已经从地方手中抢下一匹战马,当即就要推他上去。

    “不行,你先走!”

    楼之薇急了,“卓锦书!你以为现在还是在过家家?那么多将士拼死搏杀是为了谁?他们的血是为谁而流?快走!”

    他肃了神色,“我是西苍的太子,将士为国抛头颅洒热血,我又怎能贪生逃匿?”

    这是他第一次说出这么让人震惊的话。

    如果不是现在情况紧急,楼之薇真想给他鼓个掌,而她现在只想一把将将他呼晕过去。

    “有心是好,只不过用的不是时候。”

    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直接就将他打晕在地。

    耶律骁不知何时出现在二人面前,淡淡道:“楼之薇,我说过你逃不掉的,我必定要将你带回北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