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82章 再临城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七杀似乎有意避着她,或者说他就在这里,只是不想见她而已。楼之薇猜他是恼了自己,也别无他法,只能等过几天再说。

    就在她估摸着该怎么跟他道歉的时候,卓锦书再次来了大营。

    不过这一次不是来找茬,而是要搬过来住。

    将士们无比激动,太子亲临,那可是最大的鼓舞。

    反观楼某人就很郁闷了。

    有舒舒服服的知府大宅不住,跑来这里凑什么热闹。

    季华似乎也不同意。毕竟前线危险,他身份尊贵,万一有个什么好歹,他们没办法跟墨京那边交代。

    卓锦书却难得的放低了姿态:“污衣帮一事令我颇有所感,父皇既让我亲临前线,必有他的考量,还请季副将不计前嫌,让我与将士们共同进退。”

    话说到这个份上,连卓问天都搬了出来,季华自然不好再说什么,只能让收拾收拾,再搭个帐子出来。

    楼之薇全程在旁边看着,傻乐了半天。

    或许是她那眼神太过直白,卓锦书被她盯得浑身不自在。

    “你笑什么?”

    “我发现你这个人也不是一无是处的,至少还有一个优点。”

    卓锦书眉梢动了动,道:“什么优点?”

    “知错能改,是你最大的优点,不过……”她故意拉长了声音,引得他去问。

    果然,听她半天没有下文,他又道:“不过什么?”

    楼之薇笑得很贱:“不过屡改屡犯,改了也没什么作用。”

    “你!楼、之、薇!”

    被叫到的人当然没有理他,骂完就跑,毫不恋战。

    卓锦书气得原地跳脚,却拿她没有办法。

    这些天,莫邪阁的武器开始陆续供上,加上封玉的“悉心照料”,几个伤员的情况也大有好转。

    可坑就坑在,封玉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竟让便宜爹觉得他是个挺靠谱的男人,打算找宝贝女儿促膝长谈一番。

    不过才刚刚开了个头,楼之薇就听出苗头不对,连忙脚底抹油的溜了。

    原以为这样光景还能多磨上几日,却不想北牧军忽然发动进攻,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玄雾城被围,后续粮草接应不上。

    就在情况危急的时候,百姓自发拿出家中囤积的粮食,在大营门口堆成了几座小山。

    知府也大开粮仓,誓与守城将士们共进退。

    饶是那些铮铮铁骨的将士们,也不由红了眼眶。

    “北牧如此急切,肯定也是因为粮草吃紧,决定速战速决。”季华分析道,“既然大小姐之前烧过他们一次粮草,我们也可以如法炮制,让一众轻骑截住敌人后方,断了他们的后路!”

    玄雾城地处中腹,北牧受不了长期耗战,时间一长,必出颓势。

    “末将请战!”张子冀以手抱拳,单膝跪地。

    楼震关看都没看,“你不行,身上的伤还没好,回去躺着去。”

    “可是……将军!”

    “将军说得对,你不行,还是应该由我……”

    “报!”一声尖利的急报打断了众人的对话,“太子殿下被擒,现在正被押往城下!”

    所有人心头一跳,仿佛有一道巨雷劈在了头顶。

    不知过了多久,季华才找到遗失的声音:“他怎么……会被敌方擒住?”

    “属下不知,不过在那北牧手中的,确实是太子殿下无疑!”

    众人相视一眼,只能先匆匆赶往城墙。

    到的时候,楼之薇已经在那里站着。

    她看着城下黑压压的阵列,脸上一片寒霜。

    “薇薇,殿下怎么会……”

    “我之前还只是怀疑,现在却能肯定的说,军中一定有北牧的奸细。或者,有西苍人联合了北牧,通敌叛国!”她字字句句说得非常清楚,让后面跟来的季、张二人皆是一惊。

    楼震关并没有问她为何有这样的推断,而是沉下了脸。

    远处,耶律骁骑在战马上,意气风发。

    苍凛一只眼睛戴了眼罩,见他们都来了,便气沉丹田,朗声道:“西苍的小儿们听着,若想救你们的太子,就弃城投降!以后西苍便是北牧的属国,须得年年朝贡,俯首陈臣!”

    众西苍将士听得咬牙切齿,宁死不降。

    可太子在敌人手中,他们又该如何是好?

    楼之薇看着铁笼中立着的卓锦书,也是眉头紧拧。

    恐怕他们一直都在等这个机会,等卓锦书进了大营,再将他绑了送到北牧手上。

    牢笼中的卓锦书似有所感,抬起头来,正好与她四目相望。

    他依旧穿着那一身华贵的紫色锦袍,那怕已经沾了不少泥渍,也掩不住那身丰神俊朗的气魄。

    “楼之薇!”他忽然开口。

    被叫到的人撇了撇嘴。

    正准备骂他大意,却听得他继续道:“你还愣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一箭杀了我!难道真的想让西苍落入贼子之手吗?!”

    楼之薇一愣。

    苍凛立即道:“来人,封住他的嘴!”

    于是北牧士兵过去,三两下塞了团破布到他嘴里。

    出不了声,他就只能继续挣扎。

    耶律骁冷着脸挥手,直接让人将他打晕了过去。

    他骑马走到阵前,目光在众人脸上逡巡了一圈,最后定在楼之薇身上。

    可他并未跟他说话,而是朗声道:“楼将军之前在本皇子大帐中做客多日,相谈甚欢,怎么不打声招呼就走了呢?”

    楼震关冷哼:“无知小儿,尽知道用些见不得人的手段!识相的速速放了殿下,待我杀至阵前时,便留你一具全尸!”

    “全尸?哈哈哈哈哈!楼震关你要搞清楚,现在是你们求我!我……”

    话还没说完,就剩下的就卡在了喉咙里。

    他看见楼之薇拿起了长弓,冷冽的脸上仿佛凝了一层冰霜,而她箭尖所对准的,不是别人,正是卓锦书。

    没有人质疑她是否能做到,因为在不久前,她就是这样一招拿下了苍凛的左眼!

    耶律骁也被震住,不由道:“你……你真敢?!”

    楼之薇脸上并无太多表情,她甚至连声音都没发出来,可是那一张一合的口型却在反问他:你第一天认识我吗?

    美艳却带着狠绝,像一朵绽放的罂粟。

    她做得出来。

    只要想,她什么都做得出来!

    这个女人是个疯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