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79章 芷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到动静,七杀转过脸上,眼中是凛然的杀气。

    她似乎从未见过他这副模样,浑身浴血,像是从血池里爬出来的厉鬼。

    他看了她两眼,面无表情的丢了手上那人。

    “你怎么会来这里。”

    话虽这么问,但他言语中并没有多少吃惊,仿佛她出不出现在这里,都没有多大关系。

    地上到处都是尸体,横七竖八的,却无一不穿着污衣帮的服饰,无一不肢体四散,血肉分离。

    这是她见过的最残忍的手法,像是要撕碎猎物一般,残忍狠绝。

    “为什么……”

    楼之薇用了好久才找到遗失的声音。

    可是她并没有得到回答。

    他只是抬起脚,走向最后一人。

    那个人已经被吓得全身瘫软,见他过来,却还奋力的向后躲着。

    “不……不……你放过我吧……我没有动她,真的没有……是他们的主意……求求你,放过我……”

    七杀依旧没有说话,伸向他的手就如死神挥舞的镰刀,不带半分感情。

    “住手!”楼之薇怒喝一声,想上前拉住他。

    可一切已经来不及。

    他的动作太快,快到她根本没看清他用了什么招式,那人就在他手下被拧断了头。

    待她冲到他身侧的时候,鲜红的血正好溅在她的裙摆,与艳丽的红衣融为一体,带着一股浓郁的令人作呕的味道。

    楼之薇僵住。

    “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要用这么残忍的手法杀掉这些人。

    七杀却像没听到似的,面无表情的上前揽住她的腰。

    他的动作是一如既往的亲昵,眼中却冰冷得可怕。

    浓郁的血腥气冲入她的鼻腔,让她胃里翻滚。

    她强忍住作呕的冲动,狠狠瞪着他。

    “究竟是为什么!”

    “我听说你之前跟这些人有些过节,如今我替你把他们都杀了,你开心吗?嗯?”他尾音微微上扬。

    明明是和平常一样的语气,如今听来,却陌生得可怕。

    “你这个……恶魔……”

    “恶魔吗?”

    七杀反复念叨着这两个字,似乎要嚼碎在唇齿间。

    见他这样,楼之薇愤怒的想推开他。

    可就在她手抵上他胸膛的刹那,他忽然道:“你知道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见不到卓君离么?”

    她兀的停住。

    “我应该跟你说过,这个世上唯一我能做而他不能做的事情,就是杀人。能够面对这些血腥的人,只有我。”

    所以为了阻止自己变成卓君离,他就不停的杀人。

    用这种残忍的手段阻止他出现。

    楼之薇气得发抖,连牙齿都忍不住打颤。

    “你……”

    “怎么不笑?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你不开心吗?”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带着属于他的热度。

    可如今却没有让人酥麻的感觉,而是冰冷的渗人。

    楼之薇紧紧咬住唇畔,不知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开口道:“那你……知道我为什么只喜欢卓君离,而不喜欢你吗?”

    他没有回答。

    只是静静的站着,等着她的答案。

    “因为他温和善良,他是天上的谪仙,而你,只是一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你,是个怪物。”

    她不惜用最狠毒的话,也要表达出自己对他的厌恶。

    告诉他:如今的他,令她作呕。

    七杀一顿。

    过了许久,他才将手从她腰上松开。

    “你说的没错,我就是一个怪物。”

    说完,身形一动。

    眼前再没了他的身影。

    楼之薇捂住胸口,终于忍不住干呕出声。

    粘稠的血浸湿了她的鞋边,浓郁的血腥气让她头脑发胀。

    不知过了多久,白虹才从小巷深处走出来。

    她脸上惨白,许久才哑声道:“大……大小姐……里面……”

    楼之薇缓过了神,以为还有什么幸存者,当即奔了进去。

    然而在小巷的最深处,她看到的是芷娘。

    她粗布的袍子被撕得粉碎,白皙的肤上全部是狰狞的淤青,以及带血的伤痕。

    冰凉的雪水浸在她身上,可她却像感受不到似的,就这么躺着。

    睁大的眸子似乎还在诉说着她的不甘,再无生气。

    楼之薇站的那个位置,正好能够清清楚楚的看见她身前受过何种屈辱,每一道创口,都在诉说着伤害她的那些让人是如何禽.兽不如。

    “……大姐姐?”细弱蚊蚋的声音忽然响起。

    楼之薇这才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快速找了片刻,才在一堆杂乱的草席中找到了小女孩儿的身影。

    “每次都是大姐姐来救的我们,”她冲着楼之薇甜甜一笑,“对了,囡囡的娘呢?”

    说着,就要挣脱出去找娘。

    楼之薇一惊,连忙将她抱在怀里,不让她看到身后的惨状。

    小小的身子冰凉且瘦小,似乎那陈旧的布料下只有一把嶙峋的骨头。

    “大姐姐?”

    “你……你娘不在这里,我带你去找她,好不好?”她尽量放低了声音,怕惊了她。

    “可是,囡囡之前还有听到娘的声音啊……”

    楼之薇又是一惊。

    声音……

    那样的声音,她听见了?

    “你听见……什么了?”

    小女孩儿脸上扬起笑意:“囡囡听到娘唱的曲子了啊!”

    “曲子?”

    “大姐姐一定没听过吧?那是边城漠阳才有的曲子哦,我唱给你听:峥嵘铁骑赴漠阳,镇边关,威名扬;不叫胡马渡雄江,守太平,得安康……”

    不等她唱完,白虹已经在后面泣不成声。

    楼之薇只是紧紧抱着她,眼眶发烫,也快要落下泪来。

    “好孩子,没事了,没事了……”她深吸一口气,“跟姐姐走好不好?”

    说着,便把骨瘦嶙峋的小女孩抱了起来,至始至终就不让她看见身后那惨烈的景象。

    小女孩儿却忽然问:“囡囡的娘,是不是已经回不来了?就像囡囡的爹一样?”

    身后是白虹强忍着的呜咽声。

    楼之薇只是柔声道:“我们先回去洗个澡,吃个饭,好不好?”

    她转过头,余光看了眼那位已经没有温度的人,那个如南方女子般温柔婉转的妇人。

    “厚葬。”

    “是。”白虹深吸了口气,应道。

    楼之薇现在才明白,为何那时的七杀如此残酷暴虐。

    因为他看到了最不能忍受的一幕,想起了最不愿想起的记忆。

    那年,在流光殿,他也是这样手刃仇人,为母报仇!

    “七杀……对不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