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78章 倾全国之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莫邪阁是全西苍最大的兵器铺子,有城镇的地方就有我莫邪阁的招牌,你现在说做不到,是打我的脸吗?”莫凉拧着他的耳朵道。

    江二吃痛,结巴的好一阵,才道:“可……掌柜的,这几十万的兵器可不是个小数目啊……”

    就算真的倾全国之力,也断不可能造出这么多的兵器。

    楼之薇沉思了片刻。

    “或许莫掌柜的意思是,不用造那么大的数量。”

    “对!这些兵器虽然有极大部分是脆铁制的,却还是有一部分真材实料,我们只需要把所有的都归整一遍,然后造出应急的数量,其他的再后续供上就行了。”

    除开伤员和后勤,还有那些备用的兵器数量,真正用得上的就十余万左右。

    在加上那些兵器本就真假掺半,只要筛选出来,这就不是个不能完成的任务。

    楼之薇皱眉。

    “可是这么大的工作量,你们……”怎么受得了。

    “家国有难,我们又岂可冷眼旁观?我在这里对天起誓,就算倾尽莫邪阁之力,也要助你扫平胡虏,旗开得胜!”莫凉看着她,眼神无比认真,“楼之薇,我相信你。”

    没有什么话能比这几个字更让人动容。

    从不打不相识的缘分,到舍命相救的仗义,仿佛很早开始,她们中间就已经建立起了无言的信任。

    哪怕极少有来往,也能生出难得的默契。

    这就是朋友。

    江二眼神在两人中间游走,终于地叹一声,从袖口里拿出来张泛黄的纸。

    “小的这里有一种锻造之法,应该会有所助益,还请掌柜的以莫邪阁之名传至各分阁。”

    楼之薇皱眉。

    “江小二,你……”

    他的身份莫凉或许不知道,但楼之薇却是知道的。

    现在,他手里拿的就是胡鹤的锻造之法,那是他们的文化沉淀,死守了百年的不传之秘。

    而如今,却毫不犹豫的拿了出来。

    他笑了笑:“连掌柜的都有颗保家卫国之心,我自然不能还只想着那些小家小利。”

    “谢谢你们。”

    楼之薇脸上绽开一抹微笑,恰如春花三月,桃李芬芳。

    简单的两个字,却饱含了她的诚挚。

    莫凉嗤一声:“傻笑什么,我们也是为了自己,要是国破了,我们一样也会遭殃。好了好了,没有别的事你可以走了。”

    说着就真的将她往外推,还不时催促她走快些。

    江二怕她误会,连忙解释道:“大小姐别介意,掌柜的只是害羞了。”

    “你给我闭嘴!就知道胳膊肘往外拐,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

    “……”

    于是在莫凉的吵嚷中,楼之薇就这么被“请”了出去。

    出了营帐,黑压压的天空正好撕开一条细缝,露出骄阳。

    她精神一震,伸了个懒腰。

    “要出太阳了啊。”

    然而就在她眯起眼的时候,远处一抹娇小的身影也飞速向她奔来。

    等她反应过来,白虹已经一个熊抱将她扑倒在地。

    “大小姐大小姐,你身子还没好怎么就擅自下床了,你是要急死奴婢吗?”

    楼之薇痛苦的咳了两声,说不出话。

    “怎么咳嗽了,是不是刚刚凉到了?”

    “我……咳,我觉得……我应该还能再抢救一下……”楼之薇被她压得喘不过气。

    白虹这才意识到自己完全压在她身上,连忙起身,还顺手拍掉了她身上的雪沫。

    “好了好了,我没事,只不过这两天在床上瘫太久了,随便出来走走而已。”

    她并不打算将军器又问题的事情告诉她,毕竟这本来就不是个小姑娘该关心的事。

    如果没有意外,她现在应该在墨京的后院,无忧无虑的吃她的桂花糕。

    想到这里,楼之薇又伸出手想去摸摸她的头,结果还没有碰到,白虹就闪着星星眼。

    “大小姐觉得无聊的话,奴婢可以陪你去逛街哦!城里有家生意特别好的糖糕铺子,奴婢每次路过的时候都看到好多人在排队!”

    楼之薇:……呵呵。

    大敌当前还进城逛街什么的,说出来影响不好,于是楼之薇严厉的批评了她。

    可是,适当的娱乐也是很重要的。

    就在楼某人正恬不知耻的给自己找借口的时候,双腿已经不听使唤的跟着白虹跑了。

    不管到了哪里,她永远是个闲不下来的人。

    但如果让她再选一次,她可能永远都不想在那天、那个时候,走上大街,以及遇到那个人。

    玄雾城的四周都屯集了士兵,百姓们就被疏引到了里城墙所在的内城。

    与军营里的紧张不同,百姓们虽然担心,但日子还是依旧过。

    街上,有几个人一直对她指指点点,似乎在低声讨论什么。

    她对阵北牧大军的事迹早已传了出来,可那毕竟是道听途说,更多人记得的,还是她教训污衣帮和棒打老百姓的“英勇”事迹。

    楼之薇并不在意。

    可就在她淡定前行的时候,一人忽然叫住了她。

    “诶,那个谁……”

    楼之薇脚下一顿,转头道:“嗯?你在叫我?”

    那人的同伴拉了拉他。

    他却向下了决心似的道:“那什么……我记得你上次在污衣帮手上救下一对母女,对吗?”

    “什么母女?”白虹一脸疑惑。

    她来得晚些,自然不知道这些事。

    楼之薇想了想,点头,“似乎是有这么回事,怎么了吗?”

    见她承认,议论的几人对视一眼。

    “你若认识那对母女,就去对街最深处那条小巷里看看吧,不过别说是我们告诉你的,我们不想被污衣帮的人记恨上。”

    前两句她还听得莫名,待他说完,才像忽然反应过来似的,迅速向他指的那个地方跑去。

    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看着她的背影迅速远去,那人才叹道:“希望还来得及。”

    “你也真是,去趟这浑水干什么?”

    他只道:“我也不知道为何,就是觉得既然我们不敢做,那就让敢的人去做,这样也比冷眼旁观要好的多。”

    力所能及,好过冷眼旁观,只是这话楼之薇已经听不到。

    她拔足狂奔,在跑到那个偏僻的小巷的时候,脚下忽然一顿。

    幽深的巷子里弥漫着血腥的味道。

    而深处,正站着一个黑衣男人。

    他全身笼罩着杀伐之气,手上轻轻一动,就拧断了一个大汉的脖子。

    “七……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