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77章 莫邪阁不是吃素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楼之薇在床上瘫了整整两天。

    其间封玉来给她把脉让她挡了回去。

    不过就是体力有些透支,没必要这么大惊小怪。

    于是他就戳着她的脑门儿把她骂了无数次,又说要去找七杀算账,居然由着她这么乱来。

    可是等他找遍了整个大营,也没找到他究竟去了哪里。

    紫薇宫的人倒是还在,就是缄口不提他们家宫主究竟去了哪儿。

    封玉找了一阵也就放弃了,但楼之薇却觉得奇怪。

    那个人最近变得神出鬼没不说,似乎还孤僻了不少,以前总喜欢在她面前晃悠,现在却几天找不到半个人影。

    有问题。

    绝对有问题。

    就在她把这个观点跟好基友分享的时候,封玉只是翻着白眼戳她脑门儿。

    “我说你就是贱的,缠着你的时候不乐意,人家现在想通了,你更不乐意的是吧?那我也十天半个月不理会你,你是不是也能多想想我的好?”

    楼之薇无语:“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他行为上有古怪……”

    “怎么就古怪了,我看古怪的是你!你不是挺喜欢他吗,为什么戴了张面具就爱答不理了?难道你看人都是看脸的?”

    “……”

    封玉只当他就是卓君离,自然不明白其中缘由。

    古代应该没有“精神分裂”这样的说法,所以对于这个问题,楼某人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

    见她沉默,封玉就以为她是默认了,又对她的择偶观产生了新的认知,并苦口婆心的教育了她半天:容颜易老。

    末了,才意味深长的道:“不过我就不一样了,驻颜之术我还是很精通的,保管你十年二十年看到的都是这张脸。”

    说完还很得意的扬起了头。

    楼之薇却道:“你是黑山老妖吗?”

    “……滚!”

    吵归吵,她还是觉得七杀不对劲,默默决定空了还是要去好好调查一下。

    不过就在她能下床走动的当天,大营里来了位尊贵的客人。

    卓锦书。

    “殿下真是会挑时间,每次来得都这么是时候。”

    楼震关回来的时候不来,北牧来犯的时候也不来,现在尘埃落定了才不慌不忙的过来,当真是捡的一手好便宜。

    “少在这里明朝暗讽,楼将军在哪里,本宫要见他。”

    她之前的事迹早在城里传得沸沸扬扬,说她一箭就射穿了地方主将的眼睛,他只当那些人是以讹传讹,毕竟她究竟有几斤几两他还是清楚的。

    楼之薇正要说话,季华就匆匆来将卓锦书请进了大营。

    作为一个好奇心与八卦之心齐飞的人,不去去偷听简直对不起她那一颗躁动的心。

    可就在她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想摸过去的时候,江二忽然匆匆过来拦住了她。

    “大小姐。”

    “小二啊,我现在很忙,一会儿在跟你唠嗑,啊。”随便搪塞了两句,她又绕开想走,可是江二却再度拦住了她。

    “是掌柜的要见您,很重要的事。”他神情从未有过的认真。

    楼之薇抿了抿唇,恋恋不舍的看了眼大帐,最后还是跟着江二走了。

    莫凉的帐篷离张子冀不远,是他受伤之后专程换过来的。

    她性情直白洒脱,旁人都看得明白。

    一想到打了二十几年老光棍儿的张副将终于有姑娘肯要了,住他旁边的将士们卷铺盖卷得老快,还专门将帐子打扫了一遍,才请了莫凉来住。

    “掌柜的,她到了。”江二掀了帐帘请她进来。

    进去的时候,莫凉正好拿着药方捣药。

    她放下手中的东西,道:“过来坐吧。”

    声音平静,隐隐还带着些疲惫。

    楼之薇表示从来没见过这么娴静的莫凉,一时有种今夕何夕的恍惚感。

    “啧,许久不见,你怎么变得傻兮兮的了。”

    楼之薇:“……”

    “算了,那我就言简意赅一点吧。”

    她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把长矛。

    以为又要跟她过招,楼某人怂兮兮转头就想跑。

    莫凉却道:“我问你,可还记得张子冀出门迎敌的时候用的是什么武器吗?”

    “呃……长矛?”

    “对,就是这样的长矛,从军器监里出来的武器。我再问你,知道现在铸造武器都是用什么材料吗?”

    楼之薇有一种在回答“十万个为什么”的既视感,但还是老老实实的道:“应该……是钢?”

    古代的炼钢术发明较早,现在各国的武器也都是钢制的。

    可是莫凉却将长矛往她脚边一扔,淡淡道:“这几天我跟小二调查了下大营里的武器,大部分都是脆铁。”

    楼之薇一顿,“……脆铁?”

    钢和铁的区别在于,铁硬而脆,可铸不可锻,钢硬而韧,可铸亦可锻。

    将钢换成脆铁锻,极其不容易被人察觉。

    所有人都以为西苍军变得这么不堪一击是没了主将的缘故,可他们毕竟是身经百战的将士,怎么会仅仅因为没有主将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失掉十几座城池。

    楼震关被擒,不过是敌人使出的障眼法罢了。

    真正的问题在这里,这些从军器监出来几十万武器身上!

    如果没有江二和莫凉这样的锻造高手,说不定直到西苍国破的那天都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

    “如果这是真的,那是不是代表墨京……不,应该说朝廷里,有北牧的奸细?”她看向莫凉。

    “朝廷的事情与我无关,我只能告诉你,我刚刚说的,一句不假。”

    “……”

    江二也插了句:“而且小的觉得,军器监短期之内不可能造出这么大量的假货。要么是蓄谋已久,要么是联合了其他的兵器铺子,不过这样的规模,连莫邪阁也做不到,不知道究竟谁有这样的本事。”

    楼之薇沉默。

    西北大战,她一直以为罪魁祸首就是耶律骁。

    可如今看来,那个控制一切的人很可能就躲在墨京,那个最繁华安全的地方,暗暗窥伺着事态的发展,并窃喜着计划的顺利进行。

    “如果要换掉那些劣质的兵器,短期之内有可能吗?”

    江二无奈的摇了摇头:“数量太大,不管是人力还是物力都吃不消。”

    就在她心中最后的希望也被抹杀的时候,莫凉忽然一拍桌子,站起来道:“呸!你当我莫邪阁是吃素的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