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76章 守山河依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可是箭矢还没有打到张子冀身上,就被几道突如其来的白光削成了两半。

    抬眼看去,城墙上站了个人,一身黑衣,指间还转动着银色的光。

    他没有说话,身上却带着冷戾的杀气。

    楼之薇站在他旁边,从那个角度看过去,好像是被他单手抱在怀里一样。

    她拉开长弓,对准苍凛道:“主将交战,是不允许第三人插手的,你要是闲得蛋疼了,我不介意陪你过上几招。”

    此刻七杀的手正放在她背上,源源不断的力量从那大掌中传递过来,流过肺腑,融入四肢百骸。

    苍凛当然不相信她的话。

    城墙到阵前起码有两百余丈,她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力气。

    他冷笑一声,又肆无忌惮的挽起长弓对准了张子冀。

    规矩算什么。

    成王败寇,等占领了西苍,他们就是这里的规矩!

    张子冀正一动不动的站在城墙下,不知是晕了还是醒着。

    这个时候杀了他,那西苍必将再拧断一臂!

    就在他准备放箭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有人惊叫道:“副将当心!”

    他后知后觉的抬眼,正好看见一支箭破空而来,撕碎冰冷的寒风,狠狠刺入了他的左眼。

    “啊!”

    “副将!”

    楼之薇放下弓,用力过猛的指尖还在微微发抖。

    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城墙上更有将士为她叫好。

    季华难得看了她一眼,眼中带着惊诧和别的什么情绪。

    七杀的手还放在她背上,与别人的惊诧相比,他脸上只有冷漠。

    仿佛这天地间,只有身前那个人才是唯一。

    “我还想说几句话,行吗?”她转头问。

    七杀淡淡道:“多久都可以。”

    他继续将内力输入她身体里。

    那双眼中多了些宠溺,也只有在看向她的时候,他才会有别的情绪。

    楼之薇深吸一口,朗声道:“西苍将士听着!”

    她声音清脆,在这片死寂中显得格外嘹亮。

    每个人都听得到她的声音,特别是那些在城墙上严阵以待的士兵们。

    可回答她的却是沉寂。

    没有人开口,他们全部死死盯着她,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我西苍原本政通人和,安生乐业,如今外贼来犯,踏我国土,弑我兄弟,辱我妻女,欺人太甚!”

    她声音激荡,听得将士们热血沸腾,不由跟着重复道:“欺人太甚!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震耳欲聋的声音撕裂苍穹,响彻玄雾城上空,比刚刚北牧的叫阵还要大上几倍。

    “为了我们的国家,为了我们的父女兄弟,我西苍儿郎誓以热血洒边疆,也要护得山河依旧在!”

    “山河依旧!山河依旧!”

    “将外贼逐出我西苍国土!”

    现在的他们不是那屡战屡败的丧家之犬,而是守家卫国的战士!

    为国为家抛头颅洒热血,破胡虏,收失地,还西苍一片锦绣江山!

    “杀!杀!杀!”

    一声声群情激昂,气吞山河,威震四方。

    震得积雪飒飒,震得狂风卷卷,震得大地也为之一抖。

    十余万的北牧军被这声声喊杀声震住,竟再没有之前喊阵的那股气势。

    “今天你们若觉得拿得下玄雾城,大可来试试!”楼之薇丢了长弓,朗声道。

    苍凛捂着伤处,只觉得那声音几乎震碎耳膜。

    就在他怒极准备下令强攻的时候,苍烈骑马奔了回来。

    断矛已经被他拔下,铁胄上一片殷红。

    “阿烈,你先去军医那里,我这就带人攻下玄雾城!”

    苍烈却摇头:“他们现在已成哀兵,强攻必然两败俱伤,还是从长计议。”

    哀兵必胜。

    这个道理苍凛也是明白的,可是若留时间让楼震关恢复,那他们亦将面临更大的危机!

    “他们赢不了的,”苍烈咬牙,低声道,“就算再来十个楼震关,他们依旧摆脱不了亡国的命运。”

    一番斟酌后,苍凛终于做了决定,大声道:“今天先放过你们,下次再临城下之时,就是你西苍国破之日!”

    说着,北牧军开始后退。

    季华最先反应过来,让人去抬了张子冀进来。

    他已经没了意识,腹部几乎完全被刺穿,看起来血肉模糊。

    “这帮畜.生!”

    “快送去军医那里!”

    季华带着人匆匆离去,士兵们又回到自己的岗位上。

    他们胸中的激荡还没有散去,仿佛那些振奋人心的话都已经刻入了骨血中。

    楼之薇依旧站在城墙上,一动不动。

    待一切恢复正常,她才脱力软倒。

    七杀抱起她。

    “还受得住吗?”

    她没有说话,只是面色苍白的点了点头。

    他的内力雄浑霸道,强行借用的结果就是,她现在浑身的经络都像断了似的。

    要不是他提前帮她护住了心脉,估计早就爆体而亡了。

    见她这样,七杀抿了抿唇,抱着她走下城墙。

    “我送你回去休息。”他抱着她的动作强硬却也格外小心。

    楼之薇累得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了,却还是用尽力气道:“你不是……不喜欢我乱来吗……怎么,这次……这么好说话?”

    七杀无语:“累就别说话。”

    “你……明知道、我累得要死……还、跟我拐弯抹角……”楼之薇觉得自己是真的要死了。

    她明明都已经累得说不出话来,这个男人居然还顾左右而言他。

    七杀嘴角微不可见的抽了抽,才用低声道:“就怕现在不惯着,以后就没机会了。”

    无奈他声音实在太小,楼之薇根本没听清。

    等她还挣扎着要问得时候,他已经点下了她的睡穴。

    看着怀里那张睡颜,他才长长叹了口气:“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笨猫。”

    说着,脚下也一个趔趄。

    “这位公子,你没事吧?”戴梓不知何时站在身后,正好扶住他。

    七杀皱眉。

    “哎呀,这位公子,我看你印堂发黑,近日似有大难啊。”

    “……滚。”

    “公子千万不要以为在下危言耸听,命数这个东西很玄妙,公子若有兴趣,在下可以给你细说一二……诶诶诶,别走啊!”

    他还想叫住七杀,却被一眼瞪了回去。

    等到那黑色的身影消失,他才自言自语的道:“难道看错了?可刚刚那分明就是生气枯竭之兆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