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75章 北牧来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人转过脸来,却是一脸温煦平和的笑意。

    “来了?”

    楼之薇一僵。

    “……君离?”

    他闭了闭眼睛,等再抬起来的时候,眼中的柔和尽数敛去,换上的只有冷戾的寒气。

    “你最近似乎总是把我认成他,”他又饮了口酒,继续道,“那我问你,如果有一天我和他只能留一个,你选谁?”

    那笑容是难以理解的落寞和无法察觉的苍凉。

    不知道为什么,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心口一阵抽痛,好像被谁抓住了似的,正一点一点的往外拖。

    那种陌生的情绪让她慌乱。

    “你就是喝多了才会胡思乱想这些奇怪的事情。”楼之薇上前夺过他的酒壶。

    “胡思乱想吗?或许吧。那就当是我胡思乱想,你的答案呢?”

    “我……”

    楼之薇不明白他为什么忽然问这个问题,他现在生龙活虎,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

    可是细想起来,似乎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过卓君离了。

    “七杀”这个人格,存在的时间有这么久过吗?

    想到这里,楼之薇心中一跳。

    “你是不是把他怎么了?”她上前揪住他的衣领,毫不客气。

    七杀勾了勾唇,眉心却拧得更紧。

    这就是她的选择。

    “我知道了。”

    他似乎不再执着于这个问题,而是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在身体张开到最大幅度的时候,他忽然僵了僵。

    “怎么,你闪到腰了?”楼之薇觉得他最近真的有些奇怪,却说不清究竟奇怪在哪里。

    就在她准备上前帮忙扶一把他的老腰的时候,他突然道:“现在楼震关已经救回来了,然后呢,你准备怎么办?”

    说这句话的时候,正好不动声色的避开她的手。

    楼之薇也不是个不识趣的,既然别人都不愿意,她就老老实实的把手收了回来。

    “自然是把北牧打回去啊。”她说得理所当然。

    “你会打仗?”

    “不会,可我会打嘴炮。”

    七杀无语。

    他转头看了一阵,忽然道:“恐怕他们不会给你们太多准备的时间。”

    就在他话落的刹那,城墙上的岗哨忽然尖声鸣了起来。

    北牧来犯!

    虽然楼震关已经回来,但是他现在的状况根本不可能带兵打仗,加之楼之薇之前烧了他们部分粮草,不适宜做长久之战。

    北牧选择在这个时候进攻,就是想将他们一举击溃,再无翻身余地!

    楼之薇又急又怒,当即扯着七杀奔到了城门附近的位置。

    从这里看下去,正好可以看到黑压压的军队一点点朝玄雾城逼近。

    约莫一个时辰,北牧十余万精兵都齐齐在玄雾城前集结。

    号角声起,为首的不是耶律骁,而是他的两位副将,苍凛苍烈。

    城墙上弓箭手均已到位,城中的士兵也严阵以待。

    他们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守住玄雾城。

    只要受得大将军恢复,就一定能带领他们击退敌人,收复故土!

    “卑鄙的西苍人,你们派人暗算我方大将,还不速速出来受死!”苍凛开始叫阵。

    随即有士兵附和道:“对,你们这些缩头乌龟,就知道使些见不得人的手段!”

    “今日一样能打得你们屁滚尿流!”

    “杀!杀!杀!”

    城下是震耳欲聋的嘶吼声。

    西苍将士们虽听不明白他们究竟在说什么,却也不愿输了气魄,当即用同样的音量吼了回去。

    张子冀和季华站在城墙上,面上平静。

    可那扣在城墙上泛白的指节已经暴露了他们的情绪。

    只听苍凛又道:“无胆小儿,出来应战!”

    “出来应战!出来应战!出来应战!”

    相对于一声声震耳欲聋的叫阵,西苍这边的声音却渐渐小了下去。

    他们已经太久没有赢过,以至于已经忘了那种热血激荡的感觉,取而代之的是颓丧与怯懦。

    “士气,已经没有了。”戴梓不知何时也来到城墙上,看着城下的北牧军喃喃自语。

    他声音不大不小,却如针一般刺进附近每个人的耳朵里。

    张子冀神情肃穆,像是下了决心似的,转身下了城墙。

    “他去哪里?”楼之薇没反应过来。

    季华只道:“去他应该去的地方。”

    片刻后,紧闭的城门开了一条细缝,一人一骑从里面踏雪奔来。

    他手执长矛,站在城门前朗声道:“让你们将领出来,与我一决生死!”

    两军交战,将领必须先决胜负。

    片刻后,苍烈策马而来,手上拿着把长枪。

    北牧军立即发出一阵震耳的叫好声,相对西苍这边却是一片死寂,仿佛都已经料到了结果。

    对战一触即发,两人实力悬殊,张子冀虽然勇猛,却没有苍烈那样的雄浑的力气。

    半刻之后,长矛的矛头被苍烈一枪击碎,长枪势如破竹,直直刺入了张子冀的手心。

    “啊!”他悲嚎一声。

    苍烈却面无表情的将长枪往前推,穿透手掌,刺穿铁胄,就这么没入了他的腹部。

    “哼,西苍的废物。”

    他将长枪在他腹部转动,带出来淋漓的鲜血。

    可即使这样他也没有停下,而是纵身下马,抵着他一路狂奔,直直撞上了城墙脚。

    “咳!”他咳出一口鲜血,雪地也里划出了条血河。

    “副将!”

    “子冀!”

    这一切城墙上的人都看得真切,群情激愤,却无可奈何。

    楼之薇默默咬紧了牙,忽然看了七杀一眼。

    两人没有对话,可偏就是那一眼,他已经明白了她的想法。

    冰冷的薄唇动了动,从容且冷静。

    “我说过,我会帮你。”

    就在众人都以为张子冀必死无疑的时候,他忽然暴喝一声,就着手上那把断掉的长矛,狠狠刺入了苍烈肩胛!

    苍烈没有想到他还有这样的力气,当即吃痛松手。

    “我……咳咳!西苍儿郎……没有废物……”张子冀挣扎着站起来,长枪还刺在他腹中。

    远远看去,他已是浑身浴血。

    “阿烈!”

    见苍烈受伤,苍凛当即让人拿了长弓来,对准张子冀就放了出去。

    嗖嗖的箭矢破空而来。

    季华一惊,大声道:“子冀!躲开!”

    主将对战是不能有其他人插手的,但是苍凛显然已经不顾这些。

    他们要的是胜利,不择手段的胜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