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74章 喝酒误事,醉酒害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楼之薇刚好走到门口,闻言回头,眼眶依旧红肿,声音却已经格外平淡。

    “爹既然已经不认我这个女儿了,我自然是要走了。”

    楼震关一看,这下好,弄巧成拙!

    “爹没说不要你,是子冀说你独闯北牧大营如何勇猛,季华便说你与从前差了太多,爹刚醒来意识不清醒,也就一时糊涂,你别往心里去,好不好?”

    他全身绑了细布,现在又挣扎着想下床,那样子简直就是一个行走的木乃伊,滑稽又喜感。

    楼之薇抽了抽嘴角,终是憋着没笑出来。

    耐不过他坚持,她也只有上前将他扶回去,还妥帖的将被子给他掖好。

    楼震关哪里感受过女儿这么贴心的照料,整个人都轻飘飘的,之前季华说的那些疑点也就全部抛到了脑后。

    “爹,你重伤未愈,记住要忌辛辣,不要吃太油腻的东西。”

    “嗯!”楼震关点头。

    楼之薇又道:“凡事要听大夫的话,等伤口好了再出去活动。”

    “嗯!”

    “封玉给你开的药一定要好好用,他是我遇到的最厉害的大夫,一定能治好你的。”

    “你不要再说了,爹知道你一番孝心!”

    男儿有泪不轻弹,再这么下去,他真的就要感动哭了。

    楼之薇唇边似笑非笑,待一切叮嘱完了才站起来,道:“其他的应该也没有什么了,总之,子冀一定会照顾好的,女儿就先走了。”

    楼震关这才意识到不对,当即坐了起来,却扯得伤口火辣辣的痛。

    “嘶……等等等等!你去哪儿?”

    “既然爹已经没事了,我也该回去了,毕竟那刑部大牢潮湿阴冷,姨娘一个人在那里也怪让人担心的,我还是回去陪她吧。”

    “不行!”

    “嗯?”

    “那地牢条件那么差,你不能再回去!你就留在这里,等为父将那些北地蛮子都打出去了之后,再跟我一起回京。”

    楼之薇有些犹豫:“可是……”

    “有什么好可是的,这次我九死一生,难道薇薇舍得让你老爹拖着一身伤还担心你在墨京过得好不好吗?我一担心,一口气没提上来怎么办?”

    见她还是有些犹豫,他干脆躺在床上叹气。

    一失足成千古恨,这次以后,他是再也不要听信什么小人之言了。

    他女儿就是他女儿,现在长大了懂事了,难道就不是他女儿的了吗?扯淡!

    谁再敢在那危言耸听,他分分钟削了他们!

    楼之薇哭笑不得,见他立场终于坚定,才长叹一口气。

    也不再往外走,而是端了杯茶递给他。

    “爹这话说的,女儿还等着你送我出嫁呢,干嘛说什么不吉利的话。”

    “噗!什么?!”

    楼震关上一秒高高兴兴的接过茶,下一秒就尽数喷了出来。

    “嫁人?你要嫁谁?那个娘炮的大夫,还是你嘴里那个一听就很粗鲁的野人?”

    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楼之薇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见她沉默,他忽然恍然大悟,神情变得更加痛苦:“难道……是那只弱鸡?”

    “……呵呵。”

    楼之薇只觉得他们不愧是父女,连外号都取得这么有默契。

    不过,从表情上看,他好像并不喜欢那位未来女婿。

    见她神情尴尬,楼震关马上猜到了端倪。

    “我是绝对不会同意这门婚事的!”

    “为什么,就因为他身体不好?”

    原以为他会点头说是,哪知他却道:“他不好的地方太多,你看,他身为王爷却不担一官半职,不为天下分忧,没有上进心,不好。你再看,他身体不好就该多锻炼,整天窝在家里没有阳光的照射,心理肯定很阴暗,也不好。再说……”

    “停!”

    楼之薇不知道便宜爹从哪里搞来这么奇葩的言论,顿时觉得头大,只能连忙制止了他。

    可是他却坚持说完。

    “这个是最重要的,你一定要听!据爹所知,每次慕容家的那个郡主进京,他都跟她走得很近,显然是对她有意思!”

    楼之薇一顿,原本脸上浅浅的笑意也僵住。

    他与慕容盼雪走得近,她是知道的。

    之前七杀也说过,那个人本来就是打算要娶慕容盼雪,至于是什么原因,她至今不知道。

    可无论如何,那个时候他没遇见她,那些过去没有她的参与,他有自己的计划与想法,那无可厚非。

    她没有立场来生气吃味,更应该相信他。

    可是……

    可是道理她都懂!

    相不相信是一回事,爽不爽又是另外一回事啊!

    一想到慕容盼雪她就浑身膈应,他居然还计划过要娶她!

    每天对着这么个表里不一的女人不觉得心累吗?

    楼之薇表示不能理解。

    见她脸色不好,楼震关也觉得自己情绪太过激动,便放轻了声音,道:“薇薇,不管你以后要选择谁,朝三暮四的男人是绝对要不得的。你要明白,爹也是为了你好。”

    虽然她很想温柔懂事的说句体己话,但是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那爹为什么还要娶柳姨娘?”

    不得不说她确实有分分钟把天聊死的天赋,看楼震关一脸便秘,全身僵硬的模样,看来今天这个择婿讨论大会就要告一段落了。

    她帮他盖好被子,默默的准备遁走。

    只是在掀开帐帘的刹那,才听到他声音缓缓飘来:“当初若不是醉酒误事,有了你妹妹,她又怎么可能进得了我楼家的大门。”

    楼之薇顿了顿,还是掀了帘子出去。

    “喝酒误事,醉酒害人啊。”

    她自言自语的感叹,却看到远处的城墙上一个黑影坐在高出,怀里抱了壶酒,远远的都能想象那酒香四溢的味道。

    如今城墙上都是守城官兵,他这不是大刺刺的妨碍人家执勤吗?

    这样很不好。

    于是楼之薇决定体现出人道主义关怀,上去把他拎下来。

    守城官兵见她上来,感动得热泪盈眶:“楼小姐,您这位朋友说什么都要在这里喝酒赏景,这酒味儿又烈,您看……”

    要不是张副将有令,她的朋友都碰不得,他们早就把他叉下去了,他就这么一个人,难道能放倒他们上百人?

    “不好意思,我这就拎他回去,”楼之薇抱歉的笑了笑,上前戳了戳七杀的肩膀,“喂,干什么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