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72章 脱离危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楼之薇一路赶回西苍大营,正巧看见封玉带着张子冀急匆匆的出来。

    他还穿着舞娘的衣服,可见其匆忙。

    “你们这么急着要去哪儿,我爹怎么样了?”楼之薇疑惑。

    二人见了她,均是一愣,只呆呆的看着她,并未开口。

    她还以为自己脸上沾了什么不好的东西,下意识的擦了擦。

    “你……你没事?”

    “大大大、大小姐,您没事吗?”

    “我应该有什么事吗?”楼之薇觉得莫名其妙,翻身下马,“你们要去哪里,我爹呢?”

    她以为是楼震关有个什么好歹,心里也有些紧张。

    面前两人只是对望一眼,然后又转身向大帐走去。

    “让人去拿我的药箱,然后再找两个军医,动作快些。”封玉自顾自的吩咐。

    张子冀答得恭维:“是是是,我这就去。”

    两人依旧走得很快,却没有了刚刚那种焦急。

    楼之薇一脸莫名,也只有跟上。

    人虽然带出来了,但是在耶律骁那个畜.生的折磨下,楼震关已经看不出个人样。

    封玉当即为他诊治,却也用了整整一天。

    他进去的时候,天空泛了层鱼肚白,等他出来的时候,天空依旧泛着鱼肚白。

    这一整日的时间,楼之薇哪儿都没去,就这么坐在门口,像一座石雕。

    其间白虹来过三次,楼飞来过一次,就连莫凉江二都来劝过,她却依旧一动不动的坐着。

    她要等。

    一定要最早知道便宜爹安然的消息。

    “大小姐已经两晚没休息了,这样下去她身子怎么受得了!”白虹躲在旁边急得跺脚。

    “她困了就会回去睡了。”

    “可你看她现在像是随时会困的样子吗?你们家宫主呢,他一定有办法!”白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只是心里就莫名觉得七杀可以。

    只要是他,就一定可以。

    可是还不等七杀出现,封玉就掀了帐帘出来。

    楼之薇两步上前,道:“怎么样了?”

    封玉本已经疲惫的两眼打架,她这么突然一上来,倒把他吓了一大跳。

    “你怎么在这里?没去休息?”他退了半步,的眼神很凶。

    “我爹究竟怎么样了?”

    “开什么玩笑,你以为是谁在救他?是本神医!阎王让人三更死,我能留人到五更,你一直等在这里就是为了问这话?这是要打我的脸吗!”

    如果可以,他真想一针给这个女人扎过去。

    楼之薇却放心道:“没事就好。”

    “你也别老是在这儿杵着,该休息就去休息。人是血肉做的,不是钢铁铸的,你这样一天天的不睡觉怎么受的了?也不看看别的姑娘家,哪个不是精贵娇气,哪像你,跟个糙老爷们儿似的。”

    楼之薇只是笑:“你不也好几天没睡了吗,我怎么能独自休息?”

    她脸色不太好,却格外有精神。

    封玉也露出抹难得的微笑。

    “算你有良心。”

    “对了,那麻针能让耶律骁睡多久?”

    “少则三天,多则半月。”

    “就不能直接让他睡死吗?”

    “……那是麻针,不是毒针。”

    虽然已经大概猜到,但是从封玉口中听到肯定的答案,楼之薇还是有些后悔。

    “当时就应该先一刀了结了他!”

    封玉撇撇嘴,道:“嘁,那我问你的时候你说不急?”

    “那不是没想到你那药是个假冒伪劣吗。”

    “呸!你才假冒伪劣,你全家都假冒伪劣!”

    “你这人,怎么就不能好好接受批评呢?”

    短暂的和谐之后,两人又开启了日常拌嘴的模式。

    只是这个模式并没有持续太久,她话才说完,见看见封玉笔直的倒了下去。

    这两日他都没合过眼,如今终于松了口气,紧绷的神经放松开来,也就再也支撑不住,直接昏睡了过去。

    楼之薇低呼一声,连忙接住他。

    “当心!”

    只是她才刚刚碰到那略显消瘦的身子,他就被人往后拉了去。

    “几日不见,你跟这娘炮的关系真是突飞猛进。”七杀皱着眉,毫不客气的将封玉扛到了肩上。

    楼之薇反应了一阵,才叮嘱道:“你轻点!”

    见他这么粗鲁,她又伸手想去接,却被七杀很不客气的避开。

    “他又不是纸做的,哪有这么娇气!”他语气不善,双目通红,似乎眼中的杀伐还没有褪去。

    楼之薇觉得奇怪。

    “你刚回来?之前去哪儿了?”怎么浑身上下都是一股杀气。

    七杀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道:“怎么,还没嫁进门就开始管我了?也成,那今晚就先跟为夫将洞房圆了吧。”

    “……”

    楼某人觉得他似乎越来越油嘴滑舌,特别是最近这两日,更像是吃错了药一样。

    总之就是四个字:莫名其妙。

    “既然你这么不想放,就帮忙把他送回去吧,我也走了。”说完,还很应景的打了个呵欠。

    这几天确实透支了不少,她一定要先睡个三天三夜。

    七杀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看着她走远。

    直到身影消失,他才将封玉甩出去。

    意外的是他并没有落地,而是被黑影接住。

    他不动声色的扶了后腰,再摊开手的时候,上面一片鲜红。

    “宫主,您的伤口又裂开了。”

    “我没瞎。”

    “要不让封神医……”

    “把这个人该放哪儿放哪儿去。”

    “这……遵命。”

    ……

    楼震关找到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大营,哪怕他现在仍旧昏迷不醒,也足以让日渐低迷的士气重振。

    张子冀更是当即修书一封送往墨京,以求圣上安心。

    只可惜这封八百里加急还没有来得及送出去,就被拦了下来。

    拦的有两个人,一个是神神叨叨的戴梓,一个则是迫不得已和周公分手的楼之薇。

    她青丝未束,就这么乱糟糟的散在肩上,身上裹了件厚实的披风,远远看去,慵懒的气质中徒添了几分疏狂。

    “你一片丹心我可以理解,但是爹现在尚未清醒,还是暂时不要让墨京那边知道的好。”

    “大小姐这话,属下不明白。”他看她的眼神有些犹豫。

    明明已经有了大将军的消息,却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他,而是选择独闯北牧大营。

    这事换到了谁身上都会觉得膈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