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71章 没有什么不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楼之薇没有反应过来,刚想转头,就被他强硬的拉进怀里,跟着整个人压倒在马背上。

    耳边“嗖嗖”的声音破空而来,他在后面闷哼了一声。

    “怎么了?”

    “……没事,你坐好,先离开这里再说。”

    他将她的头往怀里带了带,不让后面有任何有机可乘的机会。

    下一秒,手中刀片往后掷去。

    只听后方传来声嘶鸣,再也听不到马蹄声。

    一策马急奔,终于摆脱了追兵。

    楼之薇长长舒出口气:“总算是甩掉了。”

    “你也知道紧张?”身后是低沉的嗓音,带着他压抑的愤怒。

    楼之薇尴尬。

    “计划本来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但谁知道有意外呢……”

    “穿成这样,你告诉我你的计划没有什么大问题?!还把我药晕,嗯?”七杀真想撕了眼前这个女人。

    即使批了见大氅,他也能隐约看见她里面穿了什么样的衣服。

    这样的天气,她居然露着长腿细腰给那些男人看!

    他真恨不得回去剜了那些北牧人的眼睛!

    在理亏和计划出差错的双重压力下,楼之薇憋着没敢跟他互怼。

    毕竟她确实给人家下药了不是?

    等他劈头盖脸的骂完了,她才顾左右而言他的道:“那什么,刚刚……你受伤了没啊?”

    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当然还有像楼某人这样企图混淆视听,蒙混过关的。

    七杀当然不会吃她这套,于是用一种看白痴的眼光看着她:“你以为我是那个废物,哄个三两句就轻易原谅你了?”

    “……”

    楼之薇无语。

    还不等再找借口拐走话题,他就将她整个人翻过来,与他相对。

    她一惊,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他粗暴的压在马背上。

    粗糙的指腹在她脸颊边摸索了一阵,终于剥下那张面具,露出她本来的容貌。

    刹那,他笑:“还是这副样子看起来顺眼些,以后不许戴那些奇奇怪怪的面具。”

    楼之薇却道:“……你果然还是觊觎我的美貌。”

    她说得一本正经。

    七杀噎住。

    半晌,他才笑着俯下了身,在她耳边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这样。”

    天下面貌有千千万,但恰恰就是这个人,这张脸,正好叫做楼之薇。

    正好,是他爱的女人。

    这没有什么不好。

    楼之薇却完全无法理解她言下之意。

    扭了扭身子,发现无法挣脱,便推了推他。

    “你先起来,我看看你究竟有没有受伤。”

    再怎么说人家也是专程来救她,她就算再不知好歹,知恩图报这句话还是懂的。

    就在楼某人感叹自己真是一个三观正直的好青年的时候,完全没有注意到七杀身上一闪而逝的僵硬。

    “可以,正好也让我看看,你受伤了没。”说着,带着薄茧的手就这么伸进了她的大氅里,唇也覆下,掠夺式的汲取她的芬芳。

    他的手顺着纤腰一路往上,感受着她的体温和曲线,粗暴凶狠。

    楼之薇吃痛,瞬间气红了脸。

    去他的受伤,他现在这么生龙活虎,能受伤才有鬼了!

    这人就是典型的给点阳光就灿烂,不能好好说话,只能往死里削!

    想罢,当即一脚将他踹下马。

    七杀反应不急,重重落在雪地上,摔了个四脚朝天。

    或许没见过他这么狼狈的造型,楼某人很不厚道的笑了出来。

    “咳!”他低咳一声,脸色有些发白。

    只是在静谧的夜晚,这并不容易被发觉。

    楼之薇揉了揉被他捏痛的地方,伸手牵好缰绳。

    正打算策马而去,又像是忽然想到什么似的,问:“对了,你刚刚说我鲁莽?”

    让人意外的是,七杀也一副疑惑的模样。

    “那叫鲁莽?你那叫自寻死路!我还没好好跟你算账,你自己倒是先提了。”

    “既然你这么厉害,就自己回去吧,再!见!”

    楼之薇觉得自己真是个蠢货,这人明明就是七杀,这么会是卓君离。

    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在不知不觉间她已经开始依赖那个人。他的深沉,他的计谋,还有他的温厚有礼。

    他和眼前这个,是不一样的。

    这样想着,她耳根就不自觉的红了。

    七杀一直静静看着她的反应,忽然道:“我好歹救了你,就算不以身相许,让我捞回点本也是可以的。”

    “无赖,去死!”

    楼之薇气得不行,当真头也不回的打马走了。

    封玉那边应该也是甩掉了追兵的,只是不知道有没有把便宜爹送回去。

    这样想着,手上的马鞭又加快挥了几下。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七杀才从冰冷的雪地里坐起身来。

    “啧,这个女人,也不知道温柔些。”他低咒一声,摸了摸后腰。

    刚刚躺过的地方浸出一块血迹,在白雪中格外显眼。

    原本以为那是两箭,就在他带着她躲避的时候,对方却用最快的速度再射来一箭。

    他惊险躲避,将将被箭头狠狠划伤了后腰。

    那人力气大得惊人,这一箭足以击碎任何人的骨头,所以即使他惊险避过,那伤口也深得见骨。

    “宫主……”

    地空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表情很复杂。

    相对而言七杀的表情就单一多了,他用下颚指了指楼之薇消失的方向,道:“留在这里做什么,继续跟着她,有情况再告诉我。”

    “可是您的伤。”地空欲言又止。

    “皮肉伤。”他语气虽淡,但其中威严已经压了过来。

    地空不敢再多言,只能跟着楼之薇去了。

    待人都走完,他才狠狠抽了口凉气,表情痛苦。

    “嘶!这个废物,怎么偏偏是现在……”他一手撑住头。

    每次当他掌控时间的时候,他都会觉得卓君离出来的不是时候。

    这次,尤其。

    所以他不能让他出现。

    绝不!

    “你就这么想出来吗……可惜,我最近想到了一个让你出不来的方法……我不会,将她交给你……”白茫茫的雪地中,只有他低声的自言自语。

    后腰的伤口一扯一扯的痛,却正好让他的意识更加清醒。

    他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清醒过,清醒的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片刻后,他的身影消失,只留下一片入目的白雪,和突兀的血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